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83.咏怀古迹其五

零下128度 诗词 216

       咏怀古迹其五①
                          杜甫
诸葛大名垂宇宙②,宗臣遗像肃清高③。
三分割据纡筹策④,万古云霄一羽毛⑤。
伯仲之间见伊吕⑥,指挥若定失萧曹⑦。
运移汉祚终难复⑧,志决身歼军务劳⑨。
【注释】
     ①本诗咏诸葛亮武侯祠。参上诗注⑦。②宇宙:即世界。前屡见。③宗臣:为世所宗尚之重臣,《汉书·萧何曹参传》:“唯何、参擅功名,位冠群臣,声施后代,为一代之宗臣。”《三国志·蜀志·武候传》张俨注:“一国之宗臣,霸王之贤佐。”肃:敬肃。④“三分”句:诸葛亮《隆中对》已料定汉末割据之势,经多年经营,终成魏、蜀、吴三分天下之局面。《出师表》:“今三分天下”,三分语本此。,屈。筹策,竹制算码。语出《老子》。《史记·高帝纪》”“夫运筹帷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⑤“万古”句:《梁书·刘遵传》:“此亦威风-羽,足以验其五德。”此用其语。杨伦注解本句云:“言武候才品之高,如云霄鸾凤。世徒以三分功业相矜,不知屈处偏隅,其胸中蕴抱百未一展,万古而下,所及见者,特云霄之一羽毛耳。”⑥伯仲:原意兄弟,引申为不相上下。伊吕:商相伊尹,周相吕尚(姜子牙),均古代名相。⑦指挥若定:《汉书·陈平传》:“诚能去两短,集两长,天下指挥即定矣。”指挥言轻易,一指一挥之间。失萧曹:使萧何、曹参失色。萧、曹均助刘邦定天下之宗臣。参注③。⑧祚:原意福泽,引申为帝位。⑨“志决”句:即《出师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意。
【语译】
     诸葛的大名啊,传遍万代,上下四方;重臣的遗像啊,骨清格高,使人仰望。你苦心筹划啊,促成了天下三分的大局;这仅是后人所见啊,云霄中威凤的一片翎毛。您自比伊尹吕尚,德才本已相上下;你一指一挥,安定天下,使萧何曹参失色比不上。莫奈何,天命移易啊汉运将尽难挽回;您志不可夺啊,劳心军务,死而后已最可伤!
【赏析】
     前录其四“先主庙”诗末联“武候祠屋常临近,一体君臣祭祀同”引起本诗,实以刘备军败托孤之凄凉,映衬本诗所写孔明支撑危局的苦心壮志。《唐诗贯珠》谓本诗全用颂体,其实倒不如说巧用论体。其前六句领赞孔明功德,实为尾联二句发论作伏笔。试析之:
     首联写谒庙,以极平大之言抒极崇敬之情,功德双起:上句言武候功烈垂世,下句赞孔明德行清高。这是一诗纲领。颔联一反前人以功定三分论孔明事业之陈说,而谓三分天下虽全赖孔明筹策,但就其全人而言,不过是威凤一羽。隋王通《文中子》谓“诸葛武候不死,礼乐其有兴乎!”这是一种传统观念,古人以为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相对于文治而言,武功是次要的。颔联以“万古”妙对“三分”正足以见三分事虽成而复败,在孔明的才德而言,是不足道的。颈联紧接着以两对古人相比,以为其才德足可方驾商周的贤相伊尹、吕尚,而非汉相萧何、曹参可比。“萧曹”回扣“宗臣”,因语出《汉书·萧何曹参传》(见注③)。这一联又是一种传统观念,古人以为三代的政治方是理想政治,而秦汉以降已是等而下之了。对孔明作了如此无以复加的品评以后,自然就得出尾联之结论,蜀汉之败不在孔明才德不济,而是天命所致,而其“志决身歼军务劳”的精神,正足见其才德之清高,这样便以哀悼呼应开首的瞻谒,结束全篇;并与上诗“一体君臣”相呼应。
本诗堂庞宽大,笔力苍劲,作为组诗的末篇,有断制,有骨力,还是压得住阵脚的。但就诗论诗,不能认为是上乘之作。即以议论而言,也沿袭前古观念,评价孔明也只一味颂赞,难称精当。更何况纯用议论毕竞不是诗歌的当行本色。其语言如“志决身歼军务劳”等也不免钝拙,明人胡元瑞、许学夷等评家已经指出,是不必为贤者讳的。至于不少评家赞其“议论最高”、“识高笔老”、“横绝古今”,恐怕不能不视作为诗圣盛名所摄的迂阔之论。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