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22.贼退示官吏有序

Mr.PLB 分类:诗词

                 贼退示官吏①有序
                            元结
      癸卵岁②,西原贼入道州③,焚烧杀掠,几尽而去④。明年,贼又攻永破邵⑤,不犯
此州边鄙而退⑥。岂力能制敌欤⑦?盖蒙其伤怜而已⑧。诸使何为忍苦征敛⑨,故作
诗一篇以示官吏⑩。
      昔年逢太平⑪,山林二十年⑫。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⑬。井税
有常期⑭,日晏犹得眠⑮。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zhān] ⑯。今来典斯郡⑰,
山夷又纷然⑱。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是以陷邻境⑲,此州独见
全⑳。使臣将王命㉑,岂不如贼焉㉒。今彼征敛者㉓,迫之如火煎㉔。谁
能绝人命㉕,以作时世贤㉖?思欲委符节㉗,引竿自刺船㉘。将家就鱼
麦,归老江湖边㉙。
【注释】
      ①作于代宗广德二年(七六四),时元结任道州(治所在今湖南道县)刺史。贼,指被称为“西原蛮”的少
数民族入扰者。②癸卯岁:广德元年(七六三)。③人:攻入。④几尽:将尽。⑤攻永破邵:永,永
州,州治在今湖南零陵。邵,邵州,州治在今湖南邵阳。据《新唐书·南蛮传》记:广德二年,西原蛮攻道州不
能下,转攻永州,攻陷邵州,盘踞数月。 ⑥边鄙:边远地区。鄙,边邑。⑦岂:难道。欤:疑问语气词,
这里是“吗”的意思。⑧盖:发语词,承上解释原因。 蒙:承蒙。伤怜:同情。⑨诸使:朝廷下派负责
收取租税的租庸使等。 何为:为什么。 忍苦:忍心凶狠。苦,狠。⑩以:用来。⑪太平:又叫泰平,
古以天象与人事相应。泰阶三星平是天下安宁的征象,称太平。⑫这句说:为官前平居山林二十年,大抵
在玄宗开元与天宝初,所谓“开元盛世”。⑬“泉源”二句:说山居幽清,门对山水。⑭井税:据说商周前
行井田制,八家共一井,每井九百亩。中间百亩为公田,周围八百亩,户各百亩。公田由八家同耕,收获作赋
税。公田以外收获,分归各户(见《孟子·滕文公上》),井田制是否真的实行过,有争论,但作为一种理念,一
直用作“太平之世”的典实。这里借指唐代前期所实行的按户口征收定额赋税的“租庸调制”。至作诗时已被
破坏。⑮这句指社会安定治安良好。晏,晚。⑯“忽然”二句:元结于乾元二年(七五九)二月,奉朝廷之
命在唐、邓、妆、蔡等州招募义军,抗击安史叛军。上元元年(七六O),充荆南节度判官。次年,领荆南兵镇九
江。世变,即指安史之乱。戎施,军帐。旃通“毡”,⑰典斯郡:指任道州刺史。典,掌管。斯,此。郡,道
州又称江华郡。⑧山夷:古时统称西或西南少数民族为夷。⑱山夷,山居之夷,指西原蛮。 纷然:指骚乱。
⑲是以:因此所以。 陷邻境:即序所言攻永陷邵。 ⑳见全:被保全。 ㉑“使臣”句:元结本年所作《奏
免科率状》云:“臣自到州,见租庸等诸使文牒,令征前件钱物送纳。”可参见。将王命,奉皇帝之命。
㉒这句说官吏逼民,连贼都不如。焉,语气助词。㉓今彼:现在那些。 征敛者,指租庸等诸使及其爪
牙。㉔之:代词,指人比。㉕“谁能”句:反问句,表示自己不能残民邀功。绝人命,指逼死人命。
㉖以:介词,凭藉(此)。时世贤:时俗所认为的才能之士,如“征敛者”之流。语含讥讽,因贤人的根本是守
道有常不为时世所动。 ㉗思欲:想要。 委:丢弃。符节:官员的印信等朝廷颁发的示信之物。唐刺
史都加号持节。㉘ 引竿:拿起竹篱。 刺船:撑船。 ㉙将家:携带家人。就鱼麦:去过渔耕生活。
就,主动接近。
【语译】
       序:广德元年,西原蛮人攻入道州,烧杀劫掠,把城市破坏殆尽才离去。第二年贼人又
进犯永州,攻破邵州,然而却不侵犯道州边界就退去了。这难道是刺史我的能力能制服贼
人?不过是承蒙他们同情可怜罢了。然而朝廷的租庸等使又为什么这样硬心肠地征催搜
敛? (有感于此,)所以作了这首诗,用来告示官吏。
       诗:往年正逢天下太平,我山林隐居,前后二十年。泉水源头,就在我山居的庭院;洞穴
