《唐诗300首》198.无题二首

无题①二首

李商隐

其一

来是空言去绝踪②,月斜楼上五更钟③。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④。

蜡照半笼金翡翠⑤,麝熏微度绣芙蓉⑥。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⑦。

【注释】

①原题四首,此为第一。无题,解见前。②“来是”句:言梦中人来去缥缈。③“月斜”句:言梦醒已月斜近晓。④“书被”句:言泪催书信,急切未待研墨至浓而书已作成。⑤蜡照:烛光。笼:笼罩。金翡翠:指锦被上所绣建金翡翠双鸟。雄曰翡,雌曰翠。与下句芙蓉同为爱情象征。⑥麝熏:熏炉中的麝香。微度:轻轻地飘过。绣芙蓉:指绣有并蒂荷花的帷帐。⑦“刘郎”二句:东汉献帝永平年间,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仙姝二人,结为夫妇,留居半年后返,从此仙凡路隔,不复再往。刘邮指刘晨。蓬山即蓬莱山,道教海上仙山之一。此合用二典而言与意中人重重阻隔。

【语译】

你从虚空中来,又缥缈地去,只剩得,斜月照楼头,传来了五更声声报晓钟。为什么梦境也是远别情,珠泪抛洒也留不住;只得将,笺函通情,泪催书成,研墨竟未浓。(遥想你,此时闺房独处,)烛光斜照,半笼着被上蹙金双翡翠;麝香微熏,轻拂过帐上并蒂绣芙蓉。当年刘郎入天台,一度欢爱,再难寻,仙境遥阻;今日里,我和你,更隔着海上仙山,千重万重。

【赏析】

全诗似梦非梦、非梦似梦,境界哀丽,富于暗示性。

诗以深重的感喟起,“来”与“去”,“空言”对“绝踪”,来去之际无非一片虚空,一片缥缈;而斜月倚楼,拂晓的清空里,那报晓的钟鸣声远远传来,愈显得一切的一切,更无非是缥缈、虚空。……诗人为何如此感伤?“梦为远别”反挑首联,原来他是梦中惊醒。梦中相会也许是“真切”的,然而待到梦中人倏然而去,作梦人追攀不得而哭醒时,就不仅是一去绝踪,再也唤不回来;而且连那片时欢会,也由“真切”而变为“空言”,这时他又怎能不确实“真切”地感到一切都是虚空呢?诗人先不言梦,而是以梦醒后痛彻心腑的虚空感领起,更让这感觉在拂晓钟声中淳蕴,然后挑明为远别之梦,这就更见出远别之可伤!他带着梦中的泪,将一腔恋思寄托笔底,三句的“啼难唤”,引起第四句。泪水催赶着寸管,热切中,连墨也未及磨浓,就写成了欲寄梦中人的书笺。这时,他仿佛又看见伊人:朦胧里,闺阁中,晕晕烛光斜射,半照在缕金错彩的锦被上,被上那对交颈依依的翡翠似乎活了起来。幽幽麝熏微度,飘入半透明的帐帷之中,帐上的并蒂莲,似乎在幽香中浮动。这双鸟,这双莲,又似乎都在诉说着昔时的欢乐。他似乎回到了过去,他又似乎想紧紧抓住这朦胧而“真切”的一切。猛然,他又“惊醒”了,在梦思般的幻象中惊醒。这时又一阵钻心的痛感袭来——这不过是幻象。前度刘郎,再也回不到仙蛛所居的仙山;而今夜的诗人与意中人,更相隔如同仙凡海山千重又万重。那末,这为泪水催成的书信,又如何寄达伊人?

这唯一的慰安,岂非更显得分外地——虚空!

