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25.寻南溪常道人

Mr.PLB 分类:诗词

         寻南溪常道人
               刘长卿
一路经行处②,莓苔见屐痕③。
白云依静渚④,芳草闭闲门⑤。
过雨看松色⑥,随山到水源。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⑦。
【注释】
     ①题“常道人”原作“常道士”,据本集改,七句云“禅意”,知常为僧人。道人可指僧人。道土则专指道教徒。南溪,溪名,有多处,未可骤定。②经行: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五天之地,道俗多作经行,直去直来,唯遵一路,随行随性,勿居闹处,一则痊病,一则消食。”③莓苔:莓亦青苔,复词。屐:木屐,底有二齿,便于泥滑地行走。④渚:水中小洲。⑤闲门:少有客来的门。⑥过雨:犹言经雨。⑦“溪花”二句:言观溪花而悟禅意,妙趣不可言说。
【语译】
     沿着小径,我一路寻去,青青的莓苔上点点印迹,想来是道人经行养性的木屐齿痕。白云依傍着安谧的小洲,洲上的芳草,掩映着你静修人的柴门。看新雨初过,松色分外青葱;随山路曲折,行到了泉水源头处。望着溪畔盛开的山花,我似乎悟到了禅家的妙谛;这境界,又岂是言语所能说得清?
【赏析】
     诗题“寻常道人”,而全诗都未及道人,只是由苔径上的点点展痕引领着,如长卷般,展现了道人所居南溪周遭的景色,而人们似乎能想见道人的风韵。这种写法,唐诗中并不少见,即如前录王维《过香积寺》,不正面写佛寺,就是一例,而綦毋潜《过融上人兰若》:“山头禅室挂僧衣,窗外无人溪鸟飞。黄昏半在下山路,却听钟声连翠微。”更是本诗直接先行。
     不仅整体构思如此,就是诗句也都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如“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使人马上联想到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而由“一路经行处”到“随山到水源”,再到“溪花与禅意”,又颇似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之“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然而尽管如此,仍会感到它与盛唐诸家有明显的不同:一是细密,二是流利。一、三两联最能见出这种特色。这两联包含的意象相当繁富,王维《山居秋暝》诗云:“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而“过雨看松色”句大抵已包括了王维这四句,至少是一、三两句的大抵含意,而“随山到水源”句,则不仅有“行到水穷处”之意,且因“随山”字而带出了王维诗中的山景。盛唐诗对初唐宫廷诗,有一个汰繁趋简而追求远演意境的进展,现在大历诗人又由简趋繁,而要不落入初唐窠臼,其方法便是一方面在盛唐诗重远意的特点上下工夫,另一方面就是在细密中参以流利。一、三两联都是前后句相承一气串下,又以“过雨”、“随山”之“过”、“随”两个动词勾带,便使全诗带有一种流走的动感。虽然流走,但又不轻别,这一方面是因第二联“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为静景居中,使一、三联的流走之势得以缓冲,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首联的“屐痕”早为“过”、“随”伏线,使全诗首尾一贯,在在漾荡着常道人的影迹,而有一种内敛之感。这是中唐诗人对盛唐诗的一个创革,而本诗是极成功的一例。

本文生字(多音字)
屐,读音:
[jī]:1.木头鞋。 2.泛指鞋。

渚,读音:
[zhǔ]:水中的小块陆地。

窠,读音:
[kē]:鸟兽昆虫的窝。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