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56.春宫怨

零下128度 诗词 335

  春宫怨
          杜荀鹤
早被婵娟误①,欲妆临镜慵②。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③?
风暖鸟声碎④,日高花影重⑤。
年年越溪女⑥,相忆采芙蓉。
【注释】
①婵娟:容态美好。张衡《西京赋》:“增婵娟以此豸。”薛综注:“恣态妖蛊也。”②:慵懒,此指娇懒。③若为容:为谁作妆饰。《诗·卫风·伯兮》:“岂无膏沐,谁适为容。”④碎:参差错杂状。⑤重:重叠。
⑥越溪女:越溪女以白皙美貌著称,唐人多咏之。王维《西施咏》:“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越溪,指今浙江绍兴一带。
【语译】
     早年我就被选入宫中,都只为美貌将青春耽误;正待要梳洗妆点,照着镜儿,忽然兴致全无。承受君恩既不只因美貌,教我又为谁去整点姿容。阵阵暖风吹过,送来了鸟啼声唧唧絮絮;日头已经高悬,照映得繁花影儿相重。春光催我想起越溪之上的女伴,年年此时,正当相约采芙蓉。
【赏析】
     有一副美好的姿容,是造化赋予的幸运,但起联却云:“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这反常的现象究竟为什么呢?颔联解答了这一悬念。原来“承恩不在貌”,那么“教妾若为容”呢?这一联是警策,也是一篇枢纽。既承首联来,也以反问句式营造起一种哀怨迷惘的气氛。其意脉贯注于颈联的景物之中——风暖、日高、鸟语、花影,这本应是一副阳春丽景,然而从“碎”字、“重”字可以体味到,这丽景,在青春闭锁的伤心人看来,年复一年,从早起到“日高”,就虽然暖香美丽,却似乎因“慵”懒的心境,而显得有种低倾沉沉的况味。于是他回想起进宫前的生活“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芙蓉即莲花,是爱情的征象,尾联不仅补出了这位宫女的出身,更婉委地道出了她对自由的生活、真正的爱情的向往,从而也引起了人们对不合理的宫妃制度的反省。
     本诗结构新巧如上析,而遣词造句亦佳。“风暖鸟声碎”的“碎”字,“日高花影重”的“重”字都体察入微。当时人称“杜诗三百首,惟在一联中”,即指此联。其实颔联更佳,怨而不怒,神情宛然可见。《才调集补注》引默庵评云:“奇妙在落句,得力在颔联”,是颇有见地的。

豸,读音:
[zhì]:古书上指没有脚的虫子。[虫豸]旧时对虫子的通称。
[zhài]:[冠豸山]山名,在福建省连城。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