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76.登楼

零下128度 诗词 129

                登楼
                         杜甫
花近高楼伤客心②,万方多难此登临。
锦江春色来天地③,玉垒浮云变古今④。
北极朝廷终不改⑤,西山寇盗莫相侵⑥。
可怜后主还祠庙⑦,日暮聊为梁甫吟⑧。
【注释】
      ①作于代宗广德二年(七六四)春,时诗人在成都。上年十月吐蕃一度攻陷长安,十二月又陷松、维、保三州。蜀中又刚经历徐知道之乱。②花:知为春时。客:杜甫自指。③锦江:又名濯锦江,传说于此江濯锦,色尤鲜丽,故名。在成都南,杜甫草堂近江边。④玉垒:山名,在今四川汶川北,灌县之西,为吐蕃人扰必经之地。⑤“北极”句:广德元年十月吐蕃陷长安后,立广武王李弘为帝,不久郭子仪收复长安,代宗复辟。本句写此事。北极,象征朝廷,因其众星拱卫而居于天之中枢地位。参《史记·天官书》及索隐。⑥西山寇盗:指吐蕃。西山此指成都西理、汶川一带岷山峰岭。⑦“可怜”句:后主即蜀汉后主刘禅。成都先主庙西为武侯庙,东为后主庙。此隐射代宗为宦官程元振蒙蔽,致使吐蕃入京,如同后主信用宦官黄皓而亡国。⑧聊:姑且。梁甫吟:古乐府。相传孔明隐居南阳时好为《梁甫吟》。梁甫是泰山旁的一座小山,人死葬此山。《梁甫吟》歌词悲凉慷慨。杜甫常以孔明为同调。
【语译】
      春花近高楼,羁客惊心;四方战乱频,今日里,此登临。望锦江,春色伴潮涌,似从天间来;眺玉垒,浮云掩山,变幻似古今。朝廷如北极,居中枢,终不移;寇盗来西山,须归顺,莫相侵。可叹蜀国后主,庸碌辈,还留祠庙附先主;日将暮,心怅恨,且作当年孔明《梁甫吟》。
【赏析】
      清钱谦益解本诗谓代宗任用宦官程元振、鱼朝恩,致吐蕃入京,天子蒙尘之祸。据尾联“后主还祠庙”观之,钱说是。全诗也因此方可贯通。
      首联突兀而起,“花近高楼”是乐景,反言“伤客心”,情理反常,顿起悬念,立一诗主骨。下句反挑原因是“万方多难”,更以“此登临”入题,《岘佣说诗》云:“起得沉厚突兀,若倒装一转,‘万方多难此登临,花近高楼伤客心’,便是平调。此秘诀也。”甚是。由登临而见景色,“锦江春色”似从天地相衔处滚滚滔滔而来,而西边,玉垒山的浮云聚散变幻,自古至今,未有定时。“天地”、“古今”包荒宇宙,而“来”字、“变”字又使这时空带有一种动感,其气势上承首联“万方多难”而下启颈联。正如王嗣奭《杜臆》所解云:“(‘锦江’、“玉垒’二句)俯视宏阔,气笼宇宙,可称奇杰,而佳不在是,止借作过脉起下。云‘北极朝廷’如锦江水源远流长,终不为改;而‘西山寇盗’如“玉垒浮云’悠起悠灭,莫来相侵…….终’、‘莫’二字有深意在。”这样意脉潜通,由景入论,主旨也由隐而显。尾联更即望中后主祠庙承上情景双收。转出新意:“北极朝廷”不因“西山寇盗”而动摇,本是常理,但浮云蔽日又时而有之,比如蜀汉正统,也曾消亡,其原因在于后主昏庸轻信屑小。历史如此,今世又如何呢?“日暮聊为梁甫吟”,是孔明在悲慨歌咏,还是自比孔明的诗人为当世之事在吟唱呢?浑浑而结,有无尽想像余地。
       《唐诗近体》论本诗:“律法甚细,隐衷极厚,不独以雄浑高阔之象陵轿千古。”是说律细根基于思理情感之细:对国难的忧虑与对国家前途的希望;对庸主的不满与根深蒂固的忠君之忧,一己的坎坷沦落与不甘沦落的悲慨,种种矛盾揉合在一起,是其感人处。

濯,读音:
[zhuó]:洗涤、清洗。
[zhào]:古通“棹”。

奭,读音:
[shì]:1.盛大。2.消散的样子。3.恼怒。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