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93.遣悲怀三首

零下128度 诗词 293

遣悲怀①三首
                          元稹
                           其一
谢公最小偏怜女②,自嫁黔娄百事乖③。
顾我无衣搜荩箧④,泥他沽酒拔金钗⑤。
野蔬充膳甘长藿⑥,落叶添薪仰古槐⑦。
今日俸钱过十万⑧,与君营奠复营斋⑨。
                        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⑩,针线犹存未忍开⑪。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⑫。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⑬。
                        其三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⑭?
邓攸无子寻知命⑮,潘岳悼亡犹费辞⑯。
同穴窅冥何所望⑰,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⑱,报答平生未展眉⑲。

【注释】
    ①这是元稹悲悼其亡妻韦从的组诗。遣,排遣。韦丛字茂之,太子少保韦夏卿之幼女,元和四年(八○
九)卒,年仅二十七。从诗中自写年龄句看当是长庆二年(八二二)。他四十三岁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至五
十岁前追悼所作。②“谢公”句:东晋宰相谢安,最喜爱其侄女谢道韫。此比韦夏卿与韦丛。参注⑧。
③黔娄:春秋齐国贫士。元稹出身寒微。乖:不顺利。韦丛嫁元稹时,稹为校书郎,后迁左拾遗,因直谏失官。
后又为河南尉。官品均低下。所以说百事乖。④顾:见。搜:搜寻。荩箧:草制衣箱。荩是草名。⑤泥:即口
语“软缠”之意。金钗:妇女头饰。⑥甘长藿:以长藿为甘美。藿,豆叶,豆科植物有很长的丝蔓。
⑦薪:柴草。仰:仰仗。⑧俸钱过十万:韦丛去世时稹官居监察御史,月俸三万。当时
六部尚书以上月俸过十万。知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作。⑨营奠:操办祭奠。斋:延请僧道超度亡灵。
⑩旧俗死者衣服要施舍给他人。⑪针线:这里指针线盒。古时缝纫称女红,富家女也要习作以修养女德。⑫送钱
财:焚送纸锭。、⑬贫贱夫妻:有二重意,一是实指原先贫贱,见第一首;二即:“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
不下堂。”⑭百年:《庄子》说人生上寿百年,百年指身死。⑮邓攸:字伯道,西晋人,战乱中因救侄儿而舍
弃亲子,后来终身无子嗣。时论“天道无知,使伯道无儿”。寻知命:快到五十岁了。《论说·为政》“五十而
知天命”。韦丛未生子。她死时元稹三十余岁,不得言“知命”,可知是十数年后追忆而作。又稹五十岁时后妻
裴氏生一子,则当作于五十岁前。⑯潘岳:西晋诗人,曾作《悼亡诗》三首,唐人用为典实。费辞:意谓悼
亡不能重起死者,于事无补。⑰同穴:《诗经·王风·大车》:“谷(生)则异室,死则同穴。”⑱长开眼:无妻曰
鳏,字从鱼,鱼目不闭,所以说长开眼。此时稹已复娶,用典以示悼念之深,不必泥看。⑲未展眉:指亡妻生
前常愁。
【语译】
    你好似谢安最爱的小女儿,嫁与我一介贫士,百事从此不顺遂。你看我身上衣服单,就搜寻草箱来典卖;一旦我杯中无酒浆,就缠你拔取金钗去抵换。野菜充膳,有了豆叶便算甘美;落叶作柴,还多亏屋前尚有古槐。今日里我为官薪俸过十万,方能够,为你的芳魂,设奠又开斋。
    当初闺房戏言身后事,谁知啊,今朝都到眼前来。你留下的衣裳施舍已将尽,只留着那针线匣儿至今不忍开。惦恋着旧情,转将你的婢仆惜爱;也曾经因你入梦,焚烧纸锭送钱财。我知道这样的怅恨人人有,却怎及,贫贱夫妻,惺惺相惜,百事更可哀。
    闲来独坐,为你悲伤也自悲,人生百年归一死,所别只是先后不同时。我命中无子,行年五十似邓攸;为你悼亡,又同了潘岳,到头只是空费辞。生同室,死同穴,今生的期约已空虚;来生会,重结缘,虚妄的誓约更难盼。我只能,终夜不眠,似同鱼目长开眼;报答你,平生长蹙,紧锁未展眉。
【赏析】
    这是组悼亡诗。悼亡有特定含义,限于悼念亡妻。对他人的悼念不能叫“悼亡”。这组诗被
誉为千古悼亡之冠,元诗出,岳《悼亡》三首相形失色。悲怀须排遣,一遣不得而须二遣、三遣之,可见实在
不可驱遣,组诗的魅力正在于此。诗以穷通与存亡两线交织,随情所之,摭取印象最深刻的回忆与最刺心的断
想成诗。看似略不经营,却多处形成断肠销魂、对照强烈的警句,不仅表现了生者的深哀极痛,而且塑造了死
者的贤淑形象,故语虽平易,却荡人心魄。三诗似断实续,
“悲君”而又自“悲”。
    第一首着重回忆婚后贫苦生活中,夫妻和爱与韦从贤淑,有三重对比。“谢公”之比极言韦从门第之高;谢道韫
是有名的才女,又暗示韦丛才行之佳;“最小”而兼“偏怜”,更说她娇宠之甚。这样一位名门闺秀,本应嫁与门
