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75. 兵车行

Mr.PLB 分类:诗词

            兵车行①
               杜甫
车辚辚②,马萧萧③,行人弓箭各在腰④。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⑤。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旁过者问行人⑥,行人但云点行频⑦。
或从十五北防河⑧,便至四十西营田⑨。
去时里正与裹头⑩,归来头白还戍边。
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⑪。
君不见汉家山东二百州⑫,千村万落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⑬。
况复秦兵耐苦战⑭,被驱不异犬与鸡。
长者虽有问⑮,役夫敢申恨⑯?
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⑰。
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⑱。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⑲。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注释】
     ①诗为新乐府辞,其背景,旧有二说。单复曰:“此为明皇用兵吐蕃而作,故托汉武以讽,其辞可哀也。
先言人哭,后言鬼哭,中言内郡凋敝,民不聊生,此安史之乱所由起也。”(《杜少陵集详注》卷三引)钱谦益曰:
“天宝十载(七五一),鲜于仲通讨南诏蛮,士卒死者六万,杨国忠掩其败状,反以捷闻。制大募两京及河南北
兵,以击南诏。人闻云南瘴疠,士卒未战而死者十八九,莫肯应募。国忠遣御史分道捕人,连枷送军所。于是
行者愁怨,父母妻子送之,所在哭声震野。此诗序南征之苦,设为役夫问答之词。...是时国忠方贵盛,未敢
斥言之。杂举河陇之事错互其词,若不为南诏而发者,此作者之深意也。”(《钱注杜诗》卷一)按诗意,前说较
切合。②辚辚:众车声。《诗经·秦风·车邻》:“有车邻邻。”邻,同“鳞”, ③萧萧:马鸣声。《诗经·小
雅·车攻》:"萧萧马鸣。” ④行人:从军出征的人。⑤咸阳桥:即渭桥,由长安往西北经由的大桥,
⑥道旁过者:诗人自指。⑦自本句起为行人答辞。或以为未四句是杜甫闻答后感慨,亦通。点行频:频
频点兵出征。⑧防河:玄宗时,经常征调大批兵力,驻扎河西(今甘肃、宁夏回族自治区一带),称为防河。
⑨营田:戍卒兼事垦荒工作,称为营田。《新唐书·食货志》:“唐开军府以捍要冲,因隙地置营田。” ⑩里
正:唐制,百家为里,设里正一人。 与裹头:替他裹头。古以皂罗三尺作头巾。 ⑪“边庭”二句:王嗣爽
曰:“《唐鉴》天宝六载(七四七),帝欲使王忠嗣攻吐蕃石堡城,忠嗣上言:"石堡险固,吐蕃举国守之,非杀数万
人不能克,恐所得不如所亡,不如俟衅取之。,帝不快,将军董延光自请取石堡,帝命忠嗣分兵助之。忠嗣奉
而不尽付延光所欲,盖以爱士卒之故。延光过期不克,八载(七四九),帝使哥舒翰攻石堡,拔之,士卒死者数
万,果如忠嗣所言。故有边庭流血,等语。”(《杜臆》卷二) 武皇,汉武帝,借指玄宗。唐人多称玄宗为武皇。
如王昌龄《青楼曲》的“白马金鞍从武皇”,韦应物《逢杨开府》之“少事武皇帝”之类皆是。⑫山东二百州
指华山之东的广大地区。《十道四番志》:“关以东七道,凡二百一十一州。"(《分门集注杜工部诗》引)这里是
举其成数。⑬“纵有”二句:古诗:“小麦青青大麦枯,谁当获者妇与姑,丈夫何在西击胡。”此化用其意。
⑭秦兵:长安地属古秦,因称。即下文的“关西卒”,⑮长者:指诗人。长音zhǎng. ⑯役夫:行役人自
称之词。敢:哪敢。⑰“且如”二句:今年冬,指天宝九载(七五O)十二月。《通鉴》卷二一六:“关西游弈
使王难得击吐蕃,克石桥,拔树敦城。"“未休关西卒”指此。 ⑱“信知”四句:意谓战争改变了做父母的重
男轻女的心态。秦始皇时筑长城,民歌曰:“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拄。"(《乐府
诗集》卷三十八转引杨泉《物理论》)。比邻,近邻。古五家为比。“埋没随百草”,即下文所云“白骨无人
