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06.归嵩山作

Mr.PLB 分类:诗词

            归嵩山作
                  王维
清川带长薄②,车马去闲闲③。
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④。
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
迢递嵩高下⑤,归来且闭关⑥。
【注释】
     ①嵩山:五岳之中岳,在今河南登封。维于开元二十二年(七三四)献诗宰相张九龄求汲引,在此前后隐居嵩山,因当时玄宗居东都洛阳,嵩山近洛阳,可待机出仕。次年拜右拾遗。归嵩山作,当一度下山,归山时有作。②清川:清流,当指颗水,嵩山在颖水北。长薄:指水边芳草林木之地。草木茂密错杂而生处称薄。③闲闲:缓行貌。④“流水”二句:言水、鸟回旋高下,似有情而相送。⑤迢递:山势高远联绵貌。
嵩高:嵩山又称嵩高。《诗·大雅·熬高》:“燃高维岳,骏极于天。”燃通嵩,原意指东西南北四岳之辣立高耸。
后增为五岳,中岳最高,故以满高称之。《史记·封禅书》:“中岳,满高也。”⑥关:原意门栓,泛指门。
【语译】
     清清的流水,将长长的草泽萦带;归山的车马,徐行缓缓。流水仿佛通人意,将我一路伴送;晚归的飞鸟,更在长空中前后相随。荒野的古城,濒临古老的渡口;落日余辉,却将秋山撤满。行到了连绵不绝的满高山下,且将山居的柴门掩上——归去来,再莫把世事素怀。
【赏析】
     本诗是“终南捷径”一时未走通而作,自然不比王维中后期山居诗那样或企图表现皈依自然的恬淡闲逸(如前二诗),或证悟一种寂灭之感(如《辋川绝句》),而是充满了失意的怅恨。
     前四句写归山途中,请注意“带”,“闲闲”,“如有意”,“相与还”四个词或词组,山水、车马、禽鸟本无情,但此刻却均似有一副萦曲愁肠。三四句尤佳,“如有意”与“相与还”互文见义,更从句法上增强了低回悱侧之感。这一切自然是诗人移情于物,他的失意,连万物都感动了。本来四句后可直接尾联“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由物及人,醒明求官无成,心意阑珊之义,但中间却横亘上“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使诗意变得稍稍费解。
     这景象自然是悲凉苍黝的,“荒城”、“古渡”、“落日”、“秋山”四词叠加,有效地突出了这种印象;然而一个“满”字,却使四者之间的内在联系起了重要的变化。试想,苍翠的秋山上布满了落日血色的晚照(自然,荒城古渡也当染上余光)这悲凉苍黯中不又透现出一种宏阔的悲壮吗?于是我们似乎读到了诗人的怅惘底下似乎深蕴着一种抑压不住的悲慨。于是我们再来读尾联,会发现那“且”字颇有深意。且是姑且,暂且,这里有无奈之意,但不更有着不甘吗?王维诗是含蓄的,他不直说;中唐人就往往写得直露,如秦系《闲居览史》云:“长策胸中不复论,荷衣褴楼闭柴门。当时汉祖无三杰,怎得咸阳与子孙。”诗意是说虽然闭关闲居,但我胸中自有远谋。当初刘邦如无韩信、英布、彭越三杰辅佐,又怎能灭秦造汉,贻福子孙呢?而我虽然穷窘,却正是当代的三杰,奈何皇帝老子不识我!秦诗正可为王维这“且”字作脚注。
     至此可以看到,“荒城”、“落日”一联,看似与前后断裂,其实是承上启下的转折,使前四句的感情(怅惘)深化(怅惘加悲慨),只是情隐于景,而看似不续而已。这种似断而续的章法,在诗学上叫“草蛇灰线”,是一种难能的胜境。而“满”字一字点睛,全诗皆活的重要作用,在诗法上叫作
“诗眼”。读者试把“满”字换成“下”字,再读一过,便会懂得什么叫“诗眼”了。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