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90.晚次鄂州

零下128度 诗词 128

               晚次鄂州
                            卢纶
云开远见汉阳城②,犹是孤帆一日程③。
估客昼眠知浪静④,舟人夜语觉潮生。
三湘愁鬓逢秋色⑤,万里归心对月明。
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鼓鼙声⑥?
【注释】
     ①鄂州:今湖北武昌市。②汉阳:在汉水北岸、鄂州之西。③一日程:据《元和郡县志》,鄂州至汉阳水路七里,唯“激浪崎岖,实舟人之所艰也”。故称“一日程”。④估客:商贾。⑤三湘:沉湘、蒸湘、潇湘的合称。此泛指湘江流域,洞庭湖南北地区。愁鬓:鬓边灰白,嗟老之说,不要泥看。⑥鼓鼙:鼙为小鼓。鼓鼙为军中号令所用。
【语译】
云阴渐开,远望已见汉阳城;我还是孤帆一片,计约一日水程。商人皆昼眠,可知风平浪已静;船夫正夜谈,安谧方觉潮渐生。三湘羁旅鬓渐灰,又正逢秋来伤心色;万里漂游今北归,乡心仰对秋月明。旧时生业,战火毁尽,更那堪,江上传来,军中鼓鼙声。
【赏析】
     《全唐诗》卷二七九本诗题下注:“至德中作”。注家多据此注谓诗乃卢纶避安史之乱,由京师往鄱阳途中作。今按,题下注未可信,明铜活字本《唐人五十家小集》即无此注。玩诗意,当为大历初由鄱阳返京途中所作。
       题曰晚次鄂州,首联云:“云开远见汉阳城,犹是孤帆一日程。”汉阳乃沔州州治,在鄂州之西八里。若由京师向鄱阳,应先至汉阳,更抵鄂州。今诗言由鄂州远望汉阳,则应为由鄱阳返京师。明此则下文“万里归心对月明”云云方得确解:卢纶是河中蒲人,幼时居京师,今返京,故曰“归心”。此说复可于卢纶自叙性长诗《纶与吉侍郎中孚司空郎中曙……兼寄夏侯侍御审侯仓曹钊》中取证。该诗自叙于安逆破洛之年(至德元年)去京奔鄱。于鄱学成,多历年所。至乱平时返长安应春官试。《新唐书·卢纶传》:“大历初,数举进士不人第。”本诗当作于是时。
     诗写乱离之事,愁苦之情,而二联景语偏作清静简净之笔。轻浪夜语中神思回旋,渐次盈满向左旋转后半之浩叹,倍见深沉,深得疏密张弛之理。其机杼略同于刘长卿《别严士元》:“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大历诗人以工细清秀称,前人每讥其孱弱,然此等诗实寓清深于工细,与盛唐诗之浑成,异曲同工。因可知工细本身并不为病,以工细等同于孱弱,恐非笃论。

鼙,读音:
[pí]:击乐器。古时军队中用的小鼓。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