收"。⑲“君不见”二句:唐蕃战争常在青海附近。钱谦益曰:“《旧唐书》:吐谷浑有青海,周围八九百里。
唐高宗龙朔三年(六六三)为吐蕃所并。唐自仪凤中,李敬玄与吐蕃战,败于青海;开元中,王君舆、张景
顺、张忠亮、崔希逸、皇甫惟明、王忠嗣先后破吐蕃,皆在青海西。天宝中,哥舒翰设神威军于青海上,又筑
城龙驹岛,吐蕃始不敢近青海。'
【语译】
     车声铿铿,马鸣萧萧,远征的健儿,各自弓箭佩在腰。爹娘妻儿大奔小跑来送行,飞尘
滚滚啊,遮蔽了点兵的咸阳桥。牵衣泣,跺脚嚎,呼天抢地拦着道,哭声震天啊,直冲九重
霄。我站在道旁,忙向征人来打听;征人只说:“年年岁岁,按户点兵忙。有人十五岁上,被
派北上守河套;转眼四十,更向西域屯田忙。去时年小,乌纱裹头,还要里正来相帮;老大归
来,两鬓苍苍,还被赶去守边防。边疆的血啊,流成了海,填不满,拓土开疆皇上兴致年年
高。您可知道,殽函之东二百州,千村万落,荒草从生尽破亡。就算是农家女子身健壮,代
耕代耘阴阳颠倒,可奈何,禾苗乱生,还是掩没了田间道。更何况,说是关中的兵士最能熬,
东赶西赶,鸡犬不如更苦恼。老人家啊,您虽然侧隐之心来相问,征人我,又哪敢明目张胆
把怨苦告。就说是,今年冬天已近岁边,可还是,远征吐蕃,专把关西的兵丁招。县官天天
来催租,全不管,人去田荒没法缴。早知道生男这样多烦恼,还不如生个女儿来得好。生女
还能嫁近邻,生男徒然尸骨埋荒草。您可知,茫茫青海头,遍地白骨没人收;旧鬼难归新鬼
来,呼冤号苦哭未休;试听天阴雨湿夜,瞅啾唧唧一片愁浩浩。”
【赏析】
     唐初即有新题乐府,主要供宴乐之用,多写歌儿舞女,杜甫本诗“即事命篇,无复依傍”,为唐
人以新题乐府写时事的第一首,开元白新乐府之先声。本诗背景虽然有如注①所介绍的二说,但
其意义却于整个玄宗朝有典型性。
     所谓“即事命篇”,是指因时事感发而作;所谓“无复依傍”,是指不袭用古乐府旧题。虽然如
此,但其精神与形式却是承古乐府而加以新变的。
     汉乐府承《诗经·国风》“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传统而“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其中如《东
门行》、《平陵东》、《孤儿行》、《妇病行》等,均感时事而为哀歌。《兵车行》加以发展,它通过化用古
乐府语句,特别是篇末四句,以今融古,由今入古,使对时事的讽谕,不仅反映了个时代的弊政,
更具有了历史的纵深感。
     明胡应麟评汉乐府的语言风格为“矢口成言,绝无文饰,故浑朴真至,独擅古今",;“质而不俚,
浅而能深,近而能远”。杜甫本诗的语言得其神而不袭其形。他用当代口语加以提炼,通过对题
材的典型化处理,句式的长短变化与平仄韵的调节,造成如泣如诉的感情氛围,入神地传达出征
人的哀哀心声。试以行人答语一段析之,从“或从十五北防河”起,至“武皇开边意未已”,是答话
的开始,感情虽悲痛而平稳,用整齐的七言句。“君不见汉家山东二百州”,忽作十字句,似可闻彼
人由悲凄而激愤,带出以下五句,对玄宗之世开边不已,民生凋敝的社会现实作了典型性的写照。
在韵脚上这两个层次又以平声先韵与上声旨韵交叉相押,形成节律上的由平扬到低回,又由低回
复平扬的变化。“长者虽有问”以下八句,转为五字句,句式由长变短,韵脚以入声为主,读来似感
到征人的感情由控诉式的激愤转入了吞声咽泣。“生女独得嫁比邻”以下八句,又转七言长句,用
平声尤韵,音声曼长而忧愤,则已从吞声咽泣转入长歌当哭,催人泪下。
     本诗结构不仅借用了古乐府的主客问答体,在各层次间的衔接上也一反当时流行的歌行体
意随韵转的方式,而采取古乐府韵意不双转的程式,并采用顶真格(“戍边”,“边庭”, “生女好”,
“生女”)等古乐府的修辞手法,所以虽多用口语俗谚,但读来古朴浑成,一片宫商,有效地传达出
感情的深沉。《唐诗别裁集》评云“诗为明皇用兵吐蕃而作,设为问答,声音节奏,纯从古乐府得
来”,又云“以人哭始,以鬼哭终,照应在有意无意之间”。颇中肯。

本文生字(多音字)
嗣,读音:
[sì] : 1.继续;继承。 2.子孙。

殽,读音:
1. [yáo]:古同“肴”。
2. [xiáo]:同“淆”。
3. [xiào]:古同“效”,效法。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