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78.哀王孙

Mr.PLB 分类:诗词

                     哀王孙
                        杜甫
长安城头头白乌②,夜飞延秋门上呼③。
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达官走避胡。
金鞭断折九马死④,骨肉不得同驰驱⑤。
腰下宝玦青珊瑚⑥,可怜王孙泣路隅⑦。
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
已经百日窜荆棘,身上无有完肌肤。
高帝子孙尽隆准⑧,龙种自与常人殊。
豺狼在邑龙在野⑨,王孙善保千金躯。
不敢长语临交衢⑩且为王孙立斯须⑪。
昨夜东风吹血腥⑫,东来橐驼满旧都⑬。
朔方健儿好身手,昔何勇锐今何愚⑭。
窃闻天子已传位⑮,圣德北服南单于⑯。
花门剺面请雪耻⑰,慎勿出口他人狙⑱。
哀哉王孙慎勿疏,五陵佳气无时无⑲。
【注释】
      ①哀王孙:新乐府辞。王孙,此特指李唐宗室子弟。天宝十五载(七五六)六月九日安禄山破潼关,乱军
之人长安即在本月。据“已经百日窜荆棘”句,诗当作于本年十月或稍后。百日是举成数而言。②头白
鸟:不样之鸟。《南史·侯景传》:“景修饰台城及朱雀、宣阳寺门,童谣曰:"白头乌,拂朱雀,还与吴。”
③延秋门:长安唐宫苑西门。天宝十五载六月乙未晨,玄宗自廷秋门出奔,过便桥渡渭水,自咸阳大道西行。
④九马:天子车驾九马。《西京杂记》:“文帝自代还,有良马九匹。” ⑤“骨肉”句:《通鉴·唐纪》记,玄宗幸
蜀,妃主、皇孙之在外者,皆委之而去。”可互参。⑥宝玦青珊瑚:玉玦与青珊瑚二物,均为佩饰。玦为环状
缺口玉佩。⑦隅:角。⑧“高帝”一句:《史记·高租本纪》:“高祖为人隧准而龙颜。”此借汉喻唐。降
准,高鼻子。⑨“豺狼”句:言乱军人城而玄宗出奔在野。按安禄山自反后未曾入长安,此时在东都洛阳
⑩交衢:十字街口。衢,四通八达的大道。《尔雅·释宫):“四达谓之衢。” ⑪且:姑且。斯须:一会儿
⑫“昨夜”句:此特言“昨夜”,当指本年十月,兵马大元帅宰相房琯兵败陈陶驿,死伤四万余人,陈陶在长安
东,故诗言“东风吹血腥”. ⑬“东来”句:《旧唐书·史思明传》:“自禄山陷西京,常以骆驼运西京珍宝于范
阳,不知纪极。” 旧都,当时肃宗已即位灵武,故称长安为旧都。⑭“朔方”二句:朔方健儿指哥舒翰。翰
为名将,威震吐蕃,安史之乱,玄宗委以重任,将河陇朔方兵及蕃兵二十万拒贼,战败于灵宝西原。复守潼关,
蕃将火拔归仁欲降贼,哄翰出关,缚送洛阳,故诗云云。⑮“窃闻”句:天宝十五载七月,肃宗即位于灵武。
改元至德。⑯“圣德”句:南单于,匈奴萸鞬日逐王自立为南单于。此指回纥,为匈奴后裔。《旧唐书·肃
宗纪》载,肃宗即位后,回纥、吐蕃皆遣使请和亲,表示愿助国讨贼。次年二月,回统首领入朝。 ⑰花门:回
绝别称, 势面:割面以白暂。《后汉书·耿秉传》:“例奴或至梨(剺)面流血。”剺音1i(第二声)。 ⑱ “慎勿”句:至德
元载九月,贼将孙孝哲害霍国长公主、永王妃及射马杨羽等八十人,又害皇孙二十余人,并刳其心。以祭安禄
山战死之子安庆宗,王侯将相扈从(玄宗)入蜀者,子孙兄弟,虽在婴孩之中,皆不免于刑戮。当时降逆之臣,
必有为叛贼耳日,搜捕皇孙妃主以献奉者。故先云“王孙善保干金躯”,又云“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孙慎
勿疏"。狙,猕猴,善伺伏突袭,故有“狙击”之语。⑲五陵:玄宗之前唐室五陵:高祖献陵,太宗昭陵,高
宗乾陵,中宗定陵,睿宗桥陵。非指汉代五陵。 佳气:指陵墓间葱郁之气,意谓大唐气运不衰。
【语译】
       长安城头有只白头乌,夜间先飞到延秋门上呼。又飞到人家敲啄广厦大屋,屋里的高
官逃避胡兵弃家已奔躲。圣上的金鞭既断折,驾车的九马也已死,宗亲骨肉啊,不能一同西
驰蜀。有一人腰悬宝玉佩玦青珊瑚,可怜他本为王孙,如今哀哀路边哭。问他姓甚名谁他
