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26.新年作

Mr.PLB 分类:诗词

                  新年作
                  刘长卿
乡心新岁切②,天畔独潸然③。
老至居人下④,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⑤,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⑥。从今又几年?
【注释】
      ①从后四句看,当为长卿于至德三载(七五八)春因事由苏州尉贬岭南道潘州南巴尉期间作。②切:应“心”字。③天畔:岭南为远离中原的蛮荒之地,故称。潸然:泪下貌。④老:刘长卿当时约三四十岁,唐人诗常叹贫嗟老,不可泥看。⑤岭:指五岭。⑥长沙傅:西汉贾谊为洛阳才子,汉文帝时召为博士,迁太中大夫,多所建树,为大臣所忌,贬为长沙王太傅。世称贾长沙、长沙傅,用为才士遭贬的典故。
【语译】
      时入新年,望乡之心更焦灼;远在天涯,不由我独自泪水涟涟。久居人下,年复一年老将至;又那堪,作客他乡,春归人不归。不忍听,岭头猿悲,送走了暮暮朝朝;望江上,烟柳迷濛,长年里与我相随。我远贬炎荒,就似汉家才子长沙傅;新年又来,今后还得等待多少年?
【赏析】
     清沈德潜《唐诗别裁》评刘长卿诗:“刘文房工于铸意,巧不伤雅,犹有前辈体段。”诗意贵新,新必巧,巧则必炼,过炼则易做作怪异,堕入“尖巧”恶道,即非大雅之态。因此新巧必先以真切为底蕴,长卿巧处即如此,本诗是显例。
      首句以“切”字带动新岁、天畔的特定时间、地点中的乡思之心。以下全从“切”字展开:边鄙一尉,屈居人下,本已不堪,更何况年岁催人,老之将至;春归有时,岭南更早,而迁客无期,心地当犹然冰封一—二联情中有景,写出了一种由时节引发的加倍的深切酸楚。三联则由地点敷展
      “切”字,“同”、“共”二字尤堪玩味。同、共是有伴,但所伴者只有哀啼的岭猿,迷茫的瘴江,则较无伴更为不堪。尾联承势用贾谊之典双收时地,同时又深入一层作想:贬谪南荒,贾生犹有被汉文帝召还的机遇,而自己又将再度过多少个这样摧心拆腑的新春呢?全诗以独有的敏感写出了人所可感而未必能道的辛酸,是之谓新巧而能真切。

本文生字(多音字)
潸,读音:
[shān]:流泪的样子。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