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84.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

零下128度 诗词 214

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
                       刘长卿
生涯岂料承优诏②,世事空知学醉歌③。
江上月明胡雁过,淮南木落楚山多④。
寄身且喜沧洲近⑤,顾影无如白发何⑥。
今日龙钟人共老⑦,愧君犹遣慎风波⑧。
【注释】
      ①德宗建中三年(七八二),李希烈叛军占据随州(今安徽随县),刘长卿正为随州刺史,失州而流落江州(今江西九江),后应辟入淮南节度使幕。行前先有五律《江州留别薛六柳八二员外》,故本诗题作“重别”。薛六、柳八,名不详,六、八均是排行。员外,员外郎,唐尚书台六部均设有员外郎,从六品上。②优诏:恩泽有加的诏令。③“世事”句:言一生多故。长卿至德中贬南巴尉,大历末贬睦州司马,这次又遭兵乱。④“江上”二句:言将由江州向淮南,并点明时当秋令。⑤沧洲近:淮南节度使府在扬州,近海口,故言沧洲近。沧洲,濒水之地。⑥顾影:此指自看镜中影像。无如:无奈。白发多:言已年老。长卿开元中登第,至建中末估计已五六十岁。至贞元六年(七九O)卒。⑦龙钟:此指老态。王维《夏日过青龙寺谒操禅师》:“龙钟一老翁。”⑧遣:使,这里是叮咛之意。慎风波:是薛、柳临别叮咛语。
【语译】
      生涯多故,怎承想,还能奉诏遇恩泽;世事反复,空学得,把杯狂饮且醉歌。见江天月明,胡雁南飞过;想淮南木落,更显楚山多。寄身淮幕,且喜濒临沧洲近;看影明镜,又怎奈白发日多。今日里我辈老态已龙钟;深深愧,累君叮咛:小心一路有风波。
【赏析】
      失州入幕,年岁已垂垂老矣;虽然寄身有地,但心情不能不是感伤多于慰藉。本诗即写这种格触之情。
      诗以反问起,表示了绝处逢生的一时欣慰,但次句即用反跌法总写一生失落,“醉歌”上映“优诏”,“空知”相对“岂料”,使这“世事”、“生涯”,包含了无尽复杂的意味,一时的欣慰便笼上了深重的感伤色调。颔联承“醉歌”之怅惆写景:“江上”、“淮南”分指江州、扬州,所写一实一虚,见此地江天月明,胡雁南飞,思将往之地,木落纷纷,楚山显露。“楚山多”三字最为传神,木落山秃而见多,已非复春夏之葱葱郁郁,而已经一片萧瑟零落。颈联的感喟即由此种氛围中生发。“寄身且喜沧洲近”,努力想从萧瑟感中振起,但下句“顾影无如白发多”又跌落到感伤中。这一联的脉理很细腻,寄身沧洲,自然是从上联将往淮南引起的悬想,而“沧洲近”,就离自己北国的家乡更远了,其意又隐隐上应颔联上句的“胡雁过”。“沧洲近”又有悬想此后得遂闲适初志之意,但忽见明镜里,白发已多多,“白发”又隐隐与颔联下句萧瑟的“楚山多”在意象上相呼应。生涯如同一年将尽的深秋,遥远的故乡更回归无日,因此这“喜”只能是“且”喜,而白发缘愁长,却是“无如”其“何”的严酷的现实。这样便由“白发”更生尾联之叹:“今日龙钟人共老,愧君犹遣慎风波。”在关合诗题“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的同时,以“慎风波”暗暗反挑首联的“生涯”、“世事”之叹。按高伸武《中兴闲气集》评刘长卿“有吏干,刚而犯上,两遭迁谪,皆自取之”。可见其性格颇不合时宜,因此“慎风波”是双关语,表面说慎路途风波,其实暗含人生多风波之意。这又怎能不使诗人感到,一时的“优诏”更显得生涯的蹉跎,世事的空茫,而唯有醉歌可消呢!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