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49.北青萝

零下128度 诗词 317

 北青萝
         李商隐
残阳西入崦②,茅屋访孤僧。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
独敲初夜磬③,闲倚一枝藤④。
世界微尘里⑤,吾宁爱与憎?
【注释】
     ①本诗作时不明。北青萝,疑为地名。河南济源县西王屋山有青萝斋,浙江浦江县有青萝山。“北青萝”当为某“青萝山”之北山。②崦:山谷日没处称崦。《山海经》有崦嵫之山,为日入处。③初夜馨:古时分一夜为甲乙丙丁戊五更,初夜磬,即甲夜的磬声。磬,玉石制打击乐器,佛教用作法器,可报时。④藤:当指藤杖。⑤“世界”句:佛教认为万物俱是真如佛性的幻象,从一微尘中即可见出大千世界。《法华经》:“譬如有经卷书写三千大千世界事,全在微尘中。”世界,佛教语,即宇宙。世指时间:过去、未来、现在;界指空间: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
【语译】
     西下的残阳,渐渐地没入山谷;我来到山间的茅屋,造访那独自隐居的高僧。落叶满山,人迹在何处?寒云重重,竟不知山路有几层。初夜里的磬声,敲送着幽独;闲静中,你当常倚着一杖古藤。大千世界的万事万物,都不过是一末微尘;我为何,还要去分辨,什么是爱,什么是憎……
【赏析】
     这诗的主旨、作法与前录王维《过香积寺》颇相似,但感情色彩微有不同。王维诗结言,“日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此言“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从佛理上看都是息妄念、无执、无我之意;但在表达上,王维是泛说,而李商隐却是直指“爱与憎”且用反问句强调,似乎透现了诗人心中原有着太多的爱与憎,如果我们更细致地体味一下本诗的色调,就会感到这推测是正确的。王维诗如前析表现了一种幽冷的色调,但并无萧瑟之感,相反却同时有一种博大庄严气象,而李商隐本诗以残阳空谷,茅屋孤僧,落叶、寒云,一缕孤独的磬声、一枝枯藤的柱杖等意象叠加,便不仅幽冷,更裹挟着一种萧瑟孤独到使人寒冽的况味。这是一种心的寒冷,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因此他悲伤地自解:世界既通于微尘,更何况微末的一己之爱憎呢?李商隐与王维的这种区别,是时代的区别,反映了晚唐国势颓败,前途微茫的世纪末式的悲哀;也是个人遭际的区别,比起王维来,他可称是一个终生落魄畸零人。

崦,读音:
[yān] : 〔崦嵫〕山名。在甘肃。嵫(zī)。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