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91.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

零下128度 诗词 232

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①
                         柳宗元
城上高楼接大荒②,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③,密雨斜侵薜荔墙④。
岭树重遮千里目⑤,江流曲似九回肠⑥。
共来百越文身地⑦,犹自音书滞一乡。
【注释】
     ①元和十年(八一五)夏,宗元初任柳州刺史时寄赠漳州刺史韩泰、汀州刺史韩晔、封州刺史陈谏、连州刺史刘禹锡作。四者与柳均为王叔文集团要员,水贞革新失败,同谪南方为司马。至本年奉诏人京。时执政大臣有拟启用之者,但阻挠势力太大,仍发远州为刺史。②高楼:古城墙上有望楼。③飐(zhǎn):吹动。笑蓉水:长有荷花的水面。④薜荔墙:蔓生香草的墙面。⑤岭:五岭。重:重重,读平声。⑥江:柳州城因柳江为名。九回肠:愁思狮结。司马迁《报任安书》:“肠一日而九回。”⑦百越文身地:百越是南方少数民族统称,百是多数。柳、漳、汀、封、连五州在今广西、福建、广东,均古百越之地。越俗文身,《庄子·逍遥游》:“越人断发文身。”《淮南子·原道训》:“九疑(苍梧山)之南,陆事少而水事众,于是民人被发文身,以象鳞虫。”高诱注:“文身,刻画其体,风默(纳墨)其中,为蛟龙之状,以人水,蛇龙不害也。”
【语译】
     城头望楼高高,连接着旷野莽苍;海天一片茫茫,正同我愁思深长。飘风惊起,吹乱了水面艳艳的荷花;密雨骤急,斜打着薜荔蔓生的围墙。岭头树千重,遮阻了远望千里目;江流盘山曲,正如我九折曲回肠。诸君啊,我们同贬百越断发文身地;更那堪,山川阻隔书难通,天外滞留各一乡。
【赏析】
     远放柳州刺史,对宗元来说,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结束。如果说永贞革新失败南贬永州司马时,还多少怀有东山再起的希望,那么奉诏入京,希望一度闪现后,仍只是蛮荒为守,虽然职位升了,但地方更远,这就表示他们再也回不到中枢政要去了。本诗不同于一般贬官登楼之作常为望乡,而是不避罪官互通消息之嫌以寄同贬的四位友人,这本身便说明了别有怀抱。然而一切都是不便明言的——他们实际上仍处于朝廷的严密监督之中一于是深曲的近于绝望的愤懑,一寄于南荒奇异的景物之中,开出了唐诗史上的新篇章。
     大荒拥托着边城,边城拥托着城楼,城楼高处有一人,他的目光越过了荒原,他的思神更与海天相通,茫茫荡荡;满天漫海,似乎都充盈着他的愁思。从陈子昂《登幽州台歌》高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以来,杜甫有“城尖径仄旌旆愁,独立缥缈之飞楼”的名句,本诗的发端,正上继陈、杜,刻画了又一个在广大的时空中沉思着百代才士命运的抒情主人公形象。颔联于茫茫愁思中忽起波澜:惊风飚起、密雨骤降,芙蓉水、薜荔墙,缀以“乱飐”、“斜侵”两个动词词组,使南国景象于犷野中透现出凄美,似乎可感到诗人胸中起伏的烦愁与悲慨,使得这位高标独立的抒情主人公更加强了悲剧色彩。前二联切题“登柳州城楼”,颈联人题“寄四州刺史”:风雨中,诗人举目遥望,五岭叠峰重岫,青青苍苍,层层阻隔了千里望友的视线,所可见者只是崇岭中曲曲折折的江流,它似乎活画出诗人回环不解的愁肠。历来以愁肠比江流,而这里反言江流恰似愁肠,可见南荒山水重重抑抑的意态与诗人同样重重抑抑的心态已叠合为一,于是他不禁长叹:远放边州,尚幸五人同来,可为何穷荒更将音书遮断,各自僻处一隅,不仅不可即,甚至不可望呢?永贞革新的同志,今日落到了如此悲惨的下场,这便是诗人与海天相混的茫茫愁思的底因。

飐,读音:
[zhǎn]:风吹物使颤动。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