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54. 除夜有怀

零下128度 诗词 167

      除夜有怀①
                    崔涂
迢递三巴路②,羁危万里身③。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渐与骨肉远④,转于僮仆亲⑤。
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
【注释】
     ①除夜:除夕之夜。本诗一作孟浩然诗,非。涂约于信宗中和元年(八八一)秋避黄巢乱入蜀,四年(八八四)离蜀,诗当作于此时。②迢递:辽远貌。三巴:《华阳国志》卷一:“建安六年,(刘)璋乃改永宁为巴郡,以固陵为巴东,徙(庞)羲为巴西太守,是为三巴。”即今四川东部一带。③羁危:羁旅危苦。万里身:崔涂江南人,壮年避地巴蜀。万里极言其远。④骨肉:亲人。⑤“转于”句:王维《宿郑州》:“孤客亲僮仆。”
【语译】
     三巴路途迢迢,万里羁旅我一身,危苦有谁知省。山影乱,残雪明,寒夜长,唯孤烛一点,相伴我,异乡客地人。骨肉分离久,更西行,渐杳远;人情须慰安,聊胜无,转感值仆日见亲。飘泊无定所,本已悲,更哪堪,明日又一岁,是新春。
【赏析】
      读“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会不由得想起司空曙的“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喜外弟卢纶见访》),马戴的“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读“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又会想起王维的“他乡绝俦侣,孤客亲僮仆”,戴叔伦的“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司空曙的“乍见翻题梦,相悲各问年”。于是我们可以悟到从王维到大历诗人,到贾岛、姚合流裔的马戴,再到崔涂,存在着一脉相承的联系。王维一派诗至大历趋于清淡而不免浮泛,贾岛、姚合以苦吟纠大历之偏而流于清苦甚至僻仄,贾、姚在晚唐影响卓著,效学者极多而各成体段,其中马戴取贾岛之苦炼精思而上窥大历以前,虽因风会所至不免萧瑟,而清秀凝炼中能见远韵,境界宽舒,有浑成自然之致。崔涂诗正是马戴的余响。如果我们再将前引两组诗分别对照,仔细体味一下“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中“乱”字、“残”字、“孤”字、“异”字,就会感到崔涂笔下的景象,更刻炼。前人有评云,王维“孤客亲僮仆”五字,到崔涂笔下衍成十字,所以王维为佳。其实崔涂正是通过“转”字连带“远”、“亲”二字,形成强烈对照,把与王维的类似感触,刻画到十分。读本诗颔、颈二联,会感到诗人似乎有意地让苦涩更深更深地咬啮着自己的心灵。尾联也如此,它呼应首联的地域之遥,又宕开一层,补述出年华流逝之意。可见在苦涩这一点上,诗人似乎总是在为自己雪上加霜,这是苦吟诗的特点,然而万里三巴路上的乱山残雪,与诗人的真切情思是如此地融洽一体,这便是苦吟而尚能浑成,是马戴、崔涂一流诗人的长处。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