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60.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Mr.PLB 分类:诗词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韩愈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②。
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③。
喷云泄雾藏半腹④,虽有绝顶谁能穷⑤?
我来正逢秋雨节⑥,阴气晦昧无清风⑦。
潜心默祷若有应⑧,岂非正直能感通⑨?
须臾静扫众峰出⑩,仰见突兀撑青空⑪。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挪掷祝融⑫。
森然魄动下马拜⑬,松柏一径趋灵宫⑭。
粉墙丹柱动光彩⑮,鬼物图画填青红⑯。
升阶伛偻荐脯酒⑰,欲以菲薄明其衷⑱。
庙令老人识神意⑲,睢盱侦伺能鞠躬⑳。
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余难同㉑。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纔足甘长终。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㉒。
夜投佛寺上高阁㉓,星月掩映云瞳胧㉔。
猿鸣钟动不知曙㉕,杲杲寒日生于东㉖,
【注释】
     ①永贞元年(八0五)秋愈由郴州赴江陵法曹参军任,途经南岳衡山时作。参上诗注0。衡岳庙,在今
湖南衡山县西三十里南岳镇。 ② “五岳”一句:总述五岳。泰山、衡山、华山、恒山、嵩山分别为东南西北中
五岳。岳即大山。祭秩,祭祀的规格。 三公,周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是最高的官位,《礼记·王
制》: “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唐时五岳之神都封王号,衡岳神封司天王。 ③“火维”二句:专
叙衡岳。言衡岳雄镇南荒。古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与西东北南中相配,南方属火。维,隅,火维犹言火乡。荒,
指南方为蛮荒之地。足,多。衡岳神祝融氏,就是火神。《南岳记》: "(衡岳)下踞离宫,摄位火乡,赤帝馆其
岭,祝融托其阳,故号南岳。”假,授予。柄,权柄。专其雄,专断一方而称雄。 ④“喷云”句:言云雾在半山
腰蒸腾。《春秋元命苞》:"山者,气之包含所,含精藏云,故触石布山。” ⑤穷:尽,此指登上。⑥节:时节。
⑦“阴气”句:言阴云蔽空昏暗沉闷。 ⑧应:灵验。 ⑨正直:指神。《左传·庄公三十二年》:“神,聪明正
直而壹者也。”旧注每以正直为韩愈自指品格正直,非是。 ⑩静扫:清风吹散云气,因非疾风,故称静;因吹
净,故称扫。⑪突兀:指似突然兀起的山峰。杜甫《青阳峡》:“突兀犹趁人,及兹叹冥漠。” ⑫“紫盖"二
句:承上“众峰出”。顾嗣立注引《长沙记》:“衡山七十二峰,最大者五;芙蓉、紫盖、石廪(lǐn)、天柱、祝融为最
高。”腾掷,形容山势起伏不平似腾起远掷。堆,祝融峰尤高,故称堆。 ⑬森然:警怵状。魄动:惊心动
魄。⑭趋,小步急行。⑮“粉墙”句:言岳庙建筑。⑯“鬼物”句:言庙中壁画。填青红,青色青丹砂
色红为绘图主要原料,代指画。填,画满之意。⑰“升阶”句:言人庙殿恭敬地献上祭品。仪偻(y lóu),曲
背弯腰,这里表示恭敬。荐,进献。脯,肉干。⑱菲薄:不丰厚。明其衷,表明自己的心意衷曲。⑲庙
令:唐时,五岳四渎(江、淮、河、汉四大河流)庙各设庙令一人,正九品上,掌祭祀及判祠诸事(《唐六典》)。
⑳睢盱([suī xū]) :张眼叫睢,闭眼叫盱。这里写庙令老人窥察诗人,眼睛半开半闭,似开似闭。鞠躬,敛身致
敬。㉑“手持”二句:坟,杯跤是占卜用具,用玉、蚌壳或竹木制成,形状似瓢,共两片,可分合。占时合起掷
地,以半俯半仰为最吉。这两句说庙令指导韩愈掷卜,得吉非其他可比。 ㉒“窜逐”四句:是韩愈对吉卜
的反应,也可理解为对庙令称吉的回答。审逐南荒,指贞元十九年韩愈因上疏极论宫市之弊,触怒德宗,
贬阳山令。阳山在岭南,故称蛮荒。幸不死,指大赦,改官江陵法曹参军。巍,通才,刚刚。甘长终,甘愿
平安无奇地终身,甘字意动用法。纵,即使。福,作动词用,赐福。难为功,为作动词用,读平声。难为功
