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46.梦游天姥吟留別

Mr.PLB 分类:诗词

          梦游天姥吟留別
                    李白
海客谈瀛洲②,烟涛微茫信难求③。
越人语天姥,云露明灭或可睹④。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⑤。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⑥。
我欲因之梦吴越⑦,一夜飞度镜湖月⑧。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⑨。
谢公宿处今尚在⑩,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⑪,身登青云梯⑫。
半壁见海日⑬,空中闻天鸡⑭。
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螟⑮。
熊咆龙吟殷岩泉⑯,栗深林分惊层巅⑰。
云青青兮欲雨⑱,水澹澹兮生烟⑲。
列缺霹雳⑳,丘峦崩摧㉑。
洞天石扉㉒,訇然中开㉓。
青冥浩荡不见底㉔,日月照耀金银台㉕。
霓为衣兮风为马㉖,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㉗。
虎鼓瑟兮鸾回车㉘,仙之人兮列如麻㉙。
忽魂悸以魄动㉚,恍惊起而长嗟㉛。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㉜。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㉝。
别君去兮何时还㉞?且放白鹿青崖间㉟,须行即骑访名山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㊲ ,使我不得开心颜。
【注释】
       ①诗题一作“留别东鲁诸公”,一本“吟留别”下有“东鲁诸公”。天宝三载(七四四)李白为权贵所排斥,
被玄宗赐金放归,五载由东鲁再次南游越中,行前作此诗向东鲁朋友作别。天姥,山名,在今浙江峨县与新昌
间。吟,诗体名,参前《游子吟》注①。留别,别而留念。梦游天姥吟与留别是诗题的两个组成部分。这种前
半部分说明赋某物,后半部分说明为何而作的格式,是唐诗中常见的题式,不能将“吟”字连后二字读。
②瀛洲:传说海上有三神山:蓬菜、方丈、瀛洲。 ③烟涛:浪涛翻腾望之如烟。 微茫:似有若无。信难
求:确实难以寻求,传说海上三山远望可见,近之则消失(见《史记·武帝纪》),其实是海市蜃楼。④云霓:
指云霞彩虹。古人说虹为雄,宽为雌。 或:有时。 ⑤拔五岳:超出五岳,五岳见前诗注⑤。 掩赤城:掩
蔽了赤城山,赤城为仙霞岭支脉,在今浙江。 ⑥“天台”二句:参语译天台山在今浙江天台北。⑦因之:
据此,因以上越人的谈论。 吴越:偏义复词,指越。 ⑧镜湖:在今浙江绍兴,因波平如镜,故名。⑨剡
溪:即曹娥江的上游,在剡县(今浙江嵊县),由曹娥江入剡溪,便近天姥所在嵊县。 剡音(shàn)⑩谢公宿
处:晋谢灵运,曾由家乡上虞,山行七百余里,遍游浙中山水。其《登临海峤》诗:“冥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
⑪谢公屐:谢灵运创制的登山木屐,屐底装有可活动的齿,上山则去掉前齿,下山则去掉后齿,以利山行,见
《宋书·谢灵运传》。屐,木拖鞋。⑫青云梯:指伸入云端的石级山路。谢灵运《登石门最高顶》:“惜无同
怀客,共登青云梯。” ⑬半壁:半山腰。⑭天鸡:《述异记》:“东南有桃都山,山有大树,名日桃都,枝相去
三千里,上有天鸡,日初出照此木,天鸡则鸣,天下之鸡皆随之而鸣。” ⑮迷花倚石:使人眼迷的山花与敬斜
坎坷的山石。倚通“欹”。 忽已暝:不知不觉天已黄昏。⑯熊咆龙吟:可理解为山岩泉流声空谷传响似
熊咆龙吟,也可理解为实指熊龙声。题为梦游,则以后说为长。 殷:盛大,此作动词,有充满之义。⑰这
句承上句,说龙熊声使深林颤抖,层巅惊恐。栗、惊都是使动用法。巅,山顶。 ⑱兮:南歌中的语气助
词。本诗游东南,故用此句式。 ⑲澹澹:水波澹荡状。⑳列缺:闪电。霹雳:雷。 ㉑崩摧:崩裂倒
塌。㉒洞天:道教所称神仙居处之一种。 石扉:石门。㉓訇然:大声貌。訇音(hōng)。 ㉔青冥:青
天。天色青而深远不可测,故称。 ㉕金银台:神仙所居宫阙。郭璞《游仙》:“神仙排云出,但见金银台。”
㉖为:动词,作。㉗云之君:《楚辞》有《云中君》,指云神,此泛指神仙。㉘“虎鼓瑟”句:张衡《西京赋》:
