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35.长干行

Mr.PLB 分类:诗词

                长干行①
                   李 白
妾发初覆额②,折花门前剧③。
郎骑竹马来④,绕床弄青梅⑤。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⑥。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⑦。
低头向暗壁⑧,千唤不一回⑨。
十五始展眉⑩,愿同尘与灰⑪。
常存抱柱信⑫,岂上望夫台⑬。
十六君远行,翟塘滟滪堆⑭。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⑮。
门前迟行迹⑯,一一生绿苔⑰。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⑱,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⑲,坐愁红颜老⑳。
早晚下三巴㉑,预将书报家㉒。
相迎不道远㉓,直至长风沙㉔。
【注释】
      ①长干行:乐府《杂曲歌辞》旧题。长干是地名,在今江苏南京秦淮河之南,为一狭长山冈,更民杂居,号
长干里。行,诗体名,“步骤驰骋,疏而不滞者日行”(《文体明辨》)。《长干行》原为民歌,今存古辞一首。文人
仿作,多半是情歌。李白原作二首,这是第一首。②妾:古代妇女谦称,意谓自居于侍妾地位。 初覆额:
古时女子十五步始挽发加簪。幼时不束发。初覆额,头发刚掩住前额,似今之前刘海。 ③剧:游戏。
④竹马:以竹竿当马,童戏。《后汉书·郭假传》:“有儿童数百,各骑竹马,于道次迎接。” ⑤)床:指井床,即
井边围栏,说指井上支辘轳的支架。床有支架之义,如笔床。弄:玩。 ⑥无嫌猜:情感融洽,天真无
忌。⑦开:展。 ⑧向暗壁:向墙角暗处坐着。 ⑨回:回头。⑩展眉:眉头舒展,自在地笑。应上
“未尝开”。⑪“愿同”句:即同生共死之意。 ⑫抱柱信:传说尾生与一女子相约在蓝桥相会,女子未至,
大水忽来,尾生守约不去,抱桥柱淹死。见《庄子·盗距篇》。这里用以表示常存互信,长相断守的愿望。
⑬“岂上”句:传说一女子思念离家已久的丈夫,天天上山候望,久之化为一石,仍作望夫状。后人称此石为
“望夫石”,此山为“望夫台”。这句说,从未想到会有分离相望的一天,引起下文。⑭"瞿塘”句:指丈夫入
蜀经商之路。瞿塘峡为三峡之一,又称明月峡,在今重庆奉节。 滟滪堆:瞿塘峡口的险滩,参下注。
⑮“五月”二句:承上设想丈夫行旅险苦。不可触,《太平寰宁记》载:“滟滪堆,周回二十丈,在(夔)州西南二
百步蜀江中心瞿塘峡口.. ….水涨,没数十丈。其状如马,舟人不敢进. ...曰:"滟滪大如襆[fú],瞿塘不
可触;滟滪大如马,瞿塘不可下。” 猿声,《水经注·江水》载,三峡两岸群峰相连七百里,遮天蔽日,山上“常
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因猿声居高
临下而凄厉,故曰“天上哀”。⑯迟行迹:望丈夫去时的行迹而等待。迟,待。⑰生绿苔:因去时已久,行
踪处长出青苔。⑱蝴蝶黄:1旧说秋八月蝴蝶多黄色。 ⑲此:指上述双蝶等景象。⑳坐:因而。
㉑早晚:犹今语“多早晚”。 下三巴:由三巴顺流东下。三巴为巴郡、巴东、巴西的合称。相当于今四川东
部地区。㉒书:信。㉓不道远:不论多远。㉔长风沙:又名长风夹。在今安徽安庆东五十里江边。
