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27.送僧归日本

Mr.PLB 分类:诗词

           送僧归日本
                  钱起
上国随缘住②,来途若梦行③。
浮天沧海远④,去世法舟轻⑤。
水月通禅寂⑤,鱼龙听梵声⑦。
惟怜一灯影⑧,万里眼中明⑨。
【注释】
      ①日本:唐时日僧来中土尤多。②上国:诸侯称帝室,属国称宗主国,非中原国称中原国为上国。这里是拟日僧口吻。随缘:佛教以为外物都为自体感触,称为缘。应缘而动作叫随缘。③“来途”句:言由来途而返,去来如梦。《金刚经》:“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此往来即生死,而于一切来往之事皆通。
④“浮天”句:言水天相接,舟行如浮天。又佛氏有“海印”之语,谓佛之智慧如海湛然能即现一切之法。⑤去世:离开尘世,指日僧离别京师繁华。法舟:佛语,佛法能渡人生死海,以舟为喻称法舟。此处双关,亦实指日僧海船。⑥“水月”句:水月有相而清虚,佛氏以比万法皆空,因此可通禅寂。禅寂,因禅定而入清寂虚静境界。⑦“鱼龙”句:谓鱼龙亦出听日僧梵呗声。古印度文称梵文,佛教源出印度,诵唱佛经称梵呗。⑧一灯:佛语“灯明”标志佛之智慧。以灯连下句“明”字,即“灯明”。⑨“万里”句:鸠摩罗什译释《维摩诘经》“天眼”云:“色无色相,若见色有远近精粗,即是为色,为色则是邪惑颠倒之眼。”僧肇注又云:“真天眼谓如来法身无相之目也,幽烛微形,巨细兼观,万色弥广,有若目前,未曾不见而未尝有见。故无眼色之二相也。”眼中明,即消去邪恶颠倒之障翳,能通见佛性真如。
【语译】
      你随遇而安,居住在我们中华;今天又从来路归去,真像那作梦一样。沧海无际,你远远地漂向天际;一舟轻快啊,就像超越了这烦恼人世间。海水清净啊海月灌明,通于你清寂空明的心境;连你梵呗的清音,也引动海中鱼龙纷纷来倾听。最可念,你一盏法灯长明;虽然遥隔万里,也使我心地悟彻眼中清。
【赏析】
      送赠诗在唐代是一种交际手段,若非为亲朋好友,而为应酬所作,便以切合被送者身份与去向情状,稳顺妥帖,词采秀朗为尚。钱起是这方面的高手,唐人笔记《南部新书》记:“大历来,自丞相以下出使作牧,无钱起、郎士元诗祖送者,时论鄙之。”本诗所送者是日本僧人,去途是茫茫大海,妙在能将佛理稳顺妥帖地隐于这一特定的情境中。
      起联写日僧去华土归日本,却隐含了佛教的两个基本观念,从而树起一诗之纲。上句“住”,表面意思是居住,而缀以“随缘”,便暗暗关合佛教“不住”,即不执着于一定事物的观念。下句言“来途”,是言沿来途而往,“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故言“若梦行”,又暗暗关合佛教“无我”,不执着于自我的观念,无我而不住则为一去来无碍悟性得道之高僧,从而开出颔颈两联悬想日僧去途景象:一舟轻快,浮海向日所出处的天际远去,又暗关佛氏“海印”、“去世”、“法舟”之语,以赞日僧智慧广大,风度翛然有出世间相。颈联进而细化,悬想日僧仰月俯水,梵呗清宏在海天之间一—水月,是佛典中常用的意象,因其有象而清虚,可印证佛性本源,万法皆空。又《高僧传三集》卷二五引《读诵论》:“但能感动龙神,能生物善者,为读诵之正音也。”目僧性心洞明,故梵呗得正,以至能感动鱼龙来听(万物皆有佛性)。至此一高僧形象宛然浮现于海天之际,故尾联不禁感喟:今大师已去,而法灯常明,虽海天万里,而终能使我辈消眼中障翳而见万象本源。又关合佛语“灯明”、“真天眼”之意,寓赞颂于怀想,收束全诗。虽然,读罢本诗,人们不会有多少情真意切的感动,但恐怕也不得不佩服,诗人化佛理于海景,妥帖稳顺地写出日僧精神气质的诗歌技巧。

本文生字(多音字)
翳,读音:
[yì]:1.遮掩。 2.白翳,眼球上生的障蔽视线的白膜。

翛,读音:
[xiāo] :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