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02.旅夜书怀

Mr.PLB 分类:诗词

           旅夜书怀
                 杜甫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②。
星垂平野阔③,月涌大江流④。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⑤。
【注释】
     ①代宗永泰元年(七六五)正月,杜甫辞去严武幕府职,四月,严武卒,至此其在蜀友好凋零已尽。夏五月,杜甫携家由成都离蜀南下,经渝、忠诸州,到云安(今四川云阳)暂居。诗作于舟行途中。②危樯:高高独立的船桅。③平野:平展的原野。④大江:长江。⑤沙鸥:水鸟,栖息沙洲,飘飞江海,以喻漂游人。
【语译】
      岸草细,江风微,静夜江上,桅竿高耸,孤舟独驻岸。空阔——繁星似垂覆平野;奔涌—明月投影随波流。(造化竟何如?)声名不因文章显,官至老病应归休。(从今后,)天地飘浮,恰似沙上一水鸥。
【赏析】
     本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抒情的语意既复杂,则写景的意况就更见仁见智了,有人说是“开襟旷远”,有人则认为凄清危苦,有人更认为写出了“喜”的感情。究竟如何,不妨先看后半抒情部分,再回过去体味前四句。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出蜀途中的杜甫,不复更吟“许身一何愚,窃比契与稷”的高壮之音,甚至连他最引以自豪的“诗是吾家事”,也不免可疑起来,仕宦生活永远结束了,而文章能“藏诸名山,传之后世”的说法也恐怕只是“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自我慰藉罢了,试看前路,飘飘无定,茫茫天地,人生不过像其中一只飞无定所的沙鸥而已。可见,这二句虽有牢骚,却更多无奈,是诗
人经历几十年颠沛浮沉后对人生的解悟,而这种复杂的心态投影于江景之上,形成了有多种意味的境界。
     这境界的中心自然是“危樯独夜舟”,它与前后三句的景物构成了两组反差。前一幅是近景:
     微风吹煦,细细江草又生,这景象年复一年,平静无奇,却生生不息,这对于病老途穷的诗人来说,许是慰藉,平宁的慰藉;更多刺激,生命不居的刺激。你看他那艘旅舟,似乎已为夜色吞没,只是那株业已落篷的帆竿才隐约可见,它够高,够高,也够孤独,够孤独。“危”字、“独”字、“夜”字,生动地表现了诗人的孤危,一种无望的孤危。孤危无望的诗人又于舟中举目远望:夜已深沉,故星空似乎低垂到平展的原野上,月影则似乎随着滔滔东去的大江在涌动,涌动着月影的大江又奔向何处去呢?至少,在当时诗人的望中,又终于消逝于天地相衔处。茫茫夜色中天地间的一切似乎在诉说着,一切终于要归到深不可测的静默之中。于是,这苍茫远景使危苦不平的诗人解悟了:人生一切喜怒哀乐,不过是天地时空中的一瞬;于是,他更将一腔孤愤化作了自我宽解之语。他似乎企望着心的平宁,他似乎也平宁了,但那孤危的帆樯,那涌动的江月,似乎更多地诉说着无奈的危苦不平……
     本诗相当典型地表现了后期杜律在锤炼精工中见沉郁顿挫的特色。景物的中心设置、远近巨细的配合以及“危”、“独”字先与“细”、“微”,后与“垂”、“阔”、“涌”、“流”的对照见意,使本诗有诗画之感,是不同于王维之清幽空寂,而于苍黯中见磅礴大气的又一种诗画。如果将它与李白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渡荆门送别》)对读,所咏相近,气魄相类,但超迈与沉郁迥然有异,足以见出山的“诗仙”与归去的“诗圣”不同境况中的不同个性。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