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58.山石

Mr.PLB 分类:诗词

                     山              石①
                            韩 愈
     山石荤确行径微②,黄昏到寺蝙蝠飞,升堂坐阶新雨足③,芭蕉叶
大支子肥④。僧言古壁佛画好⑤,以火来照所见稀⑥。铺床拂席置羹
饭⑦,疏粝亦足饱我饥⑧。夜深静卧百虫绝⑨,清月出岭光入扉⑩。天
明独去无道路⑪,出入高下穷烟霏⑫。山红润碧纷烂漫⑬,时见松枥皆
十围⑭。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生衣。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
促为人鞿⑮。嗟哉吾党二三子⑯,安得至老不更归⑰。
【注释】
      ①德宗贞元十七年(七八一)七月,在洛阳北惠林寺所作。 ②荦确:险峻不平貌。微:此兼有窄狭与
天暗依微不清之意。③升堂坐阶:登上客堂,坐在堂阶上。④芭蕉:又名甘蕉、巴苴,多年生草本植物,
《南方草木状》:“甘蕉望之如树,株大者一圃余,叶长一丈或七八尺,广尺余二尺许。”故称“叶大”。 支子,栀
子,茜草科常绿灌木,夏日开白花。 ⑤佛画:唐寺观多佛教壁画,参段成式《西阳杂俎》, ⑥稀:依稀。
⑦“铺床”句:主语是寺僧。 ⑧)疏粝:粗糙的食物。 ⑨绝:此指虫声停止。⑩扉:门。 ⑪去:离开。
无道路:辨不清道路。⑫出入高下:上山下谷。 穷烟霏:穷,尽;烟罪,流动如烟的云气。⑬"山红”句:
红与碧互文见义。涧,两山夹谷间的溪道。烂漫,光彩照人貌。⑭时:时时。枥:同栎,壳斗科落叶乔木。
⑮岂必:为何一定要。局促:犹言拘束。 为人靴:为别人控制。孰是马口缰绳。韩愈时人幕僚,这年初
人京求调选又无成,所以有此愤语。⑯吾党二三子: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弟子,暗用《论语》孔子所说
“吾党之小子狂简”与“二三子以我为隐乎”二语。 ⑰安得:怎能。 不更归:暗用陶渊明《归去来辞》:"归
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语译】
      险峻不平的山石间,一条小路向前展延,渐远渐依稀。我顺着小路来到寺庙,不觉天已
昏黄,蝙蝠出穴纷纷飞。登殿堂,坐阶上,只见新雨初过,滋润得,阶下的芭蕉、栀子,绿叶舒
阔花朵肥。寺僧来告我,“古庙四壁,佛画分外地好。”他擎起灯火,为我照明;可是色彩斑
驳,欲赏已稀微。人夜了,寺僧为我铺好了床,拂平了席;备下的晚餐,虽说是粗茶淡饭,却
也足使肠中不觉饥。夜深沉,我静卧斋房,听得百虫鸣声渐渐停息。望见那明月升上山岭,
清光照彻了门户窗帷。天放明,独自离寺去。登山入谷,高高下下,不择道路,我探寻在如
烟的云雾里。山花红,涧水碧,万物斑斓,纷纷呈现;更有那十抱的巨松古枥,时时扑面迎
接。站在中流的涧石上,任湍急的清波,洗濯我赤裸的双足;更由那,猎猎迅风,将我的衣襟
吹鼓起。人生得如此,本可以知足长乐;又何必受人拘束,仪腰曲背丧志气。可叹啊,我旨
趣相投的诸位君子,为什么年将老,恋名位,不肯归!
【赏析】
     诗以游记笔法,依时间推移,顺序展开景物,最后结出主旨。前八句写黄昏到寺,其中前四
句为到寺即景,后四句为到寺即事。九、十句写夜间宿寺所闻见。十一至十六句写天明出寺景
物,其中后两句拍入自身形象为过渡,引出末四句的抒情言怀。宿寺之景是全诗关锁,景物色
调与人物心情由此而转化。其色彩的反差,造语的生新,画面的跳荡以及一韵到底,不杂律句
的古拙声调,均为奇崛之气传神。
     贞元十三年韩愈离开徐州节度幕府居于洛阳,十七年进京参加选调无成,只得悻悻而归。如
从贞元二年初至京师算起,已是“倏忽十六年,终朝苦饥寒”,但是与宦途的坎坷相反,在文坛上
他却声誉鹊起,所谓韩盂诗派、韩门子弟的文人群,至此已大体形成。这在常人也许是种失望中
的安慰,而对以命世之才自居的韩愈,却无异为他的愤懑火上加油。本诗就显示了他强烈的心理
反差,妙在通过色调的转化与节律的跳荡来表现。
