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54.寄韩谏议注

Mr.PLB 分类:诗词

                     寄韩谏议注
                           杜甫
今我不乐思岳阳②,身欲奋飞病在床③。
美人娟娟隔秋水④,濯足洞庭望八荒⑤。
鸿飞冥冥日月白⑥,青枫叶赤天雨霜⑦。
玉京群帝集北斗⑧,或骑麒麟翳凤凰⑨。
芙蓉旌旗烟雾落,影动倒景摇潇湘⑩。
星宫之君醉琼浆,羽人稀少不在旁⑪。
似闻昨者赤松子,恐是汉代韩张良⑫。
昔随刘氏定长安,惟幄未改神惨伤⑬。
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枫香⑭。
周南留滞古所惜⑮,南极老人应寿昌⑯。
美人胡为隔秋水⑰,焉得置之贡玉堂⑱?
【注释】
      ①唐代宗大历元年(七六六)秋,杜甫出蜀居留夔州时所作。韩谏议注:韩注,生平不详,由本诗看当为
楚人。谏议是其曾任官职,唐门下省属官有谏议大夫,正五品上,掌侍从赞相,规谏讽谕。 ②岳阳:今湖南
岳阳,当是韩注所在地。③奋飞:插翅飞去。④美人:指所思慕之人,男女都可用,用于男性则指其才德
美。《离骚》“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即指楚怀王。娟娟:秀美状。 ⑤灌足洞庭:《楚辞·渔
父》引古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灌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据《楚辞》旧注,沧浪水近在楚都。当
与洞庭同一水系。洞庭,湖名,在今湖南、湖北交界处。八荒:四方四隅称八荒。⑥这句说韩注去后日
月荏苒。鸿飞,雁飞,古诗中常用作人去之喻。冥冥,查远貌。⑧这句连上句说又到了秋天。雁南飞、枫
赤、天下霜都是秋天景象。雨作动词用。 ⑧玉京:玉京山,道家仙山,元始天尊居处。群帝:此指群仙
北斗:北斗是人君之象,号令之主《晋书·天文志》),⑨“或骑”句:《集仙录》记:群仙毕集,位高者乘鸾,
次乘麒麟,次乘龙。鹦,语助词。 ⑩“芙蓉”二句:言群仙旌旗动处烟雾顿时落下,故仙影倒落潇湘。旧注
解为“旌旗如落于烟雾之中”,恐非,因烟雾不开,仙影无从下映。芙蓉旌旗,绣莲花的旌旗。也可视作二物:
莲花、旌旗。倒景,司马相如《大人赋》“贯列缺之倒影”。旧注引《凌阳子明经》说:列缺气离地二千四
百里,倒景气离地四千里,其景皆倒在下。因都在日月之上,反从下照,故景皆倒。摇潇湘,指倒影在潇湘水中荡漾。
潇、湘是二水,于湖南零陵汇合。⑪“星宫”二句:星宫之君,承“集北斗”,当指北斗星君,借指皇帝。羽人,
飞仙,借指远贬之人。两句谓君上昏醉,贤人远去。说见“赏析”, ⑫“似闻”二句:张良字子房,韩国旧贵
族,后为刘邦谋臣,刘邦得天下,张良说:“愿去人间事,从赤松子游耳。”见《汉书·张良传》。后道教附会张良
真随赤松子仙去。赤松子是神农时雨师。此以韩张良切韩谏议。⑬“昔随”二句:《汉书·高祖纪》载刘邦
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否不如子房功。”此借用言韩注有功于朝廷,旧迹未改,而人事已非,不由
黯然神伤。定长安,建都长安。帷幄,军幕。⑭"国家”二句:言韩谏议隐居楚中,非敢对国家不满,而只
是素性高洁,看不惯腐浊之辈。前句化用诸葛亮《出师表》:“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吾,是以
韩的口气说话。后句化用《庄子·秋水》寓言,说鹓雏(鸾凤之属)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有
鸱鹅(猫头鹰)得一腐鼠,见瓣雏飞过,怕来夺食,就“吓”声以驱赶鹅雏。不知鸩雏根本无意于此。鹅鸮喻宵
小之徒,鹅雏育避世贤者。鲍照《升天行》“何时与尔曹,逐腐共存腥”,鲍诗是愤激反语,这里正说。色难,面
有难色,不愿之意。枫香,《尔雅注》说枫似白杨有脂而香,称枫香。道家常以枫香和药,餐枫香喻持操隐居。
⑮“周南”句:《史记·太史公自序》:“是岁天子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滞周南,不得与从事。”此用其事,
谓韩注有才不得施展,为世所共惜。⑯南极老人:《晋书·天文志》言,南极星,又名老人星,见则天下治
平,主掌寿昌。故云云。⑰胡为:何为,为什么。⑱"焉得”句:望韩谏议重新起用。之,代词,指韩谏议。
贡,献,这里是荐举之意。玉堂,汉未央宫有玉堂。这里指朝廷。