“白虎鼓瑟。”《太平御览》引《白羽经》:“太真常人,登白鸾之车。”鼓瑟,奏瑟。鼓作动词用。瑟是与琴相似
的弦乐器,有五十弦、二十五弦等。 鸾:凤鸟的一种。㉙列如麻:言其众多。《云笈七签》卷九六引《上元
夫人步虚曲》:“忽过紫微坦,真人列如麻。” ㉚悸:心惊。 ㉛恍:觉醒貌。㉜向来:以往,指梦中时,
烟霞:泛指梦游所见一切。㉝东流水:喻一去不复返。㉞君:指留别的朋友。去:离开。㉟放:松
缰索任鹿而行之意。 白鹿:亦仙之坐骑。梁庚肩吾《道馆诗》:“仙人白鹿上,隐士潜溪边。” ㊱须行:缓缓
地从容地行走。须,从容。 即骑:就在鹿背上。 ㊲摧眉折腰:意谓奴颜婢膝。萧统《陶渊明传):“我岂能
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
【语译】
       海边人常谈起那仙岛瀛洲,可波涛如烟,票缈微茫,又何能寻求;越中人讲起那大山天
姥;虽说得云霞闪烁,明明灭灭,却兴许还有幸目睹。说道是,天姥山高高连天,横空出世卧
云间;那势头啊,简直要凌驾五岳,压倒了仙山赤城;又道是,东南名山数天台,山高四万八
千文;可若将天台比天姥,山势倾倒,仿佛东南地陷,忽然变低矮。我为越人的夸说神往,真
想因此而梦游吴越,那一夜,终于飞渡向东南,降落在山阴镜湖,月光如梦迷。湖光月色照
着我身影,伴送我进入了渐西浏溪。当年谢灵运的宿处遗迹虽尚存,可清清的溪水荡漾,两
崖唯闻猿声清唳向月啼。我足登谢公创制的登山展,缘着伸向青云的石梯攀援。半山腰
间,望见红日从东海升起;身在空中,远闻得,桃都仙山,那天鸡报晓的鸣啼。绕千山,过万
壑,前路蜿曲无定向;山花迷眼,乱石倾敬,左转右转,不觉天色已昏瞑。重山间,熊黑在咆
哮;深渊中,潜龙在长吟。浓密的林木在颤栗,层层的山峰也不禁惊悸。青青的云层如坠,
蕴含雨意;水面上升起了,澹澹的轻烟。猛然,电光闪,震雷鸣,劈开了丘岗,震倒了山峦。
隆隆巨响中,露出了洞天福地石门一道两边开。苍天青哟,浩浩荡荡望不见底;日月明啊,
照耀着金砌银堆的仙人台。以虹霓作衣,驾长风为马,云中的仙子纷纷临降;白虎鼓瑟,青
鸾曳车,仙君们啊,行行列列密如麻。忽然间,魂魄惊动,恍然梦醒,不禁我长叹频频:眼前
只留下梦觉时的枕席,全不见梦境中缭绕的烟霞。我忽然悟到,世间的行乐,也同梦境-
样;古来万干的是是非非,就与那东去的流水相仿。我这次与君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回还;
姑且任由坐下的白鹿,驮我邀游青山间;从从容容地走啊,就在鹿背上将名山访遍。我怎能
低眉折腰去奉侍权贵,使我不能心头舒畅开笑颜。
【赏析】
     本诗述梦于别友之际,写遭谗去京,意欲寻仙的愤懑。
     诗分三层:起八句借越人谈天姥之高峻,为梦游张本; “我欲因之梦吴越”至“失向来之烟霞”
为第二层次,正写“梦游大姥”,“世间行乐亦如此”至末句因梦述情,表达远游求仙之意向。陪衬
与反跌,是其章法上的明显特征。先以瀛洲、天台陪衬天姥,再以现实之天姥陪衬梦中之天姥,渐
人佳境,终成高潮后,忽焉梦觉,反跌入现实之可悲。这样就在入梦出梦,往复驰骋,大起大落中
展开丰富的想像,叠出惊人之笔、瑰奇之景,形成天风海涛般壮伟奇丽的气势,于汹涌奔肆中逼出
诗旨,尤能见出屈原《离骚》、《远游》等作的影响。唐殷瑶《河岳英灵集》评李白诗曰“奇之又奇,自
骚人以还,鲜有此体”,相当确切。
      梦境是潜意识的幻化,本诗的梦境,颇能见出李白当时心态。天姥高峻出世(虽然实际上只
是丘陵),镜湖澄明可鉴,青云海日,开人心胸。这种高而清的山水之景,逗露出遭谗去京后,李白
皈依自然的渴望,终于导致了仙境忽开,群仙降临的奇观。李白出京后,在齐州紫极宫受道箓,因
此,这一高潮,来得合情合理。然而细读本诗,可见梦境从一开始,便于对光明的追求中,伴随着
一种焦躁与不安:那如幻的月色,那悲猿的清啼,那百折千回的山路,那迷眼的花,敢侧的石;甚至
那云意水气、电光石火,都是诗人因访道而被暂时压抑的悲愤在梦中的反弹。意识与潜意识在梦
中的交战羼合,构成了梦境也是诗境的丰富层次。它是奇伟壮观的,却因着潜在的摆脱不去的幻
灭感而显得更为悲慨动人。无怪乎梦醒之后,他虽一心“须行即骑访名山”,却仍高唱“安能摧眉
折腰事权贵”。这不是真正悟道者的话,真正悟道,还会对权贵耿耿于怀吗?

本文生字(多音字)
剡,读音:
1.[yǎn]:1.削尖。 2.锐利。
2.[shàn]:剡溪,水名,曹娥江上游的一段,在浙江。

訇,读音:
[hōng]:1.形容大声。 2.见〖阿訇〗。

羼,读音:
[chàn]:掺杂。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