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202.无题•凤尾香罗薄几重

无题①二首
李商隐
其一
凤尾香罗薄几重②,碧文圆顶夜深缝③。
扇裁月魄羞难掩④,车走雷声语未通⑤。
曾是寂寥金烬暗⑥,断无消息石榴红⑦。
斑骓只系垂杨岸⑧,何处西南待好风⑨。
【注释】
①原题二首,此为第一。无题,解见前。②风尾香罗:风尾纹的罗绸,又称凤纹罗。③碧文圆预:
绿色纹理的圆顶帐。④“扇裁”句:谓举扇难遮羞颜。汉班婕好《怨歌行》:“裁为合欢扇,闭团如明月。”月魄,月初出或将没时之微光。《尚书·康谐》:“惟三月截生魄。”⑤车走雷声:司马相如《长门赋》:“雷殷股其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⑥金烬暗:烛花将尽。⑦石榴红:五月石榴花红。⑧斑难:斑纹青白相间的马。按古有班马一词,指离群或载人别去之马。《左传·襄公十八年》:“邢伯告中行伯云:“有班马之声,齐师其适。”注:“夜造,马不相见,故鸣。班,别也。”李白《送友人》:“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班于班纹一义,通斑,此以斑双关班马,而兼别马义。⑨“何处”句:曹植《七哀》:“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语译】
罗绸凤尾样,轻柔薄几重;裁作圆顶碧文帐,夜深细细缝。心中隐秘羞难言,团扇如月怎遮掩;长相忆,君车曾来,声如轻雷,心相惬,无语暗相通。往事曾几何,寂寥空余,烛花向暗,盼不来郎君消息;蓦然知,光阴匆匆,已是五月石榴红。别马向何处?愿君只在,垂杨岸边系住;若遇西南来好风,是妾身,入君怀抱中。
【赏析】
诗写女子深夜情思。首联赋中含兴,风纹香罗轻柔如梦,缝作有合欢意味的罗帐,那青碧如水的纹理似乎浸透了纯净的爱,那圆圆的帐顶又好像寄托了团圆的希望。她缝啊缝啊,夜深不辍,针针线线都牵引着她的思绪。于是她回到了颔联所写过往的一幕,她忘不了与情郎相会的情景,或许她还有点悔恨,为什么自己这样含羞带怯,总以团扇遮面,直待情郎的车声去远,都未曾敢道得一语一—扇裁月魄,车走雷声,“魄”字、“声”字都化实为虚,与首联融和成梦一般的氛围。
颈联接写当初别后相思,多少个相思之夜,多少柱泪烛,直待到今时石榴花开,也没有一点消息。“石榴红”指示节令,关合首联,因为五月天,是以轻罗帐替换厚重的锦帐的时节,于是,虽然诗人未明言当初相会在何时,但可以感到:她,已经盼望了很久很久,更何况石榴似火,似乎在反衬着她的孤清。这又怎不使她心潮起伏呢?而“曾是”、“断无”两个虚词词组正入神地传送了她不无追悔,更带绝望的心情。于是,她虽还在似乎平静地针针线线地缝着,但她的心再也按捺不住而发出了这样的呼声:远别的人啊,你究竟在何处,请把别马系在河边垂杨柳上,等待着,当西南风吹来时,就是妾身投入你的怀中。杨即薄柳,南朝《折杨柳》诗:“杨柳乱成丝,攀折上春时。……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用垂杨而不用垂柳,是此处当用平声,因杨及柳,柳谐“留”音。那女子希望杨柳留住行人别马,但留得住吗?“何处”词,不正值得玩味?不必问这诗有无寄托,只须作为绝佳的情诗来读。佳在它入神地表现了那女子婉曲的心理变化过程:她是这样的羞怯文静,将春光闭锁在心中,榴花如火,催燃了她的热情,她呼喊了,然而也只是在心中,在夜深人静独处时一—这一切又笼罩在首联所渲染的轻柔如梦的氤氲之中。

