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22.秋日登吴公台上寺远眺

Mr.PLB 分类:诗词

  秋日登吴公台上寺远眺①
              刘长卿
古台摇落后②,秋入望乡心。
野寺来人少,云峰隔水深③。
夕阳依旧垒④,寒磬满空林⑤。
惆怅南朝事⑥,长江独至今。
【注释】
     ①本集题下原注:“寺即陈将吴明彻战场。”吴公台在今江苏江都城外。原为刘宋沈庆之攻竟陵王刘诞时所筑,名鸡台。后吴明彻围北齐于江都,增筑以射城内,因名吴公台。大历间刘长卿任转运判官,驻扬州,诗作于此时。②摇落:宋玉《九辩》:“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③云峰:云雾缭绕的山峰。④旧垒:即指吴公台。⑤寒磬:磬为玉石制曲尺形打击乐器,佛寺中例用于诵经时,亦以报时。秋日之磬声,故称寒磬。
空林:草木摇落,林间更见空寂。⑥南朝:南北朝时,南方宋齐梁陈四朝总称南朝。按吴明彻是陈宣帝时名将,陈伐北齐,他率诸军攻克准南江北一带。后与北周作战,兵败被俘,忧愤以亡。其事为南朝一缩影。
【语译】
     吴公古弩台已经圮落,经历了人世三百余年沧桑;秋天里,登台望,空添望乡之心知多少。山野里古寺寂寥,人迹复寥寥;隔江的峰顶上云气缭绕,显得更深更遥。夕阳西下,返照从古垒壁上渐下渐消;寺磬晚敲,那带着秋气的清音,弥漫在黄叶落尽的枝头林梢。六朝繁华,至今向何处?望着那终古奔腾的长江水啊,怎不感到惆怅空茫。
【赏析】
     本诗作意见于首尾二联,都有些费解。起联是写秋日登眺,秋风引起望乡之心;而尾联则已转化为望江而叹六朝兴废。两者之间是否缺乏必要的连贯性呢?其实不然。人在失意之时乡思尤其浓重,而长卿当时正处于这种心态之下。上元元年春,长卿由苏州长洲尉贬南荒之地潘州南巴尉,次年遇放北还,游于江南一带。至大历五、六年(七七O一七七一)间方任转运判官,二三年后即为观察使吴仲孺诬陷,贬睦州司马。本诗正作于两次贬谪之间,故望乡心的背后,蕴有深重的人生感伤,而摇落秋气,荒寂古迹,滔滔江流,无不撩拨着诗人心中的悲弦。于是他便由一已的感伤化为对人间沧桑的感喟——六朝繁华如此都已如水东流,那末一己的浮沉,还不就像那江流中的一朵泡沫嘛。这种心绪的变化,其实已隐隐透现于颔、颈二联之中了。
颔联“野寺来人少”承首联“望乡心”,更见荒凉寂寞之意,而对江的青山重重在云遮雾绕中似乎深远不可端倪,尤其使人迷惘。颈联更承迷惘之意,以两组意象作对比:记存着吴公勋业的往日战垒已经破败,一抹斜阳依依,仿佛是即将消失的忆念;唯有佛寺的磬声,那表示永恒的空无的磬声,充满了叶落枝于的空寂秋树林。“寒磬满空林”的“满”字是神来之笔,磬声既寒,则虽宏亮,虽充满,却反显得一片空无;而这空无,永恒的空无,相对于人间纷争的遗迹一—夕阳旧垒,却又是永恒的充实。此情此景,怎不使诗人油然而生尾联的感慨呢?
    清贺贻孙《诗筏》评云:“刘长卿诗能以苍秀接盛唐之绪,亦未免以新隽开中晚之风”,读本诗,特别是“夕阳依古垒,寒磬满空林”一联,当有助于对长卿苍秀中见新隽的总体风格的理解。

本文生字(多音字)
磬,读音:
[qìng] : 1.古代击乐器。用石或玉制成,形如曲尺,悬于架上,用木槌击奏。单一的叫特磬,成套的叫编磬。2.寺庙中拜佛时敲打的钵形响器。用铜制成。

圮,读音:
[pǐ]:毁坏;倒塌。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