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03.登岳阳楼

Mr.PLB 分类:诗词

         登岳阳楼
               杜甫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拆②,乾坤日夜浮③。
亲朋无一字④,老病有孤舟⑤。
戎马关山北⑥,凭轩涕泗流⑦。
【注释】
     ①作于代宗大历三年(七六八)冬。时杜甫已离蜀漂泊于江湘。岳阳楼,在巴陵县(今湖南岳阳)西门上。开元中张说所建,下临洞庭湖,唐时已为名胜。②吴楚:今湖南、湖北及安徽、江西之部分为古楚之地。今江苏、浙江及安徽、江西的部分为古吴之地。润庭位于吴楚之间,故云拆。拆(che),裂开。③乾坤:这里指日月。日夜浮:《水经注·湘水》:“(洞庭)湖水广阔五百余里,日月若出没于其间。”④字:指书信。⑤老病:本年杜甫五十七岁,除原患肺病外,又新得风痹症,左臂偏枯,右耳已聋。有孤舟:杜甫漂泊江湘未曾定居。⑥“戎马”句:谓北方战事未息。本年郭子仪将兵五万屯奉天(今陕西乾县),防备吐蕃。⑦凭轩:依窗槛。涕泗:涕为眼泪,泗为鼻涕。
【语译】
     早就听说了洞庭湖的名声,今日里,得偿所愿,登上了湖畔的岳阳楼。仿佛大地崩裂成吴楚两方,形成了这片大湖;日月就从那浩淼的水面上日夜交替,出没沉浮。楼头望,望不来亲友的半点音讯;叹年来,陪伴我的只有这一叶孤舟。闻道是北方的征战至今未停歇,
(回乡无望,)不由我,倚着栏杆,涕泪纵横流。
【赏析】
     从宝应二年(七六三)春安史之乱结束起,杜甫就渴望着回到久别的家乡,但是“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欢欣预想并未真的实现,公元七六五年去蜀后,战乱与贫病,使他旅程滞顿,将近三年后方到达他曾心向往之的岳阳。
     首联用流水对,既点明诗题,又以“昔闻”、“今上”勾连,流动的节奏,表达了对岳阳楼的向往,与历尽沧桑,凤愿得偿的欣慰并感慨。诗人纵目远眺,唯见数百里巨浸将吴楚割裂为二,天地日月似乎在万顷波涛中沉浮,这景象如此宽大宏伟,然而从“拆”字、“浮”字中,却不仅能见水势的力度,也隐含有一种动荡不安、郁怒苍黯的意况。这意况似乎触动了诗人的心事。于是初登时的欣慰消失了,剩下的唯有感慨:亲朋睽隔,音讯“一字”全无;老而兼病,举家唯有“孤舟”。“无一字”是正说离恨之长,“有孤舟”却反言家境之贫,这就是少小立志“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诗人,奔波一生的结局。宗亲分割,余生漂浮;面对“拆”吴楚、“浮”乾坤的洞庭水,诗人更钻心般痛感到这一点。
     诗至此已由洞庭宏阔景象,落到了一已落寞逼仄的境遇,尾联似已难以为继,然而笔势陡转,又发为浩歌:“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诗思忽又超出自身,飞越洞庭,飞到了千里外屏翳京都的奉天,那里两军对峙,杀气云屯,肃宗借回统兵荡平安史,但招虎驱狼,孕育了新的祸机。这一远想转折,并非故作惊人之笔。诗人的遭遇,主要是安史八年兵乱所造成,推果及因,由“昔”思“今”,由家及国,今日的苦况是否已为止尽?从新起的战云中,可推想,家何日得安定,国何日得平宁?孤舟上的家已经如此,神州的千家万户又将怎样?思此,老病忧国的诗人又怎能不“凭轩涕泗流”呢?于是博大的感情,又超越一己,与天下事,与浩渺洞庭水融为一体。

本文生字(多音字)
翳,读音:
[yì] : 1.遮掩。 2.白翳,眼球上生的障蔽视线的白膜。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