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79.经鲁祭孔子而叹之

Mr.PLB 分类:诗词

        经鲁祭孔子而叹之
               李隆基
夫子何为者②?栖栖一代中③。
地犹聊氏邑④,宅即鲁王宫⑤。
叹凤嗟身否⑥,伤麟怨道穷⑦。
今看两楹奠,当与梦时同⑧。
【注释】
      ①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十一月,玄宗东封泰山,丙申日,驾幸孔子宅,亲设祭奠(《旧唐书·玄宗纪》)。
本诗作于此时。鲁,孔子为春秋鲁人,宅庙在今山东曲阜。按玄宗虽崇道,亦重儒,于开元二十七年八月,封
孔子为文宣王。②夫子:对有道德学问的成年以上男子的敬称,此指孔子。何为者:为了什么呢?
③“栖栖”句:〈论语·宪问》记,微生亩问孔子:“丘何为是栖栖者欤,毋乃为佞乎?"孔子答道:“非敢为佞也,
疾固也。”意思是说自己所以栖栖惶惶,并非为讨好诸侯,而是因痛恨世风鄙陋不化。此化用之。栖栖,碌碌
不安貌。 ④“地犹”句:鄹邑在曲阜东南,孔子父亲叔梁纥为鄹邑大夫,孔子出生于此,后迁居曲阜。唐时
鄹建置尚存,故称“地犹”云云。犹,还是。鄹音zou。 ⑤“宅即”句:即,贴近。鲁王宫,汉景帝之子鲁恭王
刘徐的宫室。官是居宅的通称。鲁恭王宅紧邻孔宅,王欲扩大宫室而坏孔子旧宅,升堂闻丝竹之音,乃止。
⑥“叹凤”句:〈论语·子罕》:“子曰,凤鸟不至,河图不出,吾已矣夫!"凤凰与河图都是祥瑞,孔子未见,故叹
息吾道不行。否,《易经》否卦,卦象是坤下乾上,表示天地不交,上下隔阂,闭塞不通。“身否”即为一生不顺
遂之意,⑦“伤麟”句:《春秋·哀公十四年》记:"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麒麟是仁兽,今被猎获,孔
子认为是世运颓微之征,故叹息云云,而《春秋》也绝笔于此年。⑧“今看”句:殷制,人死后,灵柩停于厅堂
两楹柱之间。孔子为殷人之后,《礼记·檀弓上》记,孔子曾对子贡说:前几天夜里梦见坐于两楹之间受人祭
奠,我大约快死了吧。此化用之。楹,厅堂的前柱。
【语译】
     夫子啊,您究竟为了什么,栖栖惶惶,在那个时代奔忙;您出生的鄹邑,山水仍未改,您
居住的屋舍,还是紧邻着鲁王的家宅。您曾经叹息:灵禽凤鸟不至,自身再也见不到圣人;
更因那祥兽麒麟被逮,产生了“吾道穷矣”的悲慨。(您若神灵有知,)请看厅前相对的楹柱
间-我为您敬献的奠礼,是否与您当时梦见过的一般?
【赏析】
     沈德潜《唐诗别裁》卷九评云:“孔子之道从何处赞叹?故只就不遇立言,此即运意高处。”这
是就诗论诗。按祭孔,是历代君主显示仁德沛布,天下太平的仪典。极言孔子当时不遇,其实是
反衬结末二句“今看两楹奠,当与梦时同”,说今日奠仪正合孔子当时梦想,是表示唯自己为真能
识孔道、尊孔子的明君。因此,与其说本诗立意高,毋宁说是立意巧。
      以上这层意思表现得相当含蓄,含蓄加上词面的精丽,便是雍容典雅,这是初唐以来宫廷诗
的基本特征;至盛唐,更洗削陈词,自铸新语,加以玄宗的帝王之气,这诗便显得堂庑宽大,不落俗
套,尤其是多用孔子语事而不啻自口出,堪称佳构,试绎之:
      首二句用《论语·宪问》典,“栖栖”一词,集中地体现了夫子人格,而以唱叹领起,更深沉有
含,为后文留下了余地。颌联是名句,以孔子居地,从正反两面生想,平实中见工致,道尽了江山
依旧,人事代非之感。腹联“叹凤”、“伤麟”,又分用《论语》与《春秋》中孔子语,感凤鸟不出,是孔
子自伤不久;伤麒麟被获,更是他白知道穷。由此二有关孔子结局之事,便顺理成章归到《礼记》
所记孔子临终前事,结出今日祭孔,言外便有无尽深意。
     盛唐五律较之初唐的又一进展是逐渐讲究布局的开合变化。此诗首联后,本可直接叹凤,伤
麟事,但这样便平实无奇。今以“地犹氏鄹邑,宅即鲁王宫”置颔联,宕开一步,既使“叹凤”、“伤
麟”二事因人事代非的变化,而富于时空之感;又因叹、因伤导入尾联之梦,转接得天衣无缝,全诗
便显出一种疏宕低回的情恩。警句之佳,不仅在字面,更在全诗结构中的作用,这是显例。

本文生字(多音字)
鄹,读音:
[zōu]:1.古地名。在今山东曲阜东南。2.周朝国名。即邹。
五笔:BCTB

颔,读音:
[hàn] : 1.下巴。2.点头,表示同意。

楹,读音:
[yíng] : 1.堂屋前部的柱子。 2.房屋一间为一楹。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