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72.客至

零下128度 诗词 269

              客至
                        杜甫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②。
花径不曾缘客扫③,蓬门今始为君开④。
盘飱市远无兼味⑤,樽酒家贫只旧醅⑥。
肯与邻翁相对饮⑦?隔篱呼取尽余杯。
【注释】
      ①肃宗上元年间,杜甫在成都草堂时作。本集题下自注“喜崔明府相过”,明府即县令。②但:只。
③缘:因。④蓬门:犹言柴门,贫者屋门。君:指崔明府。⑤盘飱(sun):策,熟菜。此泛指菜肴。
兼味:数种菜肴。⑥旧醅(pei):陈酒。按唐时以新酒为贵。如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⑦肯:商请之辞,意同可否。
【语译】
     屋前屋后,一曲春水环绕;只见那一群群白鸥,天天自由飞来。花间的小径,从不曾为来客清扫;今日里,蓬编的门户,才为您大开。盘中的村肴滋味单调,是因为市集离太远;杯中的村酒也换不了新酿,请原谅我家境贫寒。如果你肯赏脸,与邻家的村老相对;我就隔着篱笆呼喊,请他一起来把余酒一杯杯地干。
【赏析】
     宋刘克庄《后村诗语》说本诗“若戏效元白体者”,杜甫卒时,元白尚未出生,本诗自然不可能效元白体,但反过来看,则可悟本诗实开元白浅切通税法门,后人所谓宋调诗,亦于杜甫此种诗体滥觞。《唐诗归折衷》又说:“临文命意,如匠石呈材,《早朝》必取高华,《客至》不妨朴野。背人评杜诗,谓如周公制作,巨细成备,以此也。”则又可知杜诗赅备众体,与题材有关。《客至》写村野日常生活细事,故用村朴语,见真率趣,风韵天然,不烦涂抹。其实从杜甫至元白至宋诗,诗材不断扩大,特别是中唐后与南宗禅饮食住行謦咳之间无非佛性的观念相应,一些过去以为朴陋而不以人诗的题材也纷纷入诗,这就产生了从杜甫到元白以下用浅切语写寻常事的风格。
       浅切真率,并非一味粗率,浅切中要有风致情趣,要流走而不一泻无余,因此匠心的经营仍是不可缺少的。本诗的结构便很有特色。前半写客至,却以前三句作铺垫,极写村居之僻,至第四句“蓬门今始为君开”,反跌入题,喜客之情便溢于言外,且因喜客而顺势转入后半待客。五、六句正写设酒菜真诚相待,七、八句又出奇笔,“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由来客荡开一笔阑入邻翁,不唯见意兴之豪,情性之真,同时又暗暗关合首联之“群鸥”,颇有王维“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积雨辋川庄作》)之意趣。
     本诗语言安排也相当出色,“盘飱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是倒装句,正说应是“市远盘飱无兼味,家贫樽酒只旧醅”,倒装后突出一“盘飱”、一“樽酒”,更见朴实情真。同时也使诗势有顿挫,按前四句一气赶下,不仅语法正规,且因叠词与流水对的作用,有行云流水之感,三联用特殊的倒装句,在节奏上使诗势稍有阻遏,又为四联蓄势,使之有远扬开去的韵味。   
      蘅塘退士力排宋调而录入本诗,正由于以上各方面使本诗虽开米调之渐,而犹存唐音浑成温厚体段。存此标格,以区别于宋调多一味粗头乱服者。

飱,读音:
[sūn]:熟食,饭食,也指晚餐。

醅,读音:
[pēi] : 没有过滤的酒。

謦,读音:
[qǐng] : 〔謦欬〕轻轻咳嗽。借指谈笑。欬(kài)。

蘅,读音:
[héng] : 〔蘅芜〕一种香草。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