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77.宿府

零下128度 诗词 139

                    宿府
                           杜甫
清秋幕府井梧寒②,独宿江城蜡炬残③。
永夜角声悲自语④,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断⑤,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⑥,强移栖息一枝安⑦。
【注释】
     ①代宗广德二年(七六四)秋,甫任剑南东西川节度使严武幕府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时作。宿府,在节度使府值夜。②幕府:将帅出征,以帐幕为府署,称幕府;后亦用以称将帅府署。③江城:成都濒临大江。蜡炬:蜡烛。④永夜:长夜。自语:言画角声悲如咽咽自语。⑤风尘:此指战争。参前《野望》注④。荏苒:推移连绵。⑥伶俜:孤单。十年:自天宝十四载(七五五)安史乱起至此十年。
⑦强移:指勉强而新为幕僚。一枝安:《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语译】
     秋气凉冷,幕府井边的梧桐,已感受到寒意;我独自在府中值宿,望着江城,不觉蜡烛已将燃完。长夜里传来悲凉的号角声,仿佛在自语低回;庭中的月色皎洁美好,又与谁来同看。战争的风尘迁延不息啊,亲朋们的音书阻断;四处的关塞萧条啊,行路更是难上难。自从安史乱起,我已忍受了十年的漂泊孤单;今日里勉强新任幕僚,犹如那小鸟鹪鹩,林中栖息,只取一根枝杈。
【赏析】
      虽说作幕帅府,衣食有所仰给,但对“自比契与稷”的杜甫说来,是远不能一展抱负的。更何况如颈联所述,战乱未息,东归不得。所以当他独自在使府值夜时,心情虽不如作《登高》、《野望》时那般凄哀悲愤,却仍然悲凉。尾联“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有慰情聊胜无的宽慰,却更多往事可堪回首的唏嘘。这心境也就自然体现在前三联的景物中。
      “独宿”是这景物的关键,独宿的诗人与庭中井畔那棵同样孤独的梧桐树相对,在清肃的秋夜里,在威严的使幕中,听着东去的江声,不觉夜已深沉,烛已将尽,这“寒”字,这“残”字,虽说是修饰井梧、蜡炬的,却似乎都渗透了残年诗人那寒凉的心绪。杜律工于发端,如《登高》,如《阁夜》,如本诗,都营造起一种高迥、肃杀、悲慨、凄清多种意味混和的笼罩全诗的气氛,二联“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便由这气氛中承“独宿”,酝酿而生。这两句应读成“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它变七律通常的上四下三句节为上五下二,这样第“五”字“悲”、“好”就分外突出。角声本悲,在秋季的长夜中显得分外悲惋,鸣鸣咽咽,仿佛孤独者低声的自言自语;月色本清,在高通的秋空中,则又显得分外姣好,但孤独者又有什么心绪去领略呢?“好”反衬着“悲”,使悲惋之意又加深重;而这姣好,似又带有一种惨白凄迷的光晕。诗人为何不忍看这月色呢?因为“隔千里兮共明月”,明月是相聚的征象,而眼前战火迁延,音书不通,关塞不仅重阻,更因战争而萧条不平安,东归不知何日。诗人万般无奈,只索自慰:零仃十年,今为幕僚,虽非夙志,但想到哲人庄牛“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的名言,也就得过且过吧。“一枝安”是“独宿”的派生,却因二联景物的滤过,已由起始的肃杀悲慨而变为凄迷惋伤了。

伶俜,读音:
[líng pīng]:孤独的样子:~萦苦辛。

鹪鹩,读音:
[ jiāo liáo ]:鸟,体长约10厘米,羽毛赤褐色,略有黑褐色斑点,尾羽短,略向上翘。多在灌木丛中活动,吃昆虫等。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