即难成功。 ㉓“夜投”句:言夜晚投宿于岳庙的高阁中。㉔“星月”句:云层掩映星光因而光影隐约朦
胧。㉕猿鸣钟动:岭猿晨啼,寺钟晨动,意谓天亮了。不知曙:承上窜逐四句知足长乐之意,当指睡得
安稳,不觉天晓。㉖ 杲杲(gǎo) :日出光明貌。《诗·伯兮》“杲杲日出”。 寒日:晨日不热,故称寒日。
【语译】
     五岳雄踞东南西北中,祭祀的等级等同三公。泰、华、恒、衡环四方,更有嵩山居当中。
南方属火,地处荒远妖怪多;天命祝融,专管一方来称雄。喷云吐雾,缭绕仅见半山腰;虽有
险峰,谁敢攀登能穷通?我来衡岳,正逢秋雨连绵时,阴气昏暗,没有一丝儿清风。去杂念,
专精诚,默祷神灵似有应。难道是神性正直,人神之间能感通?不一会晴空如扫众山显,当
是神灵默默驱云雾;仰望群峰拔地起,将那青天来撑柱。紫盖山绵延不绝,连接着天柱高
峰;石廪山山势腾跃,似将山石远扔堆起祝融峰。我神魄惊动,敬心肃意下马来参拜;沿松
柏,一路敬畏小步疾走向灵宫。白粉墙,红殿柱,神殿光彩似流动;四壁画,鬼物森,百态一
一涂青红。我恭肃心神登殿阶,低首曲背将祭酒祭肉敬献奉;区区祭品本菲薄,只望表明我
心衷。掌庙老人能识山神意,双眼半开,一边窥伺,一边连连来鞠躬。他手持卜具名杯琰,
教我投掷占吉凶;说是卜象最是上上吉,其他诸象难比同。我迁谪阳山,地属蛮荒,大难幸
未死;只愿饱食暖衣,平平安安此生终。王侯将相奢望久已绝,山神佑护恐也难奏功。清夜
里,我投宿佛寺,静卧在最高阁;只见那星光月彩时隐现,一天夜云影朦胧。晨猿啼,晨钟
鸣,不觉天色已向曙。初日升,光影微,冉冉升起海天东。
【赏析】
     本诗背景参上诗。二诗意气相通而作法各称其题,均有创新。上诗于赠答诗中反客为主,借
他人之歌,抒自己怀抱;此诗为典制诗,本以“肃穆庄严,度心礼神”为宗,却寓诸于庄,借谒岳抒愤
世嫉俗之慨:虽如此,但在借题发挥上有相通之处,亦有以见罪官遇赦后谨慎心态。
     清汪佑南《山泾草堂诗话》析本诗云:“首六句从五岳落到衡岳,步骤从容,是典制题开场大局
面,领起游意。'我来正逢,十二句是登衡岳至庙写景。"升阶伛偻,六句叙事(按指掷杯琰占卜
事)。 “审逐蛮荒,四句写怀。'夜投佛寺,四句结宿意。精警处在写怀四句。”此析很有见地。“窜
逐蛮荒幸不死,衣食鏡足甘长终。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真切地表达了韩愈遇赦却
只量移江陵法曹参军时的失望心态,然而他并非真的甘于“衣食總足”,他依然自视极高,以为山
神能为自己感动,拨云见雾;他也并非真的从此绝了侯王之想,结末宿阁的景况,正表现了他有着
无尽的忧思,他,并不甘于寂寞。于是借庙祝导掷杯皎得上上之兆一事,自嘲以自高。清潘德舆
《养一斋诗话》评这四句诗云“高心劲气,千古无两”,正是从看似颓废的谐谑之中,见到了韩公的
磊落不平。
     皎然《诗式》云“以心击物,心凝于境”,用现代的文艺理论来说就是“主观移情作用”,韩愈正
是将郁抑不平之气移注人衡山的景物。“喷云泄雾藏半腹”,“阴气晦昧无清风”,从中似乎可以看
到压在诗人心头的人间世的云雾阴气。他渴欲冲破这种重压,于是衡山竟在无风的情况下"须臾
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山势腾奔突,简直成了海
势,其中鼓荡着诗人的不平之气,其奇崛郁怒,前所未有。
      本诗不仅在意象与笔法上别开生面,大气盘礴,刚硬奇崛;在调声用韵上也与之相应,古朴奇
倔。杜甫《瘦马行》开平声韵一韵到底先声,而本诗更大而扬之,双句第五字也都用平声,遂使后
三字多为平,诗学上称三平调,三平调前人也间用之,但一篇中大量使用到底,却为韩愈首倡。清
人论古诗声调的著作称这种韵法为“七言平韵到底之正调”。初盛唐间,古律往往混麟,古诗多不
避律句,至杜甫始有意避律,而韩愈古诗则可说完成了这一过程。

本文生字(多音字)
臾,读音:
[yú] : 须臾[xū yú]极短的时间;片刻:~不可离。~之间,雨过天晴。

廪,读音:
[lǐn] :1.粮仓。 2.指粮食。

掷,读音:
[zhì] :扔;投。

伛偻,读音:
[yǔ lǚ] :弯腰曲背。也表示恭敬的样子。偻(lǚ)。

睢,读音:
[suī] :1.水名。在河南,流入汩水,早已湮塞,仅有上游一支流流入惠济河。2.睢县,在河南。3.见“恣睢”。4.姓。

纔,读音:
[cái] : 见“才”。

杲,读音:
[gǎo] :1.明亮。 2.姓。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