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 099.天末怀李白

Mr.PLB 分类:诗词

        天末怀李白
               杜甫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②。
鸿雁几时到③,江湖秋水多④。
文章憎命达⑤,魑魅喜人过⑥。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⑦。
【注释】
    ①乾元二年(七五九)秋杜甫在秦州,得李白被罪流放消息而不知其已赦回,因作此诗,参五古《梦李
白》。凉风,初秋之风。天末,天边。张衡《东京赋》“渺天末以远期”。秦州近西北边,故云。 ②君子:指李
白。意,犹言感受。 ③鸿雁:旧称雁可传书,前屡见。④“江湖”句:喻世途多变。秋水时至,故回多。见
《庄子·秋水》。 ⑤“文章”句:谓古来能文者都命运多外。⑥“魑魅”句:魑魅,山泽间的鬼怪,常伺机搏人
而食,故见“人过”而喜。 ⑦"应共”二句:屈原忠而被谤,自沉汨罗江,汉贾谊迁谪长沙,过湘水投书吊屈原
魂。这里用比李白蒙冤。汨罗在今湖南湘阴北。
【语译】
     初秋的风从边地吹来,李兄啊,你的心境究竟又如何?传书的鸿雁几时能到来?怕只
怕,秋日江湖,水满风波多。文章出众,总与命途亨通相背;山怪水精,正喜待行人经过。想
来您,正同千年前冤死的屈子交谈;似贾生,写成了诗章,投祭于清澄的汨罗。
【赏析】
     天宝初,青年杜甫在齐赵一带初遇当时已名满天下的谪仙人李白,“醉卧秋共被,携手日同
行”,从此结下了唐诗史上两位泰斗的不渝友情。李杜之交,既有诗文的同好,更有命途的同怜。
生性沉挚的杜甫,既对天才不羁的李白钦仰备至,又为他做岸不驯的性格深切忧虑。十数年过去
r,当此李白西南流放之日,正是杜甫辞官向蜀,行经秦州时。类似的才高不遇、忠心获咎的经
历,使杜甫对李白的思念更为强烈,以致到了“三夜频梦君”(《梦李白》)的地步;了解也更为深刻,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同上),当京师收复,贵盛煊赫,攀龙附凤之时,何以命运对天才如此
不公?本诗就作于这种心情之下。
     当第一阵秋风从天边吹来时,诗人陡然想起了流贬途中的故友:季换时移,凉冷侵人,你感到
的是什么呢?是萧瑟的寒意?是望乡的悲思?还是天才的不比寻常的兴感?诗人多么希望传书
的鸿雁能捎来李白的音讯,“几时到”轻轻一问,显示了诗人的盼切是如何的殷恳,然而江湖万里,
秋水荡荡,连鸿雁也难以度越,适足以引动诗人同样茫茫的忧思。
     前四句,优思同天末来风油然而起,经过两层设问,更似秋水般地浩浩荡荡涌动不已,既见出
了诗人对故友的出于心愫的关切,也见出这忧思业已化作了不尽的长恨,终于逼出了“文章僧命
达,魑魅喜人过”一联警策。
     由末联可见,诗人已将对故友的怀念,升华到了对千百年来不平社会现实的责问:从屈原到
贾谊到李白,当然也包括杜甫自己,为什么总是才士不遇,志士遭谗?于是我们也更深地体味到
了这联警策的深意。“憎”字、“喜”字用语极险刻,悲愤极深沉:文章佳好,本应为造物所喜;却为
何反而被“憎”厌、“憎”恨?可见出世之才必不为世人所解;而那水边窃“喜”才人经过的魑魅,当
然是影借伺机谗人的宵小,越是“喜”,则越见得他们心地的卑鄙龌龊。屈原流放湘南时,曾因悲
愤不可遏,作《天问》以自抒,我想,“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这联警策,正可为屈子的悲问作答。

本文生字(多音字)
汨,读音:
[mì]:〔汨罗江〕洞庭湖水系河流之一。在湖南东北部。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投此江殉节。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