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97.至德二载,甫自京金光门出,间道归 凤翔。乾元初,从左拾遗移华州掾, 与亲故別,因出此门,有悲往事

Mr.PLB 分类:诗词

至德二载,甫自京金光门出,间道归
凤翔。乾元初,从左拾遗移华州掾,
与亲故別,因出此门,有悲往事①
                  杜甫
此道昔归顺②,西郊胡正繁③。
至今犹破胆,应有未招魂④。
近侍归京邑⑤,移官岂至尊⑥?
无才日衰老,驻马望千门⑦。
【注释】
     ①至德一载(七五七)四月,杜甫由被安史叛军占领的长安,乘隙自金光门逃出,时肃宗移驾凤翔,杜甫
往奔,“麻鞋见天子”,官拜左抬遗。当年冬,宰相房琯定陶兵败论罪,杜甫上疏力救,触怒肃宗,又因北海太守
贺兰进明进谗言,险被处死,幸得宰相张镐营救,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方免。放还鄜[fū]州探家。十月长安
光复,肃宗返京,不久杜甫亦归长安。次年六月出为华州司功参军,本诗作于此时,诗题概括了上述经历。金
光门是长安外城西三门中间一门。间道,抄小路。间读去声。凤翔,长安三辅之一,肃宗驻畔时也称西京。
移,此指降官。掾,州县僚属统称掾。此门,指金光门。按华州在长安东,杜甫赴华而出西城金光门,当因如
题所云“与亲故别”。 ②“此道”句:言前年经此路归顺肃宗。 ③胡:安史叛军多胡人。 ④未招魂:应
上句“犹破胆”。 ⑤)近侍:指官拜左拾遗,近侍帝王。 ⑥“移官”句:谓今日贬官并非肃宗本意,暗指贺兰
进明进谗。⑦千门:指皇宫,参上诗注④。
【语译】
     想当初,我就沿着此路奔归今上的行在;西郊一带,胡人胡骑当时正气焰日甚。至今想
来,还不由得胆破心颤;魂魄儿,也似乎未曾全部招回安顿。前不久,我随从圣上归回京城;
今日里,又贬官华州,这主意难道真是出于圣恩?我无才无能啊,又兼日益衰老;重过这金
光门,不由我,驻马回首,恋望着那宫中的万户千门。
【赏析】
     故道依旧,人事已非。当初归顺,国事正殆,而今大势已有转机,却忠而见谤,去国贬谪,诗人
正是由这特定的时间地点,在国家与自身命运喜剧-也可说是悲剧式的反差中,展开全诗,至
情所至,浑灏[hào]流转,读来全不觉是首律诗,而像是失意人极自然的内心独白;但是再细研一下,又
会发觉,这的然是首律诗,是格律精严,颇有章法的律诗。“至今犹破胆,应有未招魂”一联尤其精
警,它由昔及今,而所谓“破胆”、失“魂”,是因昔之惊险,还是今之“天”降罪责,已浑然不可分辨
矣。这种律细而不觉其细的艺术境界,正是杜律之超胜处。后白居易《览卢子蒙侍御旧诗》诗等,
与本诗一脉相承。
     房琯陈陶兵败,虽有这位书生宰相不免空疏的责任,而其背景,却是当时整个军政大局的失
于调度,这一点史家早有定论。杜甫疏救房馆,秉之公心,不无见地。由此获罪几死,在他人或许
早已愤愤不已,而杜甫写来却总想着“近侍归京邑”的恩宠,而不愿归咎于君上,反说是“移官岂至
尊”,更以无才自解,驻马之际,不胜留恋之慨。这便是杜甫式的深厚浑成。蘅塘退士自然是最欣
赏这种“怨而不怒”的态度的了,故不能不录本诗。

本文生字(多音字)
掾,读音:
[yuàn]:古代官署属员的通称。

蘅,读音:
[héng]:〔蘅芜〕一种香草。

琯,读音:
[guǎn]:古代乐器,用玉制成,六孔,像笛。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