不肯言,只说道:"窘困贫苦请求当奴仆。藏身荆棘丛中已百日,身上完整的肌肤没一处。”
高祖的子孙个个都是高鼻梁,龙种本来就与常人相貌有异殊。“如今叛胡入城君王反在野,
王孙啊,你身价千金万万要保重”,十字路口我不敢与他长交谈,姑且啊为之立谈一会为慎
重,“昨夜里,东风吹来阵阵血腥味,骆驼东来,载送劫掠的宝物挤满旧皇都。哥舒将军好身
手,为什么昔日神勇,此番愚鲁到这地步?我私下里听说天子已经传位在灵武,今上的圣德
感服得回纥来从附,回纥军割面立誓正在请兵雪耻图恢复,王孙啊,你务必言语慎重谨防他
人来狙捕。真可悲叹啊,王孙王孙你千万千万别疏忽,你可见,先皇五陵上空佳气蒸腾终
日不停住。”
【赏析】
      本诗截取某王孙流落沉沦的片断,典型地反映了安史之乱所造成的巨大社会动乱。全诗可
分作三个层次。开头六句以不祥之鸟白头乌起兴,写当时整个形势:君王出奔,骨肉流落,在叙述
中渲染出一种恐怖悲凄的气氛,笼罩全篇。“腰下宝殃”以下六句为第二层,引出主角某流落王
孙,在笔法上极富匠心,由饰物写到“泣路隅”的总体形象,再写到言语,再写到体无完肤的细部形
象,似电影镜头由远及近再加以特写一般,读来尤其真切可感。其中“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
乞为奴”二句是枢纽,既承上而突出了恐怖的气氛,又下挑“高帝子孙”二句,进入第三层:写诗人
对王孙的哀怜担心,并由此生发出对世事国运的感慨与希冀。这一层次的笔势尤可注意。细析
一下,“高祖”、“龙种”二句后,主要是诗人对王孙语,但“不敢长语临交衢,且为王孙立斯须”是叙
述对话时的情状(参“语译”标点)。如一般人写来,必先写这两句,再将对王孙语一串写下,但杜
甫却先写“豺狼在邑龙在野,王孙善保千金躯”二句,再插入情状叙述,复折人说话。这是为什么
呢?细味可悟,这是古诗的“逆中见顺”法,因诗至“龙种自与常人殊”,如直接“不敢长语”句,便显
得非常突兀,而以“豺狼在邑龙在野”衔接“龙种”,方显得自然融洽,同时又带出下句“王孙善保千
金躯",这是诗人嘱王孙整段话的中心意思,前置写出,便使下文纲举目张,同时因先写“豺狼在
邑”,也使“不敢”一句的恐惧情状事出有因。这便是“逆中见顺”。诗势至此,似已近尾声,然而
“昨夜东风吹血腥”一笔荡开又生新境界,在哀王孙的同时铺展了当时的国运态势。清人浦起龙
《读杜心解》分析得极好:“东风,、"橐驼,,惕以贼形也;'健儿'、"何思,,追慨失守也;'窃闻,p
句,寄与不久反正消息而戒其勿泄,慰之也;"慎勿疏,,申戒之:"无时无,申慰之,叮咛恻恒,似闻
其声。”全诗便在这种一笔一折所造成的“叮咛侧性”的气氛中结束,而那一股“五陵佳气”,回应开
篇“白头乌”,使人们于恐怖压抑之中感到一线微茫的希望。
     粗粗读来,《哀王孙》似乎平实坦易,但细味,会感到无论写形写事写话,都在平实坦易中有
着精细的安排。甚至其韵法也在终篇一韵到底中,参用双句用韵与上下句均押韵两种形式,形
成音节上的张弛错综之感,有效地配合了情意的传达,这就是杜甫所说的“诗律细”。
      清人薛雪《一飘诗话》评云:“提得笔起,放得笔下,才是书家;撇得出去,拗得入来,方为作者。
王右军字字变换,提得起,放得倒也;杜工部篇篇老成,撇得出,拗得入也。显而易见者,右军《兰
亭序》、工部《哀王孙》。世人习于闻见,不肯细心体认耳。”确实,从“撇得出,拗得入”六字去仔细
体味《哀王孙》,必会对杜甫何以被称为“诗圣”,有所解会。

本文生字(多音字)
衢,读音:
[qú] : 四通八达的大路。

橐,读音:
[tuó] : 1.一种口袋。2.拟声词。硬物连续撞击地面等的声音。

剺,读音:
[lí]:用刀划;割。

萸,读音:
[yú]:1. “茱萸”( zhūyú)。如:萸房(茱萸花的子房);萸尊(借指茱萸酒。尊,盛酒器);
萸囊(盛茱萸的袋子。旧俗重九登高饮酒,人多佩带萸囊)。

鞬,读音:
[jiān]:来;缠来。
[jiàn]:1.马上的盛弓器。 2.收藏。3.古代博戏用语。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