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21.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

Mr.PLB 分类:诗词

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①
                   岑参
塔势如涌出②,孤高耸天宫。
登临出世界③,蹬道盘虚空④。
突兀压神州⑤,峥嵘如鬼工⑥。
四角碍白日⑦,七层摩苍穹。
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⑧。
连山若波涛,奔凑似朝东⑨。
青槐夹驰道⑩,宫观何玲珑⑪。
秋色从西来⑫,苍然满关中⑬。
五陵北原上⑭,万古青濛濛⑮。
净理了可悟⑯,胜因夙所宗⑰。
誓将挂冠去⑱,觉道资无穷⑲。
【注释】
     ①天宝十一载(七五二)秋作。高适,与岑参并称“高岑”,参作者小传。薛据,河东宝鼎人,开元十九年
(七三一)进土及第,官终水部郎中。慈恩寺,长安南郊名胜,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六四八)太子李治迫祭母
亲,在隋无漏寺故址上建此寺,因名慈恩寺。 浮图,佛塔。慈恩寺佛塔在寺西院,名大雁塔。高宗李治永徽
三年(六五二)由唐僧玄奘所建,本五层。武则天时增为十层,后经兵火,存七层。至今仍为名胜。②涌
出:形容塔拔地而起的气势。《妙法莲花经·见宝塔品》:“尔时佛前有七宝塔……从地涌出。” ③出世界:
高出人世间。世界,佛教语,世指时间,界指空间。 ④蹬道:塔内的梯级。 虚空:天空。这一句与上句
倒装。说循梯级登塔。 ⑤)突兀:突起高耸。指高塔。压:镇。 神州:《史记·邹衍传》:“中国名日赤县
神州。” ⑥峥嵘:怪奇高耸的山,这里指塔。 如鬼工:如鬼斧神工凿成。⑦四角:塔层四出的檐角,
碍:遮蔽。 ⑧七层:参注①。 苍穹:天空。苍,青色,穹,穹窿,中高四周低如圆盖状。古人认为天圆地
方。苍言天之色,穹言天之形。⑧“下窥”一句:指登塔后见鸟、风都在己下,夸张之辞。⑨“连山”二
句:化用晋木华《海赋》“波若连山”及《尚书·禹贡》“江汉朝宗于海”二语参语译。 ⑩“青槐”句:驰道,天
子驰车马所用的道路。这里指长安城内大街,南唐尉迟堡《中朝故事》记,长安城内大道两侧植槐树排列
成行。 ⑪宫观:泛指长安皇宫中的建筑。何:多么。 玲珑:小巧剔透状,是由高处俯瞰的感觉。这
句连上句由驰道收束到宫观。 ⑫秋色:秋景,即下文的“苍然”。⑬苍然:这里指青苍中泛灰白色。
然,词尾。 关中:函谷关以西,陇关以东地区。主要是今陕西省。⑭五陵北原:汉高祖长陵,汉惠帝安
陵,汉景帝阳陵,汉武帝茂陵,汉昭帝平陵都在长安附近渭水北岸,合称“五陵”。 ⑮青濛濛:青苍如烟,
暗含古往今来人事如烟之意。⑯净理:佛教清净之理,指一切本为虚妄,心要不受影响,一尘不染。
了可悟:佛语“了悟”之化用,指彻悟佛教真谛。⑰胜因:佛教语。胜读去声,优越美妙之意。因,佛教认
为事物都由因、缘偶合而起。因是本因,好比种子,缘是机遇,种子遇到机遇便发芽破土。胜因也就是妙
善的本因种子。 夙:素来。宗:崇尚。 ⑱挂冠去:辞官。《后汉史·逸民传》记,逢萌在王莽时解冠
挂东都城门而去。⑲觉道:佛语“大觉之道”的省语,指彻悟万物皆空之道。资:凭藉。
【语译】
      雁塔矗起,势同从地心涌出;它独立高危,耸向了天宫。登上高塔,仿佛超越了尘世;问
看那步步塔梯,更似乎盘旋在缥缈天空。它奇突高壮,为中国大地镇压;那俊奇的雄姿,如
同鬼斧神工。上瞻,只见四展的塔角,障蔽了白日的光芒,七层的塔身,简直要打摸到青青
的天穹。下瞰,可以指看高翔的飞鸟,更俯听得迅风在脚下啸号惊呼。东眺,连绵的群山
如波涛惊起;千山万峰奔凑在一起,如同是江汉朝宗。近南,青青的槐树行夹辅着驰道,连
接起那层层楼台宫观-塔上看来,显得这样小巧玲珑。秋色从西方扑来,苍灰的游埃弥
漫空中;北原上汉帝五陵,千年万古,墓树青漾漾。环望过六合,清净的佛理,了然可悟;那
胜妙的善根,本是我素来敬崇。我愿挂起官冠毅然离去,就像那汉人逢萌-因为觉悟了
大道,终身受用不穷。
【赏析】
      天宝十一载(七五二)秋,岑参与高适、杜甫、储光羲同登此塔。高、薛先有此作,岑、杜、储和
作。五人皆诗坛巨选,故历来传为盛事。沈德潜《唐诗别裁》评:“登慈恩塔诗,少陵下应推此作,
高达夫、储太祝皆不及也”,如从忧国之思言,此论尚可;以诗论诗,岑诗自有特色,未可以优劣论。
      诗分三层:起六句总写登塔。“四角”以下十二句从上下东南西北六合分写塔势(参"语译"),
是前六句的铺展。“净理”以下四句,由景入理,结出诗旨。
      最可注意的是中间十二句的写法。上下南北东西称六合,也就是佛教所说宇宙的“字”,在这
空间形象中又融入了时间(宙)形象,秋色西来,关中苍然,那汉家五陵“万古青檬漾”,似乎自有
天地以来,便已存在-确实,它所征象的生死荣枯的变化,不是耳古存在的吗?天地四方的
一切一切似乎都在向雁塔奔凑,拥托起那“压神州”的庄严浮屠的“出世界”相,于是人们不知不
觉地感悟到,无尽的时空中的“群动”,终于复归于佛塔所象喻的空静,唯有这空静方是至理。
至此,诗人又怎不产生辞官挂冠,向闲静中终此一生之想呢?诗有体格,而每体都有一定的体
势,登佛塔诗以佛理出之,是当行本色的正格,而杜甫同题诗舍此而寓政论,倒是偏格,我想这
也就是蘅塘退士舍杜取岑的原因所在。当然我们也不要为他的正统观念所囿,李杜诗的佳处
往往在旁逸斜出中见正大,在变化无尽中见神韵,此即不可以优劣论的原因之一。
      如果将杜甫同作诗与岑参此诗较读,会体味到在艺术风格上的同异,二作都力大语奇,但杜
诗以“思雄”胜,故力大语奇中有瘦劲排算之感;岑诗则以“神逸”胜,故力大语奇中有俊快奇秀之
致。这是不可以优劣论的又一原因。“塔势如涌出”,正可为岑参此诗乃至他的整体风格写照,奇
思逸想如同从他心地中奔涌出来。所以殷璐《河岳英灵集》又称“参诗语奇体俊,意亦造奇,可谓
逸才….宜称幽致也”。试比较“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与杜诗起句“高标跨苍穹(青天),烈风
无时休”,你是否感到岑诗孤拔超俊,杜诗悲壮老成呢?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