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48.宣州谢朓楼饯別校书叔云

Mr.PLB 分类:诗词

宣州谢朓楼饯別校书叔云
                 李 白
弃我去者②,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③,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④。
蓬莱文章建安骨⑤,中间小谢又清发⑥。
俱怀逸兴壮思飞⑦,欲上青天览明月⑧。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⑨,明朝散发弄扁舟⑩。
【注释】
      ①天宝末,李白游宜城时钱别族叔李云所作。宣州:今安徽宣城。谢眺楼:又称谢公楼、北楼,南齐谢眺
任宣城太守时建。唐末改称叠嶂楼。校书叔云:秘书省校书郎族叔李云。 ②弃我去者:指已逝的时光。
③乱我心者:指今日送别。 ④酣:用作动词,畅饮之意。 ⑤蓬莱文章:喻指李云。蓬莱是海上仙山,东
汉时称官家著述与朝廷藏书处东观为老氏(老子)藏室,道家蓬莱山,因其经籍众多,幽经秘录并藏。(见《后
汉书·窦章传》并李贤注)。李云任职的秘书省相当于汉东观。 建安骨:汉献帝建安年间(一九六-二-
九),曹操父子与王聚等建安七子,诗文刚健明朗。《文心雕龙》有《风骨篇》颇称之;又《时序篇》称建安诗人:
“雅好慷慨”,“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也。”建安骨,指李云文章有建安风骨。 文章:泛指诗文赋等。
⑥小谢:即谢朓,李白自比。诗史上以谢灵运为大谢,谢朓为小谢。 清发:清新秀发。⑦兴:兴致。
思:诗思。按兴是感发,感发而后有诗思。⑧览:通“揽”, 明:原本作“日”,据《李太白集》改。⑨不称
意:不得志。⑩“明朝”句:连上句言既抱负难展,将避世隐居。《论语·公冶长)》: “孔子曰:"道不行,乘桴
浮于海。”散发,脱去簪缨,不受拘束。《后汉书·袁闳传》:“党事将作,闳遂散发绝世。”弄扁舟,《史记·货殖
列传》记,越国亡昊后,越功臣范蠡“乘扁舟浮于江湖”。弄是乘驾之意,扁舟是小船。
【语译】
     抛离我远去了,过往的日子已不可挽留;扰乱我心曲哟,今天啊,今天令人多烦忧。秋
雁飞,长风万里将它吹送;人将去,高楼饯别,见此更当醉不休。诗文传千秋,蓬莱秘藏,建
安风骨,迤逦三百载;清新秀发,更有小谢名此楼。思古人,逸兴同怀,壮思共飞,可上青天
去,揽明月,重霄九。可奈何,恰似抽刀断流水,流水断复流;举杯销忧愁,酒催愁上愁。人
生百年,世间事,得意能几日?不如明朝,去簪散发,随风波,驾小舟。
【赏析】
      “天马行空”是形容李诗的熟语,然而“天马”是否乱踏四蹄,全无章法可循呢?试看本诗。
诗以唱叹喝起,从查远处领脉,感慨去日苦多,“弃”字,“不可留”字,备极悲愤;而所苦为何,
并不接说,却由“昨日”引起“今日”之“乱”、之“烦忧”,定下一诗基调:今而忆咋,由昨及今,无非是
乱丝般摆不去脱不开的烦恼愁忧。
      诗至此,昨日之愁虽还是悬念,但它加深了今日之忧-离别之忧,则已可知,于是由昨今双
起而侧注于今日,顺势转入登楼送别,点明题意:长风万里,秋雁高翔,行人也将离去,此情此景,
正可于百尺楼头,一醉方休!这景象虽有送别的惋惜,但色调是高朗的。“酣高楼”是一诗关锁,
它既收束上文,说明诗人似乎受到秋景的感召,努力振作,要想以浩然一饮,销去长愁,又乘兴借