其二①
重帏深下莫愁堂②,卧后清宵细细长③。
神女生涯原是梦④,小姑居处本无郎⑤。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⑥。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⑦。
【注释】
①组诗之二。②莫愁:古乐府有《莫愁乐》,出《石城乐》,有句云“石城女子名莫愁”。石城在今湖北钟祥。又梁武帝《河中之水歌》有句“洛阳女子名莫愁”。后便以莫愁为女子代称。③清宵:清夜。细细:是女子的心理感受。④“神女”句:宋玉有《高唐赋》、《神女赋》,写巫山神女与楚襄王遇合于云梦之泽高唐之台。参前杜甫《咏怀古断》之二注⑥。⑤“小姑”句:古乐府《青溪小姑曲》有句云:“小姑所居,独处无郎。”⑥“风波”二句:女以菱枝、桂叶自比清贞。传说月中有桂树,因以月光为桂华。⑦清狂:清中狂外,此指痴情。
【语译】
重重帷帘深深垂下,遮掩着莫愁女的闺房;安寝后,更觉得清夜的时光细细地流、悠悠地长。巫山神女的艳情,不过是文人的梦;青溪小姑的居所,民谣原说:“独处本无郎。”菱枝质清,她虽然娇弱,又何惧风波险;月中有桂,那清湛的露光,本带着桂叶香。既已知,入骨相思于事并无补;竟不妨,且把惆怅作清狂。
【赏析】
王夫之《唐诗评选》称本诗是“艳诗别调”,确实,它即使在义山的无题诗中也是别出心裁的——无论是立意脉络,用典遣词,都不落俗套。
莫愁是民歌中一位天真的少女,但诗中这位自名或自比为莫愁的女子是否快乐呢?——重重帷幕遮阻着她,夜来无眠,她似乎在一寸寸,一分分地计数着长夜过去了多少,“细细长”,既长而又细细,可见这夜长得如何难熬。于是她只能用巫山神女、青溪小姑二事自慰。“原是梦”、“本无郎”、“原”、“本”二字表达了她恍然憬悟的心态:神女之为梦,小姑之无郎,前人已写得明白,但青春少女却总是当实实在在的爱情故事来看,而如今,经历了这许多长夜相思,方悟得这些“原本”只是虚幻而已。尽管悟得晚了些,但她对爱情的执着却因离别独处而更为坚定了:颈联上句以风波菱枝言自己质虽柔弱但决不受外界影响,下句更以月露桂香申足上句之意,谓所以能坚韧如此,因为本质清贞。这两句都用倒装句法,正说应为“不信风波菱枝弱,谁教月露桂叶香?”今以“风波”、“月露”前置,不仅使全联更带有似梦若幻之感,也因句法反常而突出了菱枝、月桂的坚贞。至此感情由“原是梦”、“本无郎”的低回中上扬,而尾联又顺势云,人道是相思于事无补,但仍不妨沉溺思念之中而惆怅,这才是痴情者的本色一—清狂。按清狂是清中狂外,亦即在违背世俗的行为方式中显示真正的性情。“未妨惆怅是清狂”即“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另一种说法。看来这女子已决心要把世人看来形同痴狂而无益于事的人骨相思进行到底了。
本诗感情激荡,但组织又极细密:二联上句“梦”应首联之下句“清宵”;下句“居处”又应首联上句之“堂”。三联上句“风波”则从“小姑居处”(清溪)引出,而下句之“月露”又上应“神女生涯”。
至尾联。上句“无益”更反挑颔联之“原是梦”、“本无郎”,下句“清狂”又应合颈联菱枝、月桂之坚贞。而这一切又都生发于首联的“莫愁”而愁眠。可谓细针密纳。唯以感情真切,气脉动荡,故不见针痕线迹。这种回互错综的脉理加以莫愁而写极愁的立意,“细细长”之类的独特的心理感受,使人读来真有“一字一泪”(《李义山诗辨正》)之感。

网络转载,经零下128度整理后发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仅供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进行删除,文章链接:https://www.51kxg.com/archives/10292。)

(0)
上一篇 2022-02-10 10:53
下一篇 2022-02-12 11:3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