当户对的贵公子,却下嫁了自己一介贫士,而这贫士更命途多舛,屡遭贬斥。首联提纲挈领,以多重叠加作第
一层对比,写出韦丛下嫁后生活环境的急剧变化,是立意的出发点。然而“百事乖”的贫困,却丝毫未能移易她
温娴的品性。颔、颈两联,掇取了四个生活片断,两两为对。颈联笔分两面,是诗人两个最深刻的印象:开箧、
拔钗,含典当之意,足见穷窘之极,在这种境况下,“顾我”是韦丛主动的无言关心,“泥她”是诗人与家计不相
应的要求,四字领起二句,既见出韦丛在穷困之中无微不至的关切,更在对流之中表现出虽穷而琴瑟和谐的柔
情。颔联顺势而进一步回忆常口生计,用互文法。正由于韦丛的温娴,常日虽然柴米不周,“仰”仗着野菜豆藿
、古槐落叶来“添”补,但一个“甘”字却与“仰”字互文相对,把艰辛化作了快乐。“甘”贫是中间两联的主旨,
与首联高门少女下嫁贫士,又形成第二层强烈对照,从而使韦丛的形象如浮雕般地凸现出来,并散发着内在的
幽兰般的气韵。过往的印象是如此深刻难忘,诗人不禁悲从中来:亡妻生前贫困而死后自己却反显达,可以报
答她一片柔情时,偏偏她已匆匆而去,造化弄人,形成了第三层强烈的对比,使诗人的感情剧烈震动。诗也就
由回忆去者而突然跌入了今日祭奠,然而莫品再丰隆,经忏再多念,又于去者何补,又何能消去存者的深哀极
痛呢?至此,也就自然转入了第二首:对生者不能忘情,无可驱进的悲痛的抒写。
    贫苦的生活中也时而有温情的小插曲。恩爱越深,越是不愿死别生离。虽说是少年夫妻,也不免会讲到如果一
方死后,将如何如何,在当时,这些戏言,将太过遥远的死神的暗影,化作了闺房之中的柔情蜜意。谁知戏言
竟成为谶语,待到死神真的排因而入,今日便得以加倍的苦楚将这不祥的戏笑偿还。第二首起笔就在深重的痛
苦与悔恨之中写了围房生活的这一回忆。“都到”是一总来到之意,平易的语言中表现出突然浮起的回忆恰似重
锤一般敲击诗人心头的感受,而“眼前来”更于切实的回忆中透现出一种近乎虚空的惆怅。于是“眼前”的一切都
成了催人泪下的资料。亡妻的衣裳虽已施舍殆尽,又何能稍怀想的悲哀;看到遗存的针线盒,却再无勇气把它
打开,或许是深怕重勾起那一去不复的温爱。这一联又掇取两种遗物,写了两种似反常而又正常的心理。下句
的留盒本为存念,却“未忍开”看,也就逆摄上句的施衣将尽,可知虽尽,也不能去哀思于万一。这二句于回互
的对法中,更见出百折千回的愁肠。这驱遣不去的愁思,诗人又试图将它化解。他爱屋及乌格外看顾亡妻原来
的婢仆,以稍慰地下的亡灵;他感于梦中的暂见,又多多焚化金银纸锭,为九泉下的爱妻铺排,这一切他自己
也明白,不过如同梦境般虚幻,然而他仍然认认真真地去办,因为这些在他人当然也会有,然而对自己这样贫
贱中同舟共济的夫妇来说,桩桩般般,都显得无可言说地悲哀。“贫贱夫妻百事哀”呼应第一首的甘贫,又收缩
前二首的“悲君”,由“昔日”进人眼前,在深长的喟叹之中,引起了第三首的由“眼前”到将来。
    “闲坐悲君亦自悲”,上接“贫贱夫妻”,从上二首的“悲君”之逝转为自悲今后生涯,并俯仰去重点和备注百年
长恨。诗人说人生不过百年,你先行了一步,我恐怕也将随之而来;因为自己年几半百,却仍像邓伯道一般膝
下无儿,天道无知,生亦无所可留恋。想到这一层,那么今天我还像潘岳一般写下这悼亡之词,又岂非是徒费
笔墨而已!余生既已无趣,而来生又将如何呢?死后无知,恐怕当时“死则同穴”的愿言既属虚安;而他生再结
良缘的祝祷,更难以指望会真正实现。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将常夜不闭的悲眼,来报答你终身不展的愁眉而已。
最后一首由哀余生、疑来生再归到百年长恨。哀思不尽,百折千回,既以“报答平生未展眉”照应第一首开头高
门闺秀之甘贫,更在无尽的渺冥中为全组作结,引动了千百年来人们的无限同情。
    有人对元稹提出责难,说他的悼亡诗言不由衷,他并未真像不闭眼的鳏鱼一样。丧偶不久,纳妾安氏,后来又
续娶裴氏为正室。当然还有少年时与崔莺莺的一段艳事,引出了后世林林总总的《西厢记》弹词戏文。这种看
法求之过苛,尤其未注意到这组诗其实作于晚年近五十岁时,此时他已位居显要,在这种境况下,想起贫贱之
时的发妻以悼念之,其悲痛的真实性无可怀疑。   稍后李肇《国史补》指出当时人们“学艳冶于元稹”,为“元和
体”的一种表现。“悼亡”虽无艳丽之词,但其人骨相思,应归入情诗之属,开晚唐以后一代风气。元稹的情诗
确实写得极好,你一定知道“曾经沧海”这个成语吧,它也出于元稹笔下,据考证这也是悼念韦从所作。全诗
如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从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荩箧,读音:
[jìn qiè]:用荩草编织的箱子。

舛,读音:
[chuǎn]:1.差错。 2.违背。 3.不顺遂;不幸。

谶,读音:
[chèn]:迷信的人指将来要应验的预言、预兆。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我的小店
我的小店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