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65.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零下128度 诗词 144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①
                            高适
嗟君此别意何如②,驻马衔杯问谪居③。
巫峡啼猿数行泪④,衡阳归雁几封书⑤。
青枫江上秋帆远⑥,白帝城边古木疏⑦。
圣代即今多雨露⑧,暂时分手莫踌躇⑨。
【注释】
     ①据末二句当为高适为官后作。今人周勋初定为至德三载(七五八),在洛阳任太子少詹事时所作,可备参。少府,县尉。峡中,巫峡之中。巫峡在夔州(今重庆奉节)西,首尾一百六十里。长沙,今湖南长沙。②嗟:叹息。③驻马衔杯:停马饮酒作饯别。问:慰问。④“巫峡”句:切李少府贬峡中,下探第六句。峡中多猿。《水经注·江水》引民谣:“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⑤“衡阳”句:切王少府贬长沙,下连第五句。传说雁南飞至衡阳而返,衡阳有回雁峰。衡阳,今湖南衡阳,在长沙南。⑤青枫江:今湖南浏阳浏水中有青枫处,当指这一段水面。湖南多枫,《楚辞·九辩》:“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客心。”⑦白帝城:东汉末公孙述据蜀中,于夔州奉节县东瞿塘峡口白帝山上筑城,名白帝城。白帝原名鱼复,公孙述至此,见白气如龙出井中,因改为白帝。⑧圣代:圣明之时。雨露:指皇恩。后白居易
《寄张李杜三学士》诗:“上天雨露无厚薄。”⑨踌躇:迟疑不舍状。
【语译】
     此别前行,可叹君心意如何;我停马举杯,将贬谪的友朋慰抚。李君向巫峡,猿啼两岸,声声和着你的泪;王君往长沙,衡阳回雁,许能为你捎回几封书。我目极千里,悬望青枫江水,漂送王君帆樯隐秋空;我伤今怀古,李君你行到白帝,那千年古木想来已凋疏!今上圣明,皇恩沛然似雨露;归返有期,分手处,莫要依恋踌躇。
【赏析】
     一诗同赠二人,而能分疏得当,起结雄浑,如周珽评曰:“脉理针线错落,自不知所自来。”首联上句嗟叹加反问起,唯其嗟之,故尔问之,惜别之意浩然而生;下句醒明送别慰问谪居之意,既答上句,又以“问谪居”下启中间二联四句。巫峡啼猿切李少府贬峡中,衡阳归雁切王少府贬长沙,但“啼猿”与“归雁”,“泪”与“书”在意象上都有着同一性,又共同交织成猿啼雁唳,泪下催书的深痛境界。如果说颔联是承“谪居”而想像二友在贬谪之所悲凄情况,那么颈联则从惘然中抬起头来,伫立瞻望友人去踪,“青枫江上秋帆远”直承“衡阳雁去”句,“白帝城边古木疏”则回扣 “巫峡啼猿”,造成了诗势的盘曲回互,而“青”与“白”,江枫与古木,“远”与“疏”,又在意象上互为补充,形成又一种凄凉怅惘的况味。这样,由二句的“问谪居”提起,中间四句一气舒卷,错互回荡,使切问之意表现得似有肠回九曲之感。至此,诗势似已消沉,不料第七句复又振起云“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唯其嗟之、问之,故又宽之、慰之。祝愿二友虽身处边荒谪所,而仍当希望长存。至于这希望是否实际,恐怕诗人自己也不知,故《唐诗援》评云:“似怨似嘲,大无聊赖”,很有见地。“一气舒卷,复极高华朗曜,盛唐诗极盛之作”,《唐宋诗举要》(卷五)的这一评语,则可为全诗作概括。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