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75.登高

零下128度 诗词 127

              登高①
                       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②,渚清沙白鸟飞回③。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④。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⑤。
艰难苦恨繁霜鬓⑥,潦倒新停浊酒杯⑦。
【注释】
     ①杜集本诗前有《九日五首》,存四首,宋赵次公以为本诗即第五首,因九月九日有登高之俗,则或亦重阳日作,时杜甫流寓夔州,约当大历二年(七六七)。②天高:秋日天高。猿啸:峡中多猿。参前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诗注④。③渚:水中小洲。④长江:夔州在长江巫峡西。⑤百年:人生百年。多病:时杜甫患肺疾。⑥繁霜鬓:鬓边白发已多。⑦潦倒:衰颓失意。停:此为戒酒之意。
【语译】
     秋风急,秋空高,猿啸声声哀;水洲清,岸沙白,水鸟飞徘徊。秋树望不断,落叶萧萧下;长江流不尽,滚滚从西来。身居万里外,悲秋是羁客;人生百年间,多病独登台。时世艰难,苦辛悲憾,白发日渐繁;失意人,贫且病,新近更无奈,只索啊,抛掉了一生常伴的浊酒杯。
【赏析】
     本诗写天涯倦客,重九登高的观感。以“万里悲秋常作客”为中心,前写秋景,后抒秋感,意境萧索悲凉中见苍茫博大,体气则浑灏流转,所以尽管四联俱对,却一气浑成,是其特色。
     起联发唱惊挺,上下句形成一幅极有层次感的秋景图。高天是迅风裹着哀猿的啼声,凄厉长引,而水渚清,岸沙白,低空中水鸟飞旋徘徊。这情景不仅有色,而且有声,似乎一曲高低音部混响的秋声曲,奋亢的悲慨与低回的呜咽融和成一体。二联承低回之势由广度展开,更赋子秋景以一种无穷无尽的时空感。落木萧萧、长江滚滚形成对照,冠以“无边”、“不尽”词,使人感到相对于历史长河的生生不绝,个体总是有时而尽的。为什么诗人的心境如此悲凉呢?三联反挑前二联,在点明题意“登高”的同时,更补出了此登的独特情境:作客而万里之遥,垂老而更兼多病,登台而孤独无侣,此情此境,秋色又怎能不满目悲凉呢?人说是酒能忘愁,重九本有饮菊花酒之俗,然而今日,诗人连这一点幸运也没有。因病,他被迫新近戒酒,于是只能清醒地任艰难的时世、失意的苦恨噬咬着善感的心灵,增添了双鬓如霜雪般的银丝…
     诗至杜甫,写愁苦而开始抠心剡胃,讲格律而精益求精。两者都易使诗境碎仄,但杜甫却能于愁苦中见博大,精严中见疏宕。这不能不归因于他一贯的壮逸之气,以及负载这气势的高超诗艺。清人论其技巧甚多,试再引数则以助领会。
     施补华《帆佣说诗》:通首作对而不嫌其笨者,三、四“无边落木”二句有疏宕之气,五、六“万里悲秋”二句顿挫之神耳;又首句妙在押韵,押韵则声长,不押韵则局板。
     方东树《昭味詹言》:前四句景,后四句情。一、二碎,三、四整,变化笔法。五、六接递开合,兼叙点,一气喷薄而出…收不觉为对句,换笔换意,一定章法也;而笔势雄骏奔放,若天马之不可羁,则他人不及。
     沈德潜《唐诗别裁》:八句皆对,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格奇变。昔人谓两联俱可裁去二字,试思“落木萧萧下”,“长江滚滚来”,成何语耶?好在“无边”、“不尽”,“万里”、“百年”。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