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29.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Mr.PLB 分类:诗词

       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韦应物
江汉曾为客②,相逢每醉还③。
浮云一别后④,流水十年间⑤。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⑥。
何因不归去⑦?淮上有秋山。
【注释】
①德宗建中四年(七八三)至兴元元年(七八四)秋,韦应物任滁州刺史。本诗作于此期。滁州在淮水之南,因称淮上。梁州,即今陕西汉中市,在汉水上游。应物早年久居长安,或曾西往不远处梁州,故有旧友。②江汉:此处偏指汉水,切题梁州。客,客子。③每:常。④浮云:喻漂泊无定,聚散无常。曹丕《杂诗》:“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车盖。惜战时不遇,适与飘风会。吹我东南行,行行至吴会。”⑤流水:指时光如水。《论语·子罕》:“子在川土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⑥萧疏:零落稀疏。⑦归去:此特指归隐。陶渊明辞官归隐有《归去来辞》。
【语译】
     我们曾客游在江汉上,每相逢,就对饮尽醉而归。一旦分别,犹如那随风漂浮的云;十年的光阴,匆匆逝去似流水一般。今日又相逢,欢歌笑语,情谊如往日;只可叹,双双的鬓发,已经星星斑斑。君问我,为什么不从此归隐去?须知道,淮上啊,也有那清寂的秋山。
【赏析】
     诗题“喜会”,诗情却喜中有悲,悲中有喜,一喜一悲,时今时昔,随情跌宕,不胜今昔之感,因成佳制。
故友相逢必话旧,故起笔即忆昔时梁州欢会情景,当年相逢必饮,饮必醉归,使客居生活充满了豪逸的情趣,回忆起来亦多欢笑。忆旧又必计算时日,不觉一别之后,弹指十年,思此豪兴顿时转为黯然神伤。此时方悟今笑已非昔笑,淮上重逢,四目相对,双双鬓发已经斑斑白矣,不觉更有凄凉之感。然而故友相会又焉能悲悲切切,效小儿女样?于是诗人答友人“何因不归去”之问曰:此地甚佳,“坐厌淮南守,秋山多红叶”(《登楼》),正可为伴。结语颇有微意,其语气不乏调笑意味,然而不言人只言山,可知此地并非真可久恋,真有知音,山好云云不过是安慰友人,聊作自嘲而已。应物在滁,常云“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体钱”,“责迪甘首免,岁晏当归田”,对照便可见本诗结句之真意。
     本诗语浅情深,然善摹情状,道得心曲中事,其节奏流动,又富于跌宕起伏之感。“浮云一别后,流水十牛间”最为传诵。浮云东西,流年似水,明白如话,而又用李陵、苏武赠答诗“仰视浮云驰”、“俯视江汉流”语意,用典不管自口出,便觉深沉。而在结构上,浮云上承“为客”,“流水”上承江汉,“一别”、“十年”更下启情旧、鬓斑,不仅在起伏中见顺畅,更将抽象的别情离伤化为富于时空感的视觉形象,有浩荡不尽之意。
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领联云:“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李益《喜见外弟又言别》额联则云:“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合本诗以观之,可见颔联用流水对善道难言之情,似为大历、贞元间一种流行的句式。三作并称佳绝,而相比之下,应物此联似较二家更为宽远深沉。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