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30.赋得暮雨送李胄

Mr.PLB 分类:诗词

      赋得暮雨送李胄
             韦应物
楚江微雨里,建业暮钟时②。
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③。
海门深不见④,浦树远含滋⑤。
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⑥。
【注释】
     ①依诗法,颇疑作于任滁州刺史时(参上诗)。因滁州为楚尾,与作为吴头的建业隔江相望。傅璇踪先生依韦集卷四各诗次列情况推断本诗为代宗广德、永泰间应物在洛阳时所作。可备一说。胃,原作“曹”,依本集改。友朋分题作诗称赋得。“暮雨”是所分得题,“送李宵”则是诗中正意。韦集同卷又有《送李十四山人东游》,疑即李胃。②“楚江”二句:长江在故楚境内一段称楚江。建业,即唐时金陵,今江苏南京。暮钟:佛寺傍晚报时钟声。③“漠漠”二句:参“赏析”。④海门:长江入海口。《读史方奥纪要》卷五:“扬州之海门,为大江入海之口。”可见李胃此行目的地为扬州。⑤浦树:江岸之树。滋,滋润葱绿。⑤沾襟:泪水下垂沾湿衣襟。散丝:晋张协《杂诗》“密雨如散丝”。
【语译】
     细雨如依微的幕,将楚江遮裹;江天上响起了,对岸建业佛寺的暮钟。近望,帆樯在密密的水汽中,分外湿重;翔鸟也被雨水沾湿了翅子,翻飞迟迟。遥瞻,海门杳远,深深不可见;经雨的岸树,那滋润的绿色,一路延展,全不管世间事。相送的愁思啊,浩浩无边际;泪水湿透了衣襟,就如同那飘洒的雨丝。
【赏析】
     诗由“暮雨”与“送别”二点下笔,尤切滁州以楚尾而接吴头地理情状。
     首二句切入暮雨,楚、吴(建业)对起以点明送别之地形势。句意谓,由滁州所在的楚尾望吴,江面微雨迷濛,隔江建业佛寺暮钟凄切。以钟衬雨,渲染离别气氛。建业即今南京,六朝故都,杜牧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是以烟雨衬佛寺,与此异曲同工。
     次二句承上写江面景象,“漠漠”、“冥冥”都为雨意朦胧之状。“重”、“迟”既是帆席、鸟羽为雨所沾湿的景象,又表现了惜别之沉重心情。“帆”、“鸟”互文,来而重重,去而迟迟,由来而去,引出下联。
    五、六句更极目远望,暗示行人过建业后将向扬州海口,意谓大江入海之口,因烟雨朦胧而深不可见,江浦绿树,经雨沾润,越见青葱,其意与王维《送沈子福归江东》“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正同。
尾联复归到此地送别,承上而谓,思此远别,彼此珠泪沾襟,恰如“密雨比散丝”(张协《杂诗》),两相混和,竟不知是泪还是雨了。
     此类诗贵在状物与送别二者之有机结合,而本诗则不仅能使之水乳交融,更使之互为生发。暮雨为送别渲染了气氛,而送别又使暮雨这一无生命的自然景象渗透了黯然神伤的感情色彩。前六句赋雨是明线,送别是暗线;末二句暗线转为明线。二线的隐显与主次变化,既暗示了行人一路指向,又表现出诗人送别感情节奏的变化。法脉极细微。
     本诗在此编海外版中,我是依傅说“洛阳作”展开解析的。这次修订,感到依诗法,特别是依韦诗的一贯诗法,“洛阳作”说十分勉强;而就首尾二联观之,均应为实景,唯作于滁州,才讲得通。

本文生字(多音字)
胄,读音:
[zhòu]: 1.头盔,古代作战时戴的保护头部的帽子。 2.后代子孙。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