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14.与诸子登岘山

Mr.PLB 分类:诗词

        与诸子登岘山
              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②。
江山留胜迹③,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④,天寒梦泽深⑤。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注释】
     ①诸子:指在座友朋。山:帆首山,在襄阳县南。②“人事”二句:西晋名将羊枯镇守荆襄,常登此山宴饮吟诗,曾语同游者:“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者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伤悲!”祜在荆襄多德政,及卒,襄阳百姓于舰山立碑纪念之,见者堕泪,杜预继任,名之曰“堕泪碑”。这两句因羊枯之言行而感兴。③胜迹:名胜古迹。胜,美。④水落:连下句“天寒”,知登山在深秋。鱼梁:鱼梁洲,在襄阳附近泻水渡口,汉代庞德公隐居于此。⑤梦泽:参上诗注④。
【语译】
    人生百事,都逃不了个新陈代谢;去者已去,来者复来,演成了古往今来。江之山上,还留存着前贤往哲的胜迹;我们后辈数人,今又到此登临。水落石出,庞德公隐居过的鱼梁川历历在目;天时寒冷,云梦古泽更显得分外深沉。那块千古流芳的羊公堕泪碑依然屹立,读罢了碑文,不由得泪湿衣襟。
【赏析】
    襄阳名士辈出,今尚存《襄阳耆旧录》,而羊祜是襄阳名士中尤其耐人寻味的一位。晋代玄学兴盛,名士多崇虚玄之谈,略当世之务,而羊祜虽擅玄理,却在襄阳为民造福,不仅名重一时,而且流芳千古。这是浩然对他尤其心仪的原因。本诗即因登魄山见羊公碑有感而作。
     羊祜当年与诸子登岘山感叹:“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者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伤悲!”今日浩然与诸子复登岘山,很自然地想起羊祜之言而俯仰宇宙,感慨万千。本诗前四句的佳处是四句一气赶下,而以“我辈”勾连古往,将羊枯当年语意与诗人此番登观融合一体,于是古今人事,我之与彼就有一种“不知庄周之为蝴蝶,蝴蝶之为庄周”之感。“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是登临所见,自然也注入了诗人上述心理因素:渡口的鱼梁州是近景,秋冬之际,水落石出而浅露;更向远眺,千里云梦,在寒天中则显得如此地深不可测,迷迷茫茫。这景象仿佛在指证着羊枯之言的深刻。世上万事,眼前的似乎都清晰可辨,而岁月流逝,今之人视古之事,岂非都是迷迷茫茫,不可究诘的吗?今之我辈登魄见羊公堕泪碑已有“人事代谢,往来古今”之感,那末后人复视今日之我辈一—远不可与羊公相比的我辈,又将如何?思此,诗人不禁边读碑文,边泪下而沾衣襟……可见“水落”、“天寒”一联在全诗居于枢纽地位,它因上四句的感慨而生,而又补充说明登山的时令,并深化了前四句的意思,妙在不落言诠,情隐于景。其中
     “鱼梁”与“梦泽”,“浅”与“深”之对尤堪玩味。“鱼梁洲”是庞德公隐所,因此著名,然相对于“梦泽”之广大久远,岂非“浅”、“深”不可同日语,而使人油然而生似“梦”之感么?浩然时在隐中,但如所有盛唐才士一般,以隐居为出仕准备,但是否真能如羊枯之既风流玄远又建功天下,却是疑问,我想他的“泪沾襟”,也许更含这一层感触吧!

本文生字(多音字)
祜,读音:
[hù]: 福。

耆,读音:
[qí]:1.年老,六十岁以上的人。 2.强横。
[shì]:古同“嗜”,爱好。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