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205.宫词

宫词
薛逢
十二楼中尽晓妆①,望仙楼上望君王②。
锁衔金善连环冷③,水滴铜龙昼漏长④。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遥窥正殿帘开处⑤,袍袴宫人扫御床⑥。
【注释】
①十二楼:《史记·封禅书》:“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侯神人于执期,命曰迎年。”此指后宫楼台。
②望仙楼:唐内苑有望仙楼。元《连昌宫词》:“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栏杆立。”又会昌五年唐武宗于神策军建望仙楼。此用成词。③“锁衔”句:宫门锁刻兽头形,为连环之饰。④“水滴”句:写刻漏作铜龙状。漏壶为古时计时器,盛沙或水,有标尺刻度,沙水由细口漏出,刻度渐显以计时。⑤正殿:此指后宫正殿,在中央,是君王正寝。⑥袍袴宫人:穿袍着裤的宫人,为任事役的低级宫女。
【语译】
宫禁如仙境,高楼并,(晨雾开,)后宫佳丽人人忙晓妆,登楼头,望君王。金锁兽头状,闭宫门,门环双连,却冰凉;伴佳人,唯有铜龙宫漏,水声滴滴,滴尽白昼长。梳罢还对镜,髻儿高高,似云雾,空自怜;罗衣已着,无聊赖,换新样,更添香。忽见正殿帘开处,遥窥望短袍绣裤,侍寝宫人扫御床。
【赏析】
“望仙楼上望君王”这重叠的“望”字,便是一诗主脉,又须注意几个指示时间的词,首句的“晓妆”,四句的“昼漏长”,末句的“扫御床”。后宫佳人从清晨起就盼望君王今夜能临幸自己,但经过了一个长长的白昼,还是望不见。忽然正殿帘开,似乎有了希望,然而只窥见“袍袴宫人扫御床”,“扫御床”,又近晚了,又一个黑夜将临,但是今夜君王是要在正殿歇息了;这时佳丽也许会羡慕,自己还不如这几个穿袍着裤的低等宫人,她们毕竟还能接近君王啊!至此,我们再回观首句“尽晓妆”三字,“尽”字尤有悲剧意味。望幸,是后宫的竞争,佳丽们人人尽望幸,最终却人人尽落空。今日晓妆成空,明日又必如此“尽晓妆”以竞争,结果又将如何呢?至此再玩味“十二楼”、“望仙楼”,宫禁如仙境,但这仙境无奈太过寂寞凄凉,那缥缈的仙气,似乎是宫人们心中的愁云藏雾,从一开始便笼罩了全篇。
这诗富于朦胧感、暗示性,以至有的诗句很难确解,如“锁衔金兽连环冷”,是写正殿之门呢,还是宫人们各自居处之门呢?两种理解都可以,但无论如何,“连环”而“冷”所暗示的意蕴,悲剧性的意蕴,是人人都可感到的。暗示最佳的是三联“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写尽了晓妆的宫人在长长的昼日中望幸不至,顾影自怜,百无聊赖的神情心态。是传诵的名句。

网络转载,经零下128度整理后发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仅供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进行删除,文章链接:https://www.51kxg.com/archives/10321。)

(0)
上一篇 2022-02-13 09:53
下一篇 2022-02-15 10: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