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64.琵琶行并序

Mr.PLB 分类:诗词

            琵琶行①并序
                   白居易
元和十年,余左迁九江郡司马②。明年秋,送客湓浦口③,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
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④。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⑤,年长色衰,
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默⑥,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
徙于江湖间。余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歌以赠之,
凡六百一十二言⑦,命口《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⑧,枫叶荻花秋瑟瑟⑨。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⑩。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⑪,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⑫,似诉生平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然抹复挑⑬,初为霓裳后六幺⑭。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⑮。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⑯。
水泉冷涩弦凝绝⑰,凝绝不通声渐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⑱。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⑲。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⑳。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㉑。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常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㉒。
五陵年少争缠头㉓,一曲红销不知数㉔。
钿头银篦击节碎㉕,血色罗裙翻酒污㉖。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㉗。
弟走从军阿姨死,幕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㉘。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明月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㉚。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㉛。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㉜,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溢城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衷鸣㉝。
春江花朝秋月夜㉞,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㉟。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㊱。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㊲。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㊳。
【注释】
     ①作于元和十一年(八一六)秋,时白居易任江州司马。行,歌曲名,参前李白《长干行》注①。②左
迁:降职。九江都:隋郡名,天宝元年(七四二)改为浔阳郡,乾元元年(七五八)复改江州,州治在今江西九
江市。此沿用旧称。 司马:州刺史的副职,佐刺史掌管一州军事;在唐代,已成闲员。 ③滋浦口:即溢
口,在九江西溢水入江处。 ④京都声:京城流行的声调。 ⑤穆、曹二善才:善才,当时对琵琶师或曲师的
通称。穆善才,不详。曹,当指曹保保子。《乐府杂录》琵琶条:“贞元中有王芬、曹保保,-其子善才,其孙