山沟,正对着我的门前。(那时候,)朝廷虽征租税,却有规定的程期;劳作一天,太阳下山
了,也就可以安眠。突然遭逢了安史之乱,世事巨变;我统领将士,军帐之中度华年。今年
我来主政道州,又逢到山中西原蛮人起骚乱。城市偏小,蛮贼竟不再来屠杀;只因为人民贫
困,既可悲叹啊又复可怜。所以邻州虽陷蛮贼手;本州侥幸,偏偏得存全。朝廷的使臣啊,
奉的都是皇上诏命,难道反不如,盗亦有道有仁心!现在那些横征暴敛的贪官污吏,逼迫人
民,如同烈火来熬煎;我又怎能,将百姓的活路生生来断绝,去博取,什么时世称道的“干吏”
与“能员”。我真想把刺史的印符仪仗全抛弃,拿起竹筒,自己撑船远走高飞-带着家眷,
捕鱼种麦自食其力-归乡隐居啊,我愿终老在那江湖边。
【赏析】
       这是一首讽谕诗。讽示官吏,苛政猛于虎,勿作盗贼也不愿为的残民以逞之事;并表示自己
绝不同流合污,去官也在所不惜的决心。
       诗可分五层,前六句述盛世隐遁之初志;次四句写乱世应命出仕辗转而刺道州,引出西原蛮
事;又四句写道州独全,赖“贼”伤怜,言外之意谓非刺史之功;又次四句写赋敛之臣残民有甚于
“贼”;末六句表明自身态度,结以决心归隐,呼应开头。全诗以述志为主线。以“贼退”为枢纽,穿
插大乱前后治乱之对比,以盛世衬乱世,以盗贼衬“时世贤”,以明志见讽示之意,其似直而曲、婉
而多讽的风格,一韵到底的韵式及素朴明炼的语言,尤得汉魏遗风。
       读本诗,先要明了三方面的背景。诗题先可玩味。“示官吏”,即晓示属下官吏,是诗的重点所
在:“贼退”是因事见意,为“示官吏”作引子。上官晓示下官,而用诗的形式,体现了元结“极帝王理乱
之道,系古人规讽之意"的诗歌思想。
       诗歌的晓示与行政的命令不同,要以情动人,寓理于情,这就是所谓讽谕诗。当时元结已上
《奏免科率状》,为民请命,免除赋税;这举动颇有抗命之嫌,一旦君王怪罪下来,丢官弃命,都有可
能。所以他以述志为讽示,有以身作则之意,感情倍见深沉。
       “贼”为何而退呢?是否如诗中所说,因城小人贫,而见伤怜呢?如果这样,那何以上年他们
“人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呢?显然“伤怜”云云,是新刺史元结的自谦之辞,《新唐书·元结
传》记,元结因保全道州,进授容管经略使,接着又“身谕蛮豪,绥定八州”,百姓为之立石颂德。可
见道州得全主要因元结德威所致。以此功业,谦以示下,使本诗更增加感人的力量。
明白了以上背景,再来读此诗就可见它语虽平易,意蕴却颇深曲
        诗人要讽示属下的是立身为官之道,并现身说法,将为政经验与出处(仕隐)原则结合起来,
而“贼退”一事是全篇的关锁。
        起笔先写出仕前“山林二十年”的隐居生活,以明志不在官,只因变乱突起,责无旁贷,方应命
而出以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其意直透末节归老江湖之想,隐含自己上疏奏免民赋,即使得罪,也
在所不惜,反能得全初志之意。这样就立起了本诗的总纲:士君子出处之际应以内德不亏、为民
为国作宗旨。
        如何才能为国为民呢?首节述隐居中“井税有常期”一句,为下文伏笔:制民恒产,轻徭薄赋,
是儒家的一贯思想,这句其实是说,自己能安享太平二十年,正因当时租赋正常,人民得便;其意
又下透“使臣将王命”等四句,前后之间更不言一己功业,而以“蛮贼”犹能哀民为枢纽接续,形成
对照,言外之意是,今之征敛者如此行径,既不合前王先贤仁政之道,更连盗贼也不如。对于“使
臣",因其为王命所遣,诗人婉转地以“岂不如贼焉”反问,说他当不致如此吧,留下余地;而对于地
方官之横征暴敛,诗人大声疾呼,为什么对人民“迫之如火煎”,凶横甚于盗贼呢?
       以上立身与为政两层意思交融而下,用“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二句绾合,表明赋敛之臣,
虽为上司赏识,然而于已则有亏立身之道,于国则有亏为政之方,“时世贤”,必将为前贤所不齿,
这样结末的归隐,就比开头的隐居意思更深了一层。以此讽示属下,既正气浩荡,又婉委善入,相
信比一纸公文有效得多。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