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253.枫桥夜泊

枫桥夜泊①
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②。
姑苏城外寒山寺③,
夜半钟声到客船④。
【注释】
①枫桥:在苏州城西。肃宗至德年间张继曾游苏,诗当作于此时。②江:吴人泛称河流为江。
③姑苏:苏州吴县西南有姑苏山,故也称吴县或苏州为姑苏。寒山寺:在枫桥西一里许。因初盛唐时疯僧寒山曾住此而得名。④夜半钟声:欧阳修认为“三更不是打钟时”。吴聿驳之曰:“《南史》:邱仲孚喜读书,常以中宵钟鸣为限。乃知夜半钟声,不独见唐人诗句。”(《观林诗话》可知夜半钟是佛寺三更天的报时钟。
【语译】
月西斜,栖鸦惊啼,啼醒了行人遥思,方知霜霰已满天;江岸枫树影绰绰,有渔火一点,遥对愁人长不眠。夜半钟声起,悠悠到客船;来何处?——苏城外,寒山寺……
【赏析】
第二句的“愁”字是诗眼,接转前面目之所见旅中江上景,宕为后半耳之所闻江上声,由收而放、由实而虚,余意更在尺幅之外。
第一句以“月落”、“乌啼”、“霜满天”三个意象连缀,不加任何表示语法关系的虚词,因此这景象,谁也不能确切地描画出来,然而谁又都能感到三者互为因果,交织成了寒意凄清、迷惘朦胧的晓景。这清冷的迷濛,弥漫在天地间,也弥漫在诗人心头。在这幅寥廓凄迷的背景中,枫桥边,白日也许是一片火红的枫林,此时唯见一堆影影忡忡的暗影,“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客心”,千年前楚国才人宋玉,早就在江枫中感受到去国的悲思,更那堪寒夜里,枫影中,闪烁着三点两点,也许只是一灯如豆的渔火——至此一天寒气,一天迷惘似乎汇聚到了江枫渔火之上,隔水相望,更进而聚到诗人心头,化作了一片愁绪。“愁眠”其实是因愁不眠。于是可知,前面那种凄冷迷惘的景色,原来尽是愁人心绪的外化。
不过诗人沉浸在迷惘的愁思中已经多久,他似乎并不自知。只是骤然而起的一阵清宏的钟声,使他从愁思中惊觉,这时,他方才觉察,如此与寒夜冷月、江枫渔火对晤,竟已过去了半夜。这夜半山寺的钟声,似乎给过于凄冷静寂的秋夜带来了一点动感,但诗人是否因此就摆脱了愁绪呢?是的,他确曾一度从梦思般的迷惘中回到了自身,然而从“姑苏城”、“寒山寺”这两个地名中,我们却感到,诗人旋即又回到了一种比前面更为深重的迷惘的愁怨之中,带着古城的历史的纵深感,带着山寺的永恒的空寂感,这愁思似乎更为清“寒”,更为缥缈。它随着钟声的余响,在江声夜天、淡月如水中荡开去,荡开去……
这诗在日本也历代传诵,家喻户晓。可见魅力之巨。

网络转载,经零下128度整理后发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仅供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进行删除,文章链接:https://www.51kxg.com/archives/10569。)

(0)
上一篇 2022-04-02 11:46
下一篇 2022-04-04 11:1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