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81.咏怀古迹 其三

零下128度 诗词 119

  咏怀古迹 其三①
杜甫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②。
一去紫台连朔漠③,独留青冢向黄昏④。
画图省识春风面⑤?环佩空归月夜魂⑥。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⑦。
【注释】
     ①本诗咏王昭君。王嫱,字昭君。秭归(今湖北秭归)人,晋人避司马昭讳,改称明君。后人又称为明妃。汉元帝时入宫,和亲嫁匈奴呼韩邪单于。安史乱后,肃宗为借回纥兵,以幼女宁国公主嫁回纥王。或有感于此。②“群山”二句:昭君村在宜都县西北姊归东北四十里,处夔州与湖北荆门之间,一路峡壁相连。
故云云。③去:离。紫台:犹言紫禁,指汉宫。朔漠:北方大沙漠。④青冢:明妃墓在今内蒙呼和浩特市西南。塞外秋草白,明妃墓草长青,故称。⑤“画图”句:《西京杂记》载,汉元帝嫔妃众多,令画工图之,观图而召幸。宫人皆贿赂画工,独昭君不肯。画工丑图之,因此不得见君。匈奴求亲,元帝依图以昭君许之。临行见之,竟为后宫第一人。元帝深悔,但不可失信,仍遣之行。复追究此事,诛杀画工毛延寿。本句反问。省识,可能识得。省,虚词。春风面,面如春风。⑥“环珮”句:言魂魄归来,虽一心思汉,亦已徒然。环珮,此指妇女所佩玉制饰物。⑦“千载”二句:据传,明妃出塞,戎装骑马,怀抱琵琶,作思归之曲。乐府琴曲歌辞有《昭君怨》。琵琶,弦乐器,出西域。指法前推称琵,后引称琶,故名。胡语,指琵琶声,以其出于胡地,音如胡语。论,读平声,讲说之意。
【语译】
     江峡的群山万壑啊,似向荆门奔凑;这里是明妃的故乡,至今尚存昭君村。你辞别了汉宫,荒漠连连和亲去;你老死他乡,只留得,常青的墓冢,哀哀向黄昏。想当年,汉帝怎能依图识察美人春风面?空使你,环珮叮咚,归汉只是月夜一孤魂。想你啊,怀抱琵琶出塞去,千年来,琵琶声声似胡语;分明是,将你的怨恨,乐曲声中论。
【赏析】
     王嗣奭《杜臆》:“因昭君村而悲其人。昭君有国色,而入宫见妒;公亦国士,而入朝见嫉:正相似也。悲昭以自悲也。”所论本诗作意甚是。而“怨恨”是一诗主骨,全诗围绕这一点展开。“群山万壑赴荆门”,起句奔腾而来,托出次句所怀古迹“生长明妃尚有村”。可见其地钟灵毓秀,则未及昭君其人已先见其韵,所谓“浩然一往中,复有委婉曲折之致”(《围炉诗话》)。见其地思其人,颔、颈、尾三联正写明妃遭遇,却将其事提炼组织,用逆笔、错互等法,以发人深省。“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先写明妃结局,动荡的诗思上承首联,而触目惊心的萧瑟结局,却与首联之钟灵毓秀形成强烈对照。在造句上由“紫台”与“朔漠”之对比落到“黄昏”对“青冢”之反衬,更加强了明妃遭遇的悲剧效果,那夕阳反照下奇迹般常青的墓草,精神已默默注向篇末的“怨恨”。颈联再作一放一收,先逆笔补叙“一去紫台”之原因是汉元帝依图选人;再收回到结局,承青冢黄昏而言月夜魂归,那如水月光下不见其形、似闻其声的“月夜魂”与“春风面”再次形成强烈对照,不仅进一步渲染了悲剧气氛,更深刻而形象地揭示了悲剧的成因。尾联即在悲怨到近于虚空的氛围中总收全诗,逆笔补叙昭君出塞,戎装骑马,怀抱琵琶的悲剧形象,同时挑明“怨恨”主旨,冠以“千载”二字,为读者留下了永长的忆念与沉思。《唐宋诗举要》评曰:“篇末归重琵琶,尤其微旨所寄,若曰:虽千载已上之胡曲,苟有知音者聆之,则怨恨分明若面论也。此自喻其寂寞千载之感也。”
     读者试想,如依昭君遭遇顺序:图貌见妒,出塞琵琶,朔漠生涯,青冢黄昏,月夜归魂,一一写来,能有本诗这样委曲中见动荡,悲恨中见惊省的效果吗?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