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52.楚江怀古

零下128度 诗词 157

    楚江怀古①
                马戴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丘②。
猿啼洞庭树③,人在木兰舟④。
广泽生明月⑤,苍山夹乱流⑥。
云中君不见⑦,竟夕自悲秋⑧。
【注释】
①马戴约于文宗大中年间贬朗州龙阳尉,地近洞庭,疑作于此时。楚江,楚地之江。龙阳濒临沅水,或指此。②微阳:夕阳光黯,故称微阳。楚丘:楚山。③洞庭:洞庭湖在龙阳东。④木兰舟:木兰即辛夷,香木。以木兰为舟,取其芳洁之意。《楚辞·九歌·湘君》:“桂樟兮兰枻,斫冰兮积雪。”⑤广泽:广阔无际的湖泽。⑥乱流:原意浊流,此当指江流之明灭不定。⑦云中君:神名,即云神。《楚辞·云中君》:“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此化用其语。⑧竟夕:终夜。
【语译】
    露气凝敛着秋日的寒光,依微的夕阳,傍着楚山西下。哀猿声声啼,在洞庭的山树间回响;我乘着木兰香舟在湖面荡漾。明月从浩森的湖面上升起,苍绿的山丘夹涌着明灭的湍流。周遍四海的云神啊,你究竟飘向何处!终夜里,我只能独自悲秋。
【赏析】
    诗歌当然离不开生活;但诗歌,尤其是抒情诗,往往不是现实生活的直接反应。时代的种种投影积聚在个性不同的诗人心中,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诗人含有时代特征的个性化的心态,然后它会时时潜流般地反映于诗作中,形成其特殊的体调韵味。本诗生动地显示了这一道理。
    怀古诗总是针对某一古迹,由怀想前人前事而生发,寄托较为明确的理念或抱负。无论诗写得如何开展、空灵,它总是比较具体,有迹可循的。如杜甫名作《咏怀古迹》五首,怀宋玉就以“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起,怀明妃则开首即言“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但这首《楚江怀古》则不然,很难确指它究竟在怀念哪一个具体对象,结句云“云中君不见,竟夕自悲秋”,似乎点到楚神云中君,但又寄寓何种情怀呢?仍很难确指。因《云中君》是《九歌》中文义最为恍惚的一篇,王逸《楚辞章句》注结句“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云:“屈原见云一动而千里,周遍四海,想得随从,观往四方,以忘己忧思,而念之终不可得,故太息而叹,心中烦劳而忡忡也”,是纷纭众说中最通脱的。那么本诗之意大抵也就是一种莫可言说的烦扰了吧,且释之。
    秋露涵着寒光下降,原来,秋阳已傍楚山西下了,日暮中洞庭湖畔猿啼声起,这光色、这悲声传到了江上小舟中的诗人眼中、耳中,浸淫着他的心地。渐渐地,他看到远处浩淼的湖面上升起一轮明月,近处月光投照在束峡苍江上,水流泛起点点杂乱无绪的光斑,匆匆流去。这样就以“人在木兰舟”为枢纽,景由夕阳写到月色,景中之情则由怅惘而转为悲怨。于是诗人不堪凄清之感,“云中君不见”,长空无云,秋夜明净,他竟连“猋远举兮云中”,“聊翱游兮周章”——聊为解脱的幸运都没有,只能任摆脱不去的愁思“竟夕”噬咬着他的心灵。可见结尾的“云中君”,并非是诗人预先怀想的对象,而是愁不自胜时偶然兴起的想头,而他愁的是什么,则难以言究。只能从“猿啼洞庭岸,人在木兰舟”(似乎用《楚辞·湘夫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与《湘君》“桂棹兮兰枻,斫冰兮积雪”)二句中,感到诗人有着以洁身自好的屈子自比之意,这也许与他大中初贬龙阳尉有关;但更多的是与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相通的那种回天无力而无所聊赖的深沉悲思。这也就形成了全诗“清微婉约”的格调。
    “猿啼”、“人在”一联是名句,既因其比兴自然,寄意婉曲,更由于它在全诗中的上述地位。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