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04.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Mr.PLB 分类:诗词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王维
寒山转苍翠②,秋水日潺湲③。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④。
复值接舆醉⑤,狂歌五柳前⑥。
【注释】
     ①天宝九载(七五O)王维因母丧屏居辋川,于宋之问蓝田别业辟辋川别墅。十一载服阅,拜吏部侍郎。
后因安史之乱中陷贼为伪官得罪,虽获赦而免死,官终尚书右丞,但已看破世事,半官半隐。本诗当作于天宝九载后至其逝世之间。辋川,又名辋水、辅谷水,源出终南山辋谷,在蓝田县南二十里。王维《辋川集序》:“余别业在辆川山谷,其游止有孟城坳、华子冈、文杏馆、斤竹润……与裴迪闲暇各赋绝句云尔。”裴迪是王维挚友。秀才,唐时乡贡进士称秀才。②寒山:秋冬之山。转苍翠:由青翠而转苍翠,翠中见灰白色叫苍翠。③潺湲:水清浅缓流貌。④墟里:村落。孤烟:当指村落中第一道炊烟。⑤复值:又当。
接舆:楚狂士接舆,参卷二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这里比裴迪。⑥五柳:五柳先生陶渊明,参卷四
《老将行》注⑤,诗人自比。
【语译】
    秋气使山水都带上了寒意,山色虽透出了灰白,却犹存着青葱的余韵,水泉虽然浅小了,但还是日夜徐徐地流。我倚着柱杖,站在山居的柴门外,(望着秋山秋水,)听着秋风吹送来残蝉的鸣声。(山脚下,)渡口处,夕阳西下,只剩下了依微的余晖;村落中,第一炷晚间的炊烟,也已袅袅地升起。(正当这秋日黄昏的好时光,)又逢上,好友你醉酒狂歌来——就像那位歌笑孔丘的楚狂接舆,高唱着“凤鸟何不归去”,来到了,五柳先生陶潜的门前。
【赏析】
    本诗末句以“五柳先生”陶潜自比,故突出一个“闲”字,最好与陶潜《归园田居五首》之一对读,可见承革。陶诗云: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中,复得返自然。
    王维半隐辋川,心境与陶潜弃柴桑令归田颇相似。陶诗的前八句与最后两句,正可为王维本诗的内涵作注。开元二十四年张九龄罢相,天宝五载李邕、裴敦复等被诛。这些都是王维的知交与依傍。此后他虽不得不与把持朝政的李林甫集团周旋,但中心愧憾,十分痛苦,因此他也像陶潜一般以仕途为尘网,为樊笼,以仕隐辋川为“复得返自然”。然而这种心思在陶诗中是以理念化的语言于首尾提的,而王维诗则完全隐含在景物之中。这是因晋宋之交玄言诗遗痕未消,但经齐梁陈隋而入唐,伴随着近体诗逐步形成与成熟,理言渐去,而理趣渐长。王维就是这一诗史趋势的集大成者。
    不难看出,本诗写景,颇受陶潜启发。“渡头余落日,嘘里上孤烟”,更显然脱化于陶诗之“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但二者笔法又有朴厚与精微之分。陶诗“方宅”以下八句写景,遭词自然,保持着汉末文人五言诗初起时“似秀才说家常话”的风味,而其取景亦似随手拈来,作平面状展开。王维则不然。他由近处山中苍翠的秋山、潺浸的秋水,归到自身倚杖听蝉;再纵目放望“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的远景,上句从水平展开,下句呈垂直伸展,落日之红而壮阔,孤烟之白而袅袅,衬着苍翠的秋山,在静谧中透现出微微的动感。“烟”当然是人间烟火,但这样写烟火,却脱却了人间烟火气,使人不由想起陶潜笔下隔绝人境,“怡然自乐”的桃花源。于是可以体味到,这一联其实是全诗精粹,它所勾勒的立体的村景,不仅与背景的自然山水相映,也与诗人的心态融和成一体:倦宦的诗人,不正企望着在田园里、自然中找回失落的自我吗?王维于陶潜的这种区别,滥觞于与陶潜相先后的谢灵运,至齐梁间谢眺等更精研物象,如摄影聚焦般地竞胜于一联,但时有与全篇割裂之弊,至王维方集陶谢之长,以其诗人兼画家、音乐家的独特禀赋,完成了诗史的这一飞跃。

本文生字(多音字)
辋,读音:
[wǎng]:车轮周围的框子。

湲,读音:
[yuán]:水流动的样子。
潺湲,汉语词汇。
拼音:chán yuán
释义:1、水慢慢流动的样子。 2. 形容流泪的样子。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