【语译】
       今日里,我闷闷不乐,遥念着,你所在的岳阳。我真想插翅飞往,又怎奈,疾病缠身卧在
床。你就像湘中的仙子亭亭玉立,遥隔着江湖秋水,脚濯着洞庭清波,遥望着四野八方。犹
如那鸿雁飞入了远空,你一去不归,已经多少日月星光?楚地的青枫变红了,经历了又一度
天降秋霜。九天上的玉京山中,群仙朝拜,会集在天尊所居的北斗宫,有的骑着麒麟,有的
跨着凤凰。绣芙蓉的旌旗开处,烟雾落了;玉京山的倒影,在潇湘的清波中摇荡。饮多了玉
夜琼浆,北斗星君醉了,身披羽衣的仙子,为什么,稀稀落落,不再侍奉在旁。好像听说,当
年仙人赤松子,带走了汉高祖的谋臣-那韩国宗室名张良。他当初追随高祖建都长安定
天下,如今啊,运筹决胜的军帐虽仍旧,可功臣已去,怎不使人神色惨伤。(韩谏议啊,你就
像,你那位先辈张良,归隐楚中,)在你,并非对国家气运有所失望;你只是看不惯追腐逐腥
的世风,才甘愿,以枫树子儿当食粮。想那太史公司马迁,曾经留滞周南,怀才不用,引起
了,古往今来,几多嗟伤;然而汉家的国运,依然似南极星明,百年盛昌。(韩谏议啊,我唐中
兴似汉家,)你为何还是远隔秋水外;应当怎样啊,才能让你再展宏图在朝堂。
【赏析】
       杜甫曾任右拾遗,与谏议大夫同为门下省官员,拾遗为谏议下属,或二人同在门下省任职,今
杜甫漂游江湘,韩注去官居岳阳,故作诗赠之。诗借游仙体写出,旧注有以为韩去官是为邺侯李
泌去职事,不可征信;但可肯定与时局相关,事属难言之隐,故闪烁其辞,亦古人之常法。
理解本诗的关键在“星宫之君醉琼浆”句,旧注以为指众星之君,扦格难通。按前言“玉京群
帝集北斗”,纷纷来至,则星宫之君指北斗星君甚明,北斗为帝王之座,杜诗“每倚北斗望京毕”
《秋兴》一),即曾用之。故星宫之君当指今上,而骑麟跨凤之群仙则隐喻安史乱后“攀龙附风势
莫当,天下尽化为侯王”(杜甫《洗兵马》)之宠臣。超越世俗的羽人指韩注,时君不明,贤人远去
故曰:“羽人稀少不在旁”。诗人恐这种隐喻太明显,故既拟韩注口吻曰“国家成败吾岂敢”,又复
言“南极老人应寿昌”,说国运未衰。最后希望韩注重新出山,亦杜甫“物性固难夺,葵藿倾太阳”
《自京兆赴奉先咏怀五百字》)之本性。不仅自己“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而且知自己不可为,尚冀
望友人能力挽乾坤,其心思可敬亦可悲。
       本诗结构很有特色,以游仙与现实相糅合,在过接处是很困难的,但杜甫却做得天衣无缝。
前写洞庭秋水,虽是韩注居住实地,却在意念上使人想起《庄子·天下》篇所云“帝张咸池之乐于
洞庭之野”的典故,尽管庄子所云洞庭是指天地之间,但洞庭湖之得名本于此,故能发生联想,导
人游仙。而“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的缥纱杳远,更渲染了气氛,使由现实至游仙更
显得自然。写游仙后,复用韩国张良典故,既切韩注,又因其功成随赤松子仙游而去,而自然地接
过“羽人稀少不在旁”句,完成了由游仙回到人世的过渡。这些地方都可看出杜甫使用典实的出
色才能与谋篇布局的大家手笔。此外如“秋水”、“灌足”,以庄子“垂钓于秋水之上”与古歌《沧浪
歌》合用,完成对隐居的韩注高洁形象的塑造。“色难”句,以庄子鹓雏鸱鸮之典与道家枫香合用,
言韩注去官之因,均极为纯熟,且在意象上前后连贯。这些都值得细细品味。

本文生字(多音字)
鹓,读音:
[yuān] :〔鹓 〕 古代传说中 一种像凤凰的鸟。 (chú )。

夔,读音:
[kuí]:1.古代传说中一种形状像龙而只有一足的动物。2.夔州,古地名,在今重庆奉节一带。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