曹纲,皆袭所艺。”元祺《琵琶歌》也提到“曹”、“穆”两位“善才”,可见当时声望。 ⑥悯默:含愁不语。
⑦六百一十二言:全诗实为六百一十六字,“二”,当是传写之误。 ⑧浔阳江:长江流经九江北一段的别
名。⑨瑟瑟:风吹草木声。⑩回灯:重新张灯。 ⑪转轴拨弦:是弹奏前调弦校音的准备动作。
⑫“弦弦”句:意谓弹时用掩按抑遏的手法,声调幽咽含思。⑬“轻拢”句:拢,叩弦。捻,揉弦。顺手下拨
为抹,反手回拨为挑。四者都是琵琶指法。前二者用左手,后二者用右手。⑭霓裳:即《霓裳羽衣曲》。
六幺:当时京城流行的曲调名,本名《录要》(就乐工所进曲调,录要成谱,因以为名),后讹为《绿腰》或《六幺》。
     ⑮“大弦”二句:琵琶有四弦或五弦,一条比一条细。大弦,指最粗的弦;小弦,指细弦。嘈嘈,沉重舒长声。
切切,急促细碎声。⑯“间关”二句:段玉裁《经韵楼集》卷八《与阮芸台书》云:“"泉流水下滩,不成语,且何
以与上句属对?昔年曾谓当作泉流冰下难,故下文接以“冰泉冷涩。难与滑对,难者,滑之反也。营语花
底,泉流冰下,形容涩滑二境,可谓工绝。”可备一说,录以为参。间关,鸟声。⑰凝:凝滞。⑱"银瓶”二
句:形容静寂之后,忽作激越雄壮声。铁骑,精锐的骑兵。骑,读去声。⑲“曲终”二句:写弹到尾声,复然
而止。拨,弹弦的工具,形略如薄斧状。当心划,将拨在琵琶槽的中心,并合四弦,用力一划,即收拢时的弹
法。如裂帛,形容声响强烈而清脆。 ⑳敛容:收敛起面部的表情,有端庄矜持的意思。 ㉑虾蟆陵:在长
安城东西曲江附近,是当时歌姬舞女聚居的地方。相传为汉董仲舒墓地所在,董氏门人过此,必下马致敬,遂
名“下马陵”,因音近当地口语称为“虾蟆陵”。 (见《国史补》卷下) ㉒秋娘:唐时歌舞女伎多以秋娘为名。
㉓缠头:当时风俗,女伎演奏毕,客以绫帕之类为赠,叫做缠头彩。㉔绡:精细轻薄的丝织品。㉕钿头
云篦,两头镶有金属和珠宝的梳篦。 击节,打拍子。唱歌本以木板击拍。这句和下句,都是写生活的欢乐
豪华。银,一作“云”。㉖"血色”句:谓和少年们戏谑,翻酒污损红裙。㉗ 等闲度:悠闲随意地度过。
㉘浮梁:唐属饶州,今江西景德镇。《元和郡县志》记,浮梁“每岁出茶七百万驮,税十五余万贯。” ㉙阑于:
纵横貌。㉚唧唧:叹息声。㉛ “同是”二句:引起下文向琵琶女诉说自己迁谪生活的苦闷。㉜地僻:
一作“小处”。㉝“杜鹃”句:杜鹃啼血,见后李白《蜀道难》注⑮。 猿哀鸣,见前李白《长干行》注⑮。
㉞“春江”句:是“春江花朝,秋江月夜”的略文。㉟呕哑嘲哳:杂乱而繁碎的声音。㊱翻:按曲调写成
歌词。 ㊲却坐:退回原处,重行坐下。㊳青衫:唐制,青是文官品级最低(八品、九品)的服色。这时
白居易的职位是州司马,而官阶则是将仕郎,从九品,着青衫。
【语译】
     序:元和十年,我贬官为江州司马。到第二年秋天,(一日)送行客到州西滥浦口,听到
(江面)船上有人夜弹琵琶。听那乐音,铮铮作响有京城长安的风格。问那人身世,原来是
长安乐伎,曾从穆、曹二位乐师学琵琶。年长色衰后,嫁给商人为妻。我听了,就备酒请她
快弹几曲。曲终含愁无语。她又自叙年轻时欢乐的往事,而现在漂泊沦落,形容憔悴,在江
湖间辗转徙移。我贬官出京已二年,一直恬淡处之随遇而安。有感于琵琶女的话,这一夜
才觉得有贬谪的意况。因此而作此七言歌行用来赠送她。一共六百十二个字,命名为《琵
琶行》。
    诗:送客浔阳夜,江头望,枫叶暗,芦花白,萧瑟天气秋;下马登上行客船,举杯饮,惜无
管弦能催酒。酒兴未畅欢难成,人不醉,起欲辞--茫茫江水浸月色,别绪一江愁。江上何
来琵琶声?愁思去,主人竟忘归,行客更停舟。循清音,江上寻,暗中问:“弹者谁?"琵琶声
暂歇,小舟中,欲语还迟迟;轻移客船傍小舟,慇懃邀相见,重开宴,美洒再斟灯还燃。招佳
人,呼且唤,千万遍,来迟步姗姗;但见灯影下,抱琵琶,半将羞颜遮。转轴柱,拨丝弦,调音
三两声,曲调犹未成,先见心中情。起手声声慢,弦弦婉转思,平生心事传,似诉不得志。柳
眉低垂随手拨,声如流水续续弹,万千心事生腕底,翻成曲调情无限。拢捻抹挑千种技,《霓
裳》曲尽继《六幺》。大弦嘈嘈急,骤雨击尘埃;小弦相和鸣,絮絮话呢喃。嘈嘈复絮絮,错杂
相往回,恰似一斛明珠泻玉盘,大珠滚滚小珠溅。须臾曲转婉,黄莺花底啭,又变幽咽泉,依
依下浅滩。水泉渐冷涩,丝弦似凝绝,凝绝更不鸣,空静声暂歇。暂歇别有韵,情恨幽幽生,
幽情杳香暗恨远,此时无声胜有声…….莓地银瓶裂,豁然水浆迸,顿时万马千军赴腕底,弦
声齐作刀枪鸣。刀枪鸣处曲已终,收拨当中骤然划,四弦齐作一声促,猝如玉手裂锦帛。东
船悄无言,西舫静无声,袅袅余音逝江天,惟见江心秋月白。余音逝呵微沉吟,随手放拨插
弦中。稍整身上衣,略敛矜持容。起身答主人:“妾身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长安东南
居,学成琵琶艺,年方十三春。宫中教坊称十部,名属第一自有声,一曲弹奏罢,乐师齐叹
服;双面红妆成,美人纷纷妒。五陵豪侠多少年,缠头彩礼争相送,未曾一曲弹奏竟,红绡绫
帕不知数。玉饰金镶随手取,伴唱击节碎儿多?罗裙猩红值千金,纵饮不计翻酒污。今年
复明年,欢笑连歌舞,春风换秋月,抛掷等闲度。谁料阿弟从军阿姨死,乐极生悲家园破,家
园破呵容颜故,朝去暮来谁人诉。门前冷清更寥落,非复车水与马龙,青春渐逝红颜老,无