宋陆游《入蜀记》卷三载,从长干里到长风沙有七百里。长风沙又极湍险。此极言迎夫不辞遥远险苦。
【语译】
      想当年,我乌发刚刚盖前额,折朵花儿,在门前戏要。郎君你骑根竹竿当马来,绕着井
床,你追我赶抛掷青梅。我们从小同居在长干里,两情相融,小小心儿没有一丝儿疑猜。十
四岁上,我做了郎君妻,羞红了脸儿,不敢轻易笑颜开。低头垂颈,我默默无语对着暗壁坐。
你干呼万唤啊,我也不把头来回。十五岁上方始笑展眉,信誓且旦啊,愿共郎君化作尘与
灰。你如同蓝桥会上那位抱柱守信的古尾生,我又怎存想,将会登上盼归化石的望夫台。
十六岁上,郎君远行去;穿过了翟塘峡口,又接上乱石堆砌的滟滪堆。五月里大水涨满,暗
礁不可触;遥想你啊,似听得峡猿悲啼,声声连天哀。我在门前盼夫归,你去时的足迹啊,一
一已经生青苔。青苔渐盛,深深扫不去,更哪堪,落叶纷纷,今年秋天来得分外的早。八月
里,蝴蝶儿双翅已变黄;双飞双落,还是绕着西园的草。此情此景,怎不引得妾心伤,相思情
苦啊,催得青春红颜色变老。何时你从三巴东下沿着长江还,千万早些儿,写封书信先寄回
家。我迎夫君不怕路途远,一直赶到七百里外长风沙。
【赏析】
      读过汉乐府《孔雀东南飞》的人,一定会马上悟到,本诗的句式“十四”、“十五”、“十六",取于
古诗;然而你再细细涵咏,又会味到,这诗的韵味与古诗不一。古诗写恋情虽婉委动人,却朴茂深
永,本诗则旖旎细致,楚楚可念;古诗以叙事为主,夹以抒情,描写细密,本诗却以抒情带叙事,笔
法疏朗。这是因为古诗是以叙事为主的汉乐府,虽经六朝人修饰,但古朴犹存;《长干行》是后起
于江南的六朝乐府诗,风格以清丽胜,形式以抒情为主。李白援汉乐府句法入六朝乐府,并以他
消新的气质调和而融为一体,是诗史上一首复古通变的杰构。从《长干行》今存诗篇看,六朝以来
都为四句的短篇或联章组诗,李白则衍为长篇,这也是复古通变在诗体形式上的创新。
      《唐宋诗醇》评曰:“儿女子情事,直从胸臆中流出,萦回曲折,一往情深。”按从诵读的感觉体
味,本诗确如此;但细味之,却会发现极具匠心。
      诗以女主人公的自白来抒写,以回忆为主:“常存抱柱信”二句是关锁。之前回忆青梅竹马的
童年时期到“为君妇”的感情萌生、发展、结果之过程。以下至结末写丈夫经商入蜀后的思念与企
盼。这二句的笔法跳脱,借“尾生抱柱”与“望夫台”两个民间传说,上句为回忆作结,下句为思夫
启端,而“常存”、“岂上”两个词组又将二层意思勾连为一个整体,并自然地由乐入悲,形成强烈对
比。是转接的范例。
      心理描写的细腻是全诗的又一特色,但是前后两半的表现手法却绝不相同。上半部分全用
白描。古人称赋法,如“低头向暗壁,干唤不一回”,写新妇形态以见其心理,细致入微,非深于体
察者不能为。下半部分多用兴法。写担心丈夫旅途安危,以三峡之险来表现;写望夫缠绵,则用
绿苦、秋风、飞蝶来影借。其中“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一句用景色来表现由夏入秋,以见相思
之长,是下半部分两个层次间的转接,笔法又与“常存”两句不同。结末变借景抒情为遥向夫君直
接倾诉,又转入赋法,“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将盼归的急切,对夫君的挚爱,表现得淋漓尽
致,是采用六朝民歌手法的范例
      本诗音调旖旋而浏亮,韵脚变化与心理变化极其切合,有志深研者,不妨将女主人公的心理
变化层次与诗的剖脚逐一排比,再对应着讽诵,这将会使你研读古诗的能力大有提高。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