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45.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Mr.PLB 分类:诗词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①
                李 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②。
手持绿玉杖③,朝别黄鹤楼④。
五岳寻仙不辞远⑤,一生好入名山游⑥。
庐山秀出南斗傍⑦ ,屏风九叠云锦张⑧。
影落明湖青黛光⑨,金阙前开二峰长⑩。
银河倒挂三石梁⑪,香炉瀑布遥相望⑫。
迥崖沓嶂凌苍苍⑬,翠影红霞映朝日⑭。
鸟飞不到吴天长⑮。登高壮观天地间。
大江茫茫去不还⑯,黄云万里动风色⑰。
白波九道流雪山⑱,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闲窥石镜清我心⑲,谢公行处苍苔没⑳,
早服还丹无世情㉑,琴心三叠道初成㉒。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
京㉓。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㉔。
【注释】
       ①安史之乱中,李白入永王李瑞幕府。后李瑞与肃宗争位,兵败,李白亦因附逆罪流放夜郎。幸而乾元
二年(七五九),因天早朝廷大赦,李白在白帝城获释东返。上元元年(七六0),回到江西浔阳(今江西九江),
登九江南之旧隐处庐山,而作此诗。谣,徒歌日谣(《诗·园有桃》毛传)。卢侍御虚舟,卢虚舟,字御真,范阳
(今北京大兴)人,肃宗至德年后任殿中侍御史。侍御,唐御史台殿中侍御史与监察御使都呼为侍御。侍御史
呼为端公。 ②“我本”一句:以楚狂接舆自比。《论语·微子》记:“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
何德之衰。"又据《庄子·人间世》,接舆名陆通,接舆为字。 ③绿玉杖:仙人所用之杖。④黄鹤楼:在今
武昌,传为王子安乘鹤升天处。参七律崔颞《黄鹤楼》注①。 ⑤五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
恒山,中岳嵩山之合称。岳,大山。参前五古杜甫《望岳》注①。 ⑥好:喜爱。读去声。⑦秀出:挺秀以
拔地而起。南斗:二十八宿之斗宿,古人以屋区与地域相对应,称分野。春秋时庐山属吴国,其分野属斗
宿。⑧屏风:庐山从五老峰以下,山势起伏九叠,似屏风壁立。 云锦张:言山色如云锦开张。 ⑨明湖:
指鄱阳湖。 青黛光:深青色的光。黛,古代妇女描眉所用深青色的颜料,此形容山影映水的颜色。⑩金
阙:庐山金阙峰,即石门,据《庐山记》,为庐山南峰,形似双阙。阙,宫门前所列双柱,柱间为孔道,故名阙。
⑪银河:指三叠泉瀑布。 三石梁:屏风叠左石壁三层,瀑泉顺之三折而下,称三叠泉。 ⑫这句说香炉峰
瀑布与三叠泉遥遥相对。⑬迥:此指深。 沓:重叠。 凌苍苍:凌驾青天之上。⑭翠影:青翠的山影。
⑮“鸟飞”句:因上句朝日,联想到日出之东方。吴天:指庐山直至江浙近海处的天空。⑯大江:长江。
⑰黄云:昏黄的云。动风色:言黄云使风动。⑱九道:江至浔阳分为九派。流雪山:应上句"万里",指
大江源自西边大雪山。⑲“闲窥”二句:探下句,用晋人谢灵运故事。谢灵运《入彭蠢湖口》有句:“攀崖窥
石镜”。彭蠡湖即鄱阳湖,庐山临湖,石镜在东山悬崖之上,近照可见形影(见《太平寰字记》), ⑳谢公:即
指谢灵运。㉑还丹:道家丹药。《抱朴子·金丹》篇记取九转(炼过九次)之丹,放鼎中,夏至后加热,即“翕
然辉煌,俱起神光五色,即化为还丹”,服之可白日升天。其实即以丹砂炼成水银,久之又还原为丹砂,故称还
丹。李白中年即受道篆,曾服丹药。 无世情:超尘脱俗。㉒琴心三叠:道家语。上句言服食外丹,此言
修炼内丹。《黄庭内景经》:“琴心三叠舞胎仙”,据旧注,琴心亦平和之心,三叠即三积,存三丹,使之和积如
一,从而达到“心和则神悦”的修炼初级境界。 ㉓芙蓉:莲花,佛、道均崇莲花,因其出于淤泥而不染。朝
玉京:朝拜天帝。葛洪《枕中书》说玉京山在天中心之上,元始天王(尊)居此,山中宫殿,均用金玉修饰。
㉔“先期”一句:言与卢侍御,共约仙境,意指一起隐居。《淮南子·道应训》记,卢敖游于北海,见一状貌古怪
之士,笑卢教所见不广。卢敖就邀他同游北阴之地。士人笑道:“吾与汗漫期于九垓之上,吾不可以久驻。”随
