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82.咏怀古迹其四

零下128度 诗词 282

      咏怀古迹其四①
                         杜甫
蜀主窥吴幸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②。
翠华想像空山里③,玉殿虚无野寺中④。
古庙杉松巢水鹤⑤,岁时伏腊走村翁⑥。
武候祠屋常邻近⑦,一体君臣祭祀同。
【注释】
      ①本诗咏蜀先主刘备庙。②“蜀主”二句:《三国志·蜀志》记,东吴袭杀关羽,取荆州,刘备忿而伐吴,军次峡中秭归。后兵败犹亭,由步道退军峡中鱼复,改鱼复为永安。章武三年四月崩于永安宫。窥吴,即企图伐吴。幸,天子行踪所止叫幸。永安宫在夔州西七里。③翠华:帝王仪仗中旗旌以翠鸟羽为饰叫翠华。
想像:指陈迹已去,只可想而像之。《楚辞·远游》:“思故旧以想像兮。”④玉殿:原注:殿今为卧龙寺,庙在宫东。⑤巢:动词,作巢。⑥岁时伏腊:岁时犹言年节。伏为伏祭,在夏六月;腊为腊祭,在冬十二月。语出汉杨挥《报孙会宗书》。走村翁:指村翁来祭。走,快行。⑦“武侯”句:诸葛亮封武乡侯,称武候。夔州先主庙居中,西为武候祠,东为后主庙。
【语译】
复仇伐吴,先主刘备率军宿三峡;兵败夷陵,他败归病逝即在峡中永安宫。空山迷濛濛,那翠羽的仪仗,已只能依稀想像;他神殿虚无,寂寞寥落,就在那山野荒寺中。古庙前,神树植杉松,只有水鹤来巢居;年节里,伏腊日,方有村翁偶然来走动。更有那,武候的祠庙相邻近;他们君臣一体啊,连千年的祭祀也相通。
【赏析】
      《杜臆》论本篇主旨云:“咏先主祠。而所以怀之,重其君臣之相契也。”这代表了绝大多数前代评家的意见,但我总感到其意不尽于此。特别是与后一首咏武侯祠对读,更可感到,于孔明,诗人极尽褒扬之能事;而于刘备,本诗非仅未述其功烈,却着意写其兵败夷陵,魂归白帝之失著以及身后凄凉。这不能不使人感到另有深意。如果参以杜甫《八阵图》诗“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其末句明言未能劝阻刘备兴兵伐吴是孔明最大的憾恨,则更可悟诗人于刘备此举持批评态度。组诗对先主庙荒寂的描写与对武候庙庄严的礼赞,正是这种心态的反映,而这心态的形成又是与自比于孔明的诗人不仅在肃、代两朝,而且在玄宗朝也郁郁不得志有关。对于刘备之于孔明,从三顾茅庐到白帝托孤的敬重与信任,杜甫是向往的,所以说“武候祠屋常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然而即使如此,以这两首诗对照来看,在明君贤相的关系上,他的重点是在贤相;即使是明君,一旦不纳贤相之言就会失败,遗恨千古。这是其主意所在。历代评家有三人看出了点端倪。清黄叔灿《唐诗笺注》说:“此诗似无咏怀意,然俯仰中有无限感慨。”确实“一体君臣祭祀同”中确有言外之无限感慨。近人高步瀛《唐宋诗举要》:“先主一章,特以引起武侯。”
更看出了二诗的宾主关系。说得最透彻的是清何焊《义门读书记》:“先主失计,莫过窥吴,丧败涂地,崩难随之;汉室不可复兴,遂以蜀主终矣。所赖托孤诸葛,心神不二,犹得支数十年祚耳。此篇叙中有断言,婉而辨,非公不能。”这就是“一体君臣祭祀同”中的无限感慨。
      解诗不可断章取义。只看“一体君臣”句,便会如多数评家那样以为本诗只是写君臣相契;而玩索全篇,就会感到何义门确实有见。首联以先主出师、崩狙同在峡中对起,突出伐吴事件的悲剧性,“亦在”二字下得尤有深意。二、三联极写先主身后凄凉:其中颔联上下句及句内各成对照,翠华、玉殿何等辉煌,但只今唯在“空山”、“野寺”中,这又怎能不使人由“想像”而感到“虚无”呢?颈联上下句映衬,“古庙杉松巢水鹤”是说有鸟无人;“岁时伏腊走村翁”似谓有人,但只是时节祭祀之时,而且只是老翁,无有青壮,则此有人更显得先主庙常年为多数人遗忘。人称仁德之主的刘备何以会落得如此“寂寞身后事”呢,当然是由于首联所说的不纳贤相之言的失著。所可怀念者,他毕竟始有三顾,终有托孤,于是诗人感慨唏嘘:“武候祠屋常临近,一体君臣祭祀同”……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