     一条险峻不平的山路,导引诗人来到一座山中的古寺。古寺是首二句图景的中心,而山路加
深了它的纵深感,“黄昏”兼领前后句又为一切抹上了一层依微昏晦的色调,“蝙蝠”,这昏夜方会
出现的小动物,更画龙点睛地使昏晦带上了一种神秘凄凉的况味。当时正下过一场雨,诗人也许
是不耐寺中那过于压抑的气氛,所以他进入厅堂后又回坐到堂阶上,望着那经雨的芭蕉叶、栀子
花,三、四句“新”、“足”、“大”、“肥”等字为雨后花卉传神,也使那凄清昏晦的黄昏古寺显示出一点
生命的活力。然而昏去夜来,花花叶叶也终于隐没了。这时好心的寺僧夸说起庙中佛画的美好,
并点起火把,引导客人观光。五、六句又是一幅古刹深殿图。“僧”、“佛”,加以“古壁”,本已起一
种深黯幽远的感觉,而一点微弱的火光投射到壁上,神怪的种种变相,半明半暗,依稀可辨。上句
用一“好”字,下句用一“稀”字,可见诗人其实已无心欣赏,佛画带给他的似乎只是过于森然近乎
迷惘的感觉。于是他草草用过粗糙的斋饭,在山房中安歇了,“疏粝亦足饱我饥”既回应首句,补
出旅途辛劳,更可见诗人此时无聊赖的心境。
     然而,他并未能安睡。夜深了,连喋喋不休的各种夏虫也停止了鸣唱,静卧深山古寺的诗人,
望着后夜的清月从岭头冉冉升起,一抹银光斜射进门户。在这幅古寺夜月图中,人们能感到不眠
的诗人思神荡漾,在清幽的月光下升华。
      然而他为何不眠,因甚神驰呢?诗中没有说明,只是笔锋陡转,跳到了黎明。他不耐长夜对
月,天刚启明,就独自起身出寺。虽然晨雾茫茫,道路不辨,他却只身在峰峰谷谷中上下奔行,似
乎要想冲出那云雾的尽头,他又究竟在追求着什么呢?突然云散雾开,一幅明丽壮伟的图景向他
扑来,满山红花如火如荼,一道清溪从双峰间泻出,夹路松枥,粗可十围,高薄云天,这就是他所追
求的图景。他为这自然的生命力所鼓动,脱去了鞋袜,跳入奔湍的润流,踩踏着中流突起的山石,
清泠的水波,欢鸣着从他脚下流过,清晨的山风,吹鼓了他的衣襟。他中流屹立,他似乎凌风凭
虚,他在自然中寻到了自身傲睨人间世的价值。于是他高唱人生之乐止在于这遗世独立而不拘,
又何必局促如辕下马,为仕途的名缰利索所羁绊?他要把这一心得告诉尚在睡梦中的朋友学生:
我们这一辈人,从来就狂傲不羁;那么为什么,要让青春在汲汲营营中消磨?不如归去,何必再受
那龌龊气!于是一位以道统继承者先觉者自居,在不久的将来,领袖一代风会,挽狂澜于既倒的
强项者,在长夜的迷豫中颖脱而出了。
     诗以宿寺对月之清幽空间传神,使前后两半形成昏晦与明丽的强烈反差,以表达拂去愁
雾,顿开新境的主旨。这一构思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在前半的昏晦中又为何要加上新雨后叶
绿花茂的一抹亮色调呢?这体现了诗人在压抑中的潜意识。试看,这亮色调,旋即又为古寺佛
画的黯淡所掩去,亮色更反衬出昏夜的沉黯;然而诗人这挣脱昏晦的冲动并未随夜色来临而消
去,这潜在的意识,经过山月清辉的升华,又以更强烈的形态生发为晨起后的明景。这样诗人
激荡起伏的思绪就在晦明的两次交替中获得了更有力的表现。这就是韩诗结构的大起大落,
陡转硬接而脉络潜通。
     唐人七古,在初、盛大多平仄韵互转,多用律句,以取流美婉转之势。李、杜崛起,常有意避开
律句,以见古拙,但仍多转韵。至韩愈则非但不用律句,更多一韵到底,本诗即一例,这种声调与
化俗为奇的语言(如本诗的“大”、“肥”、“饱”等)相结合,形成韩诗生新挺拔的语言特点,试再诵本
诗,必能体味到,它在传达强项狂傲之气上的作用。
     如果说大历后的诗人,有谁还能保有盛唐李杜那样的磅礴大气,那未仅韩愈一人而已。同
时诗人也时见狂态,但白居易之狂每带放浪,孟郊的狂伴有酸涩,李贺的狂更多幻火,而韩愈则
是倔奇尽管仍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的深重压抑感。这就是韩诗结构、语言、音节常以反差
为倔奇的心理因素。

本文生字(多音字)
荦,读音:
[luò] :明显。

鞿,读音:
[jī] : 1.马嚼子,。 2.马笼头。3.牵制;束缚。

倏,读音:
[shū] 倏 : 副词。极快地;忽然。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