即跳入云中。先期,预先约定。汗漫,《庄子》寓言人物,代表广查不可知。九垓,九大。卢敖,这里代指卢侍
御。太清,道家以玉清、上清、太清为三清,为仙境的三个阶次。太清圣境最高,太上老君居之。
【语译】
      我本如楚国狂士接舆,高唱着“凤鸟不如归去”,敢于笑傲夫子孔丘(你为何,为世事俗
务,南北东西地奔走。)今天我手持仙家绿玉杖,黎明即起,告别了,那仙人乘鹤飞升的黄鹤
楼。我曾经不辞遥远,登上五岳寻仙去;这一生啊,无非是喜欢名山大川遍周游。庐山屹立
最奇秀,刺破青天傍南斗。九叠的屏风山层层横展,似同将云纹样的锦绣铺张;山影倒映
鄱阳湖,湖光将青苍的山色荡漾。“香炉”、“双剑”两峰壁立成金阙,三叠泉啊,如银河自颇
中飞泻,倒悬在三道石梁。香炉峰的飞瀑与它遥遥相向,迥曲的山岩,层叠的峰峦,直插上
青天苍苍。青翠的山色、火红的霞光,涌托出,东方初升的朝阳;遥连着东南的吴越,长空
万里,飞鸟也难以到达。登上了高峰,放眼四望,以我心感受着天地的浩气;山脚下,那东
流的长江,去不返,莽莽荡荡。迅风吹动,起自那万里外大漠昏黄的云;九江分流,白浪
奔,来自极西的雪山远方。我喜欢高唱庐山的歌,是庐山将我的诗兴激发。闲来东探石
镜峰,石镜照我心,我心更清净;四百年前,谢客曾经到此行,可般般行迹,早被深深青苔掩
没尽。我早年炼修还丹,本已淡于世情;今日里,更觉心宁神静,与大道相近。遥望见彩云
间的仙人,手持莲花,朝拜仙山玉京。我们相约九天外,愿共你,卢侍御,一起遨游仙界最
高天——太清。
【赏析】
      流放夜郎,对李白的打击是巨大的。当初他高吟着“若起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从
军永王磷幕下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竟卷入了帝王家“兄弟闻于墙”的漩涡之中而险遭杀身。
现虽幸遇大赦,但心情是悲凉的-天宝三载,他遭谗去京,在南游越中前尚能吟出“安能摧眉折
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慷慨之音-现在,他似乎已不复当初的猛气,只愿远离尘世的一
切是是非非。但李白就是李白,他虽然不免颓丧,但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吞吐万象,不失清狂本
色。“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起句深堪玩味。“本”,是指初志,从追述初志为避世客起笔,便
包含了对历年来所走过的人生道路的反思-为什么这些年来,却要去婴心世务,自寻烦恼呢?
虽然,李白自小沾溉道流,后来甚至接受道篆,但从开元中去蜀远游起,至此三十来年,他的主要
祁向是济世及物,而现在宦海浮沉后,只落得斑斑创伤。于是他追悔,他以本性的“狂”气来追悔;
于是又一次心向道流,却是翻了个筋斗的对自我价值的体认。他要从极度的失望中振起超拔,在
与自然的对晤中找回一度失去了的自我,升华到汗漫九垓之上,在仙境中获得超生。诗的起首六
句,与“好为庐山谣”以下十句,首尾呼应,直接抒写由述本志到朝仙京的升华,而其间的思绪转
换,却是通过“庐山秀出”以下十三句的景语来完成的。
      历代写庐山之诗何止千首,但没有一首写得这样气势壮伟,即使李白以前所作的“飞流直下
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也不及本诗之浑厚。因为当初李白尚没有这样的生
活经历,而现在他已将数十年的人生体验“移情”而注入了庐山之中。庐山秀美,《望庐山瀑布》的
境界是秀中见飘逸俊奇,而本诗却赋予庐山之秀以一种奇兀苍莽,吞吐万象的旷浩气势。“登高
壮观天地间”是这一段景语的中心,前半直赋庐山本身,着重于在重岫叠嶂的横向铺展中凸现一
种卓拨向上的内在势能。后半写庐山大江带环的形势,“庐山秀出南斗傍”,迎接了西来的江水,
又送它分流九道,滚滚东去;不仅如此,江水更连带着西极的雪山,卷裹了万里漠野的黄云;又东
连着鸟飞不到的三吴,以及那东方的万里长空(吴天),庐山在这瞬间似乎变成了六合的中心,读
者在这瞬间似乎感到,庐山的秀拔向上之中,攒聚了一种与天地相通的深沉的内力。壮哉伟哉!
而这壮伟的最高处,却是李白-盛唐的“大人先生”李白。于是这段景物描写,已成为诗人摆落
人间世的一切是是非非,进入仙道忘我境界的中介-裹挟着天地的灏气。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