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11.汉江临眺

Mr.PLB 分类:诗词

              汉江临眺
                   王维
楚塞三湘接②,荆门九派通③。
江流天地外④,山色有无中⑤。
郡邑浮前浦⑥,波澜动远空⑦。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⑧。
【注释】
     ①汉江:即汉水,源出今陕西宁强,流经襄樊,至武汉入长江。眺,一作泛。开元二十八年(七四O)王维由监察御史迁殿中侍御史,冬日,知南选(朝廷遣往南方补选官员的选补使),由长安经襄阳、郢州、夏口至岭南,本诗当作于此行途经襄阳时。②楚塞:楚地多山,故云楚塞。三湘接:言三湘之水到楚地与汉水相接。三湘,湘水总称。湘水合沅水称沅湘,合潇水称潇湘,合蒸水称蒸湘。③荆门:长江南岸山名,在今湖北宜昌西北。九派通:传说大禹治水,凿荆门,通九派。派是支流,九为多数。④江:指长江。⑤山:指荆门。有无中:山色翠淡又有水气蒸腾,远望似有若无。⑥浦:水边之地。⑦动远空,使远空翻动。
“动”与上句的“浮”,都从远眺的感觉而言。⑧“襄阳”二句:晋山简好饮酒,为征南将军镇襄阳时,常于习氏园池游赏,每每置酒尽醉,名其池为高阳池。襄阳,在汉水北岸,即今湖北襄樊市。与山翁:同山翁为友。
山翁是对山简的敬称。
【语译】
     三湘的水,流到荆门与汉水相连;长江的九条支流,也在此与汉水相通。江水奔流,浩瀚望不到边;山色隐现,在水气中似有若无。郡城似乎在水边浮动,波涛翻滚掀动了远处的天空。我愿与晋代的山简相与,留醉在,襄阳城里风和日丽佳胜处。
【赏析】
     荆门,在唐诗中简直成了斗奇争胜的舞台,陈子昂有句云:“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限。”(《度荆门望楚》)数十年后,李白朗咏出蜀:“远渡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典型在前,后来者又都想度越先辈,而能方驾陈、李,自成一格的,似乎只有王维。
其实王维这诗并非专写荆门,诗是舟近襄阳时作,荆门在襄阳南数百里,是望不到的。他是由眼前的水势,眺襄阳而将镜头远展到荆门,由远势以见开阔苍茫。之所以要如此写,可从尾联悟得。晋山简镇襄阳,以清虚简要、潇洒玄远称,完全是玄学家的派头,令当时业已郁郁不展的王维倾慕。舟近襄阳,远眺本是天水茫茫,对山简的向往正与这景物泊然相合,于是王维望中的江水,在与陈、李相近的天水茫茫感中,更抹上了一种虚无玄远的色彩。“江流”是在“天地”之“外”,
     “山色”又正在“有无”之间,隐隐绰绰,若隐若现,使得近前的襄阳城都似乎在波涛中浮动。这景象是王维所见,而如果再发挥一下想像,诗人未到襄阳,却已似乎为山翁留醉,“醉”在玄学中有特殊的含义,是略形忘神,与造物者游的境界,这样,其望中山水又怎不具有玄远之概呢?
    中二联是好句,但我更欣赏的是首联。“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接”字有收的感觉,“通”
字收而复放,引出颔联杏茫的大境界,这样不仅写出荆门南接三湘,北展九派的地理形势,更将诗势展到千里之外,笔力雄健而意态舒远。有此起联,后二联方显得不弱,于是全诗在极远的态势中表现了极缥缈的幽玄之感。玄学家其实都有一腔不平之气,一副清奇骨相。这诗也表现了这两重意味,而这与王维在张九龄罢相后失望而又悲慨的心态有关。
     请读者将前引陈、李二诗与王维本诗再较读一过,当可见远势是初盛唐诗史发展的一个趋势,而王维以其兼为画家的禀赋,将这一趋势发展到更完美的境地。读此诗,不正像在欣赏一幅平远山水图么?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