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90.渡荆门送别

Mr.PLB 分类:诗词

         渡荆门送别
               李 白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②。
山随平野尽③,江入大荒流④。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⑤。
仍怜故乡水⑥,万里送行舟。
【注释】
     ①开元十四年(七二六)李白经三峡出蜀时所作。“送别”,今人马茂元先生认为是指江水送自己离别蜀
中,可备一说。颇疑二字为衍文。荆门,山名,在今湖北宜都县西北长江南岸,与北岸虎牙山相峙,是巴蜀
与故楚的分界处。 ②楚国:此指今湖北、湖南一带,秦前属楚, ③“山随”句:参“语译”。④大荒:《山
海经·海内西经》有“大荒之野”,为日月出入之地。后指旷野。 ⑤“月下”一句:参“语译”。 ⑥怜:爱怜。
【语译】
      从蜀中远航,渡过了荆门山外;从此我开始了,古楚大地上的漫游。山势随着平原展现
而尽止;江水进入旷茫的原野,日夜滔滔,向东奔流。明月倒影在江心,是天女的妆镜飞下
人间?云霞幻形,更结成了座座海市蜃楼。可慰的是那从故乡流下的江水,万里之外,还伴
送着我的行舟。
【赏析】
     离乡远游,尤其是初度,谁不惜别?但惜别有种种,有“黯然销魂”者,有“归梦如春水”者,李
白又如何呢?
     当行舟远驰过荆门山时,故乡巴蜀虽已被留在后头,而楚地的漫游却从此开始。起联平大宽
远,由“远”字起落脚到“游”字,一开始就在一线依微的惜别之意中,透现出青年李白渴望探究新
世界的壮逸气概。由“游”字出发,诗人展目眺望,眼前是一派迥异于巴山蜀水的“远”地景观:夹
岸高山,一线青天的险峻景象已成过去,山势随着平展的原野渐远渐消,长江借着从峡谷中冲涌
而出之势,奔入大荒之中。“大荒”一词虽与平野义近,但借着《山海经》之意,启人以洪荒之想。
颌联一个“尽”字,一个“入”字,又一次隐隐地在宏伟开阔的景象中映现出诗人告别过去,急欲介
人新的人生的复杂心态;在“江人大荒”的苍茫图景中,可感到他未经世染的生命力在跃动。
白昼过去了,诗也借着上一联渐远渐查的动势,进入了夜景的描绘:明镜般的皓月投影江心,
流霜般的夜气巾,水光月影将云气折射成海市蜃楼。较之白天,夜色总是更易催动旅思,李白也
同样。他似乎希望天镜能为他照出别离的亲人,在江天夜云中,他必感到了某种迷惘;但是他绝
不悲苦,他的思绪是飞动的,一个由上而下的“飞”字,一个由下而上的“生”字,将颈联奇丽的幻想
点染得一片生动,于是从那微漠的怅惘中,可感到诗人内心希望摆脱愁绪的努力。因此尾联在结
出怀乡诗旨时,仍有着前进的渴望:舟过荆门,但水仍是从故乡蜀中流出的水,它似乎在护卫着游
子,将行舟送向万里前程。至此以“故乡水”遥应首联“荆门外”,以“万里”应“远”“游",在深挚乡
思与远游壮怀的水乳相融中,诗篇结束了;而意绪,则在江天之中远飏、远飏....
      约在李白出蜀前半个世纪,陈子昂也在初次去蜀远游,行经荆门时写下了类似的名篇《渡荆
门望楚》:“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古楚名胜)。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城分苍野外,树断白
云限。今日狂歌客(自比楚狂接舆),谁知入楚来。”从子昂到李白显示了唐诗发展的一个重要时
期:这是唐人精神最为奋发昂扬的时期。本诗中,李白以比子昂更宏放的笔力,表现了乡思中
的壮怀。李白后,行旅诗中类似的情感虽间能见,但已很少有这种气势。这一时期又是唐人诗
艺日趋纯熟的时期,首揭汉魏风骨的陈子昂这首诗,一洗六朝铅华,风力道劲,但较粗放;李白
此诗则不仅以瑰奇的想像营构了宿远的意境,更将古、律特点相结合。本诗前三联都用对偶,
但丝毫不觉板滞。这是因为它每联的上下句都在意念上形成前后相承的关系,并用富有生命
力的动词,将它们勾连起来,这就使平行的偶句中贯穿有一股奔流的气势。这就是所谓以气运
律,以古诗气体入律诗。文学史上把子昂视为初唐中开盛唐之音的诗人,把李白视为盛唐诗代
表。二诗可见一斑。

本文生字(多音字)
飏,读音:
[yáng] : 飞扬;飘扬。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