奈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辗转漂泊未及顾,前月买茶去浮梁,九江两岸去来渡。去
来渡呵妾身苦,浔阳江口守空船,绕船月光惨惨白,东去江水微微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
中啼泣更惊悟,任它流泪洗红妆,遂抱琵琶寄情愫。”我闻琵琶声,叹息已频频,又闻佳人语,
惋恨更深深。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自去年秋,负罪辞帝京,谪居赴南国,
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偏僻,谁解音和律,终年常寂寂,不闻丝竹声。住近溢江岸,地势更低
湿,黄芦与苦竹,森森绕宅生。朝朝暮暮幽居闭塞何所听,唯闻杜鹃夜啼滴血猿哀鸣。更惧
相对春江花朝秋月夜,唯有取酒浇愁往往独自倾。非无山歌声,伴奏有村笛,蛮语兼俗乐,
嘈杂不堪听。今夜幸逢琵琶女,闻君江天琵琶声,荒郊不期遇仙乐,洗我心胸耳暂明。请君
且莫辞,还坐更奏曲,感君深深琵琶意,为君翻作《琵琶行》。琵琶女,感我言,无语沉思久久
立,返身间座促弦柱,弦弦声声转更急。声凄凄,意迷迷,凄迷不同向前声。满座重倾听,泪
下皆掩泣,泣下谁多青衫湿,江州司马白居易。
【賞析】
     元和十年(八一五)六月,宰相武元衡被藩镇刺杀(参后《韩碑》注。),白居易时为左赞善大
夫,疏请捕刺客以雪因耻,执政者恶之,便罗织罪名,将他贬为江州司马。从元和元年,他与元稿
同登“才讽兼茂,明于体用”科,初授周至尉后,十年间,他仕途顺畅,意气风发。忽然忠而见谤,贬
谪江城,其失望与愤,,绝非如本诗序所说“恬然自安”。 “可能胜贾谊,犹自滞长沙”(《忆微之伤
仲远》,才是他真实心情的写照。本诗虽为“感斯人言”而作,其实是借题发挥。诗以“同是天涯
沦落人”为中心,起以秋愁,结以泪湿,正表现了诗人遣之不去的神伤。全诗以琵琶女为主线,却
在“同是天涯沦落人”后借听音乐带出贬谪情由,恰与此前琵琶女自述身世两相映照,再返顾前半
极写琵琶曲的美妙入神,便使人油然感到,诗人“同是”才美而零落不遇人。
     白居易自编本诗入“感伤诗”,确实全诗萦回着一种感伤色调,江畔秋晚的萧瑟与主人公始盛
而衰的身世情景相融,而三次有关月色的描写,每次都“此时无声胜有声”,将感伤的情韵亭酝深
化。将人们带入一种富于哲理性的空茫境界。而这一切的中心,便是那段对琵琶曲的不朽描绘:
琵琶女“干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已先渲染了一种幽清似梦的氛围。而那三两
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的调弦之声,更将人们引入“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的情境之
中。“平生不得志”是这乐曲的主题,它往返回旋“续续”诉说,与弹者“低眉信手”的神态相映
给人以黯然神伤之感。忽然丝弦转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
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似乎是一段华彩,高低扬抑,叮咚琼琤。而从下二句“间关”、“幽咽”云云
米看,弹者似乎努力要从始时的抑郁中振起,寻求青春与生命的欢快,但这欢快中却仍有一抹
“剪不断,理还乱”的悲辛在汩泪潜流。终于“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悲辛由潜
流渐渐变为明流,而越来越滞涩,如同水流沙滩,渐渐地泪没,只有一种无形的幽情在虚空中
回荡,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有什么语言声音,能道得清无尽的愁苦呢? …骤然,"于
    无声处听惊雷”,似银瓶猝破,水浆迸溅;如千军万马,群兵相击。这乐声似渴欲冲破那深重
无尽的愁苦,似呼号,似呐喊,而突然间,戛然一下,声如裂帛,顿时,四弦齐止,听者这才发现
弹者已收拨终曲。然而那余音远意,并不因曲终而终止,“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
白”,不仅听者,似乎那中天的明月,粼粼的江波,都在这余音远意中沉思而又神伤。
    白居易前描写音乐以李顾为最。唯李以总体印象为主,而白则趋于写实精细。这是诗坛风
气由盛唐之浑成向中唐之细腻发展的反映。

 

本文生字(多音字)
湓,读音:
[pén] : 水往上涌。

哳,读音:
[zhā] : 见〔啁哳〕

啁,读音:
1.[zhōu]:1.〔~啾〕形容鸟叫声。2.〔~噍〕形容鸟叫声。
2.[zhāo]:〔~哳〕形容声音杂乱细碎。
3.[tiào]:调笑。

慇懃,读音:
[拼音] [yīn qín]
[释义] 亦作“慇勤”。情意恳切。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