上面,我们用了不少“似乎”。确实,李商隐的无题诗,往往只能用“似乎”在说什么来解析。

这诗中思念的对象究竞是谁?有人说,是一位“侯门深如海”中的仕女;有人说,是他的亡妻;又有人说,是他年轻时苦恋的一位女道士。“蜡照”、“麝熏”一联究竟又是什么景象呢?有人说,是他卧室中的陈设,诗人感于旧物而伤神;又有人说,是他想像中伊人的闺房。这一切“似乎”都讲得通,却又都难说那一种理解是诗人的本意。然而这一切也不必深究,从那富丽精工却又似梦似幻的氤氲中,人们能真切地感受到诗人的邈绵深情,领略到那朦胧的哀美,这就可以了。这就是商隐无题诗的朦胧美。

 

其二①

飒飒东风细雨来②,芙蓉塘外有轻雷③。

金蟾啮锁烧香入④,玉虎牵丝汲井回⑤。

贾氏窥帘韩掾少⑥,宓妃留枕魏王才⑦。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注释】

①此为第三首。②飒飒:风声。③轻雷:语意双关,既应“细雨”又暗指来人车声。司马相如《长门赋》:“雷殷殷其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④金蟾:古人以为蟾善闭气,因制锁为蟾形。金蟾为锁之美称。

啮:咬合。烧香入:谓香烟仍可透入啮闭的门缝。⑤玉虎:井上辘节。丝:井绳。⑥“贾氏”句:晋韩寿为司空贾充缘吏,美姿容。贾女窥见而悦之,遂通情,女以晋帝赐充之西城异香赠之,故有“韩寿偷香”之说。⑦“宓妃”句:宓妃为洛水女神,魏陈思王曹植作《洛神赋》,想像与必妃相悦爱。后人傅会植欲娶甄氏,而其兄魏文帝曹丕立甄氏为后,后甄氏为郭妃谗死。植怨思不已,及过洛水,见一女赠以在家所用枕,即甄氏也,因作《洛神赋》而托思言情。植多才,谢灵运谓天才之才一石,植独得八斗,已得斗半,天下人共半斗。因称“魏王才”。

【语译】

东风飒飒,吹送来细细的雨丝;荷花塘外,响起了轻轻的雷声——究竟是雷声,还是你的车声?任随是金蟾锁儿紧紧咬合,也挡不住缕缕烧香,从门隙中透入;也不论,井下清水有多深,辘轳儿牵绳,也能将它汲上来。不见那,贾女偏将韩寿帘后窥,洛神也只把衾枕留与子建才。春心啊,你莫与春花争相开;只怕是一寸相思,终究烧成一寸灰。

【赏析】

本诗最难解的是三四句,《玉溪生诗意》等以此为实写烧香、汲井。于全诗意脉杆格难通。其实这两句是比体,而全诗则写女子与情人幽会之短暂,相思之悲苦,试绎之:

首联写情郎于东风细雨天悄悄而来。轻雷用《长门赋》典,可知是隐隐车声。中二联写二人相恋不易。颔联用比体,女郎为男子深情所感动。言任由金蟾啮锁,而烧香犹如心香缕缕透入;不管井窖多深,而玉虎牵丝仍将水泉犹似心泉汲回——是那少年郎的执着的情爱,唤醒了这女郎固闭深藏的春心,于是有了这首联待车的一幕,而下探尾联之“春心”。颈联上承“有轻雷”,写女子终于同意偷约密期:她也似贾女窥帘般悦爱那男子的年少风采,允他偷香而去;她也似必妃深爱曹子建的超众文才,为他梦中留枕。但是香易消,梦易散,一度的相欢之后又剩下什么呢?只有那煎人的相思—“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莫共”是悔辞,但这里是以悔为怨,既曾有过一段与春花竞荣的人生春光,那末即使一寸相思一寸灰,又如何呢!

以上大抵可将本诗贯通,唯有一点尚模糊。这轻雷般的车声,是女子闻轻雷而想起前此情郎来时的车声呢?还是直接以轻雷象喻当时的车声呢?也就是说全诗是回忆密约,还是径写偷期呢?我想这还是让读者见仁见智吧。

网络转载,经零下128度整理后发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仅供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进行删除,文章链接:https://www.51kxg.com/archives/10275。)

(0)
上一篇 2022-02-06 17:25
下一篇 2022-02-08 10:0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