醉,引发下文之逸兴。
      “蓬莱”一句,先笔分两面,切题面的叔侄关系,说校书叔文章老成,远追两汉蓬莱东观,得建
安风骨;自己则正如建楼之谢眺,诗文清新秀发。“中间”两字更可注意,使这两个比拟在由汉以
来文学史的长河中展开,紧密关连。因而由分而合,更由古及今,逸兴同怀,壮思远飞,可共上青
天揽取明月。至此,在历史的纵深感中,由“酣高楼”生发的酒兴似已高到了极至,先前的烦忧在
青天揽月的想像中,似已烟消云散。
     但是,这逸兴正如来得如此突然那样,去得也如此迅疾,而愁思,却重又猛然袭来。诗人忽
以“抽刀断水水更流”作垫衬,比喻“举杯销愁愁更愁”,“举杯”字回应“酣高楼”,将飞越天外的
想像拉回送别现实,而此时想销也销不去的烦愁却加倍地深重了,以至不禁浩叹“人生在世不
称意”。于是“昨日”之愁的悬念解开了,原来都为“不称意”;中间铺张逸兴的用意也明白了,原
来所以不称意者,都为高才绝世而反被时世久“弃”。也许诗人这时想起了陶渊明的箴言:"悟
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他要追回在尘世失去的自我,明朝起解冠泛舟,浮游江湖,在自然
中得到真正解脱。
      李白作此诗时正在宣城隐居,自天宝一载(七四四)离别长安,已近十年。十年中,虽然他高
言放世,访名山,受道篆,但心田深处却无时不在企望着再度奉召,一展其“王霸”之图。但十年竟
成蹉跑,这就是他深重的“昨日愁”。但李白言愁,从来不肯以低调出之,而总是以狂放的形
态--往往是借酒-来宣泄,愁苦与狂放的交战,使他的诗表现出一系列个性特征:
      首先是结构的大起大落而一气贯注。本诗写的是“今日”钱别,但他决不泥于题目,却以“今
日”为中心,前由“昨日”遥遥领起,末以“明朝”迢迢而去。在这一主脉中,又间以两处似断而续的
跳跃。“长风”两句入题,突如其来,是以景物的感召,空间运神,由抑而扬;“欲上青天”后,戛然而
断,却是借醉中人的意态,落到更深的愁苦中去。扬而又抑,更从第二次的低谷中振起,发为“明
朝"之高唱,便有一种冲决一切的气魄。
     与结构相应,他又充分运用了音调的变化来传达这种心声。一、三两部分的唱叹用长引的平
声韵,中间的逸兴抒发则用陡促的入声韵。这犹如两个波谷中的浪尖,将感情的扬抑变化传达了
出来。又如“长风”、“抽刀”两处叫起,都在前面用了大量仄声字的情况下,连用两个平声字,就显
得分外开展嘹亮。
     同时他又在愁思中运用一系列亮色调的意象,“长风万里”、“高楼”,仙气氤氩的“蓬莱",“清
新秀发”的“小谢”,乃至一洗无垢的“清天明月”。这就使愁思中流荡有一股清越之气,这种气质
及表现气质的手法,就是李白之所以为李白。
     李白一生不应科举,或交揖王公,或待价名山,以期一鸣惊人。因此渭滨垂钓遇文王的姜尚,
筑黄金台招贤的燕昭王,隆中对答刘备的孔明等君臣遇合故事,是他反复歌咏的题材。这正可见
其狂气的天真,也注定了他“今日”之落魄。

本文生字(多音字)
朓,读音:
[tiǎo] :古书上指农历月底月亮在西方出现。

闳,读音:
[hóng]:1.巷门。2.宏大。3.姓。

仄,读音:
[zè]:1.仄声。与“平”相对。 2.心里不安。 3.狭窄。 4.倾斜。 5.古又同“侧(cè)”。

蠡,读音:
1.[lí] :1.瓢。2.贝壳。
2.[lǐ] :1.用于人名,范蠡,春秋时人。2.蠡县,地名,在河北。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