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35.喜见外弟又言别

Mr.PLB 分类:诗词

喜见外弟又言别
             李益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②。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③,语罢暮天钟④。
明日巴陵道⑤,秋山又几重。
【注释】
     ①本诗当作于安史之乱后。外弟,表弟,姑母之子。②“十年”二句:十年是略数。李益生于天宝七载(七四八),安史乱起时八岁,为少年。乱后相逢已二十余,故称“长大”。一,语气助词。③沧海事:《神仙传》载麻姑自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故以沧海桑田喻世事变迁。时经安史之乱及江南战乱。
④暮天钟:唐时旦暮有钟鼓报时。⑤巴陵:唐巴陵县,因县界有山名巴丘得名,在今湖南岳阳。
【语译】
     乱世离别,已经十年匆匆;我们都已成人,谁知竞能邂逅相逢。互问对方的姓氏,蓦相见,心中已惊疑;说起了名字啊,更忆及彼此幼时的面容。分别以来,人间已经几度沧桑;语罢相对,江天已响起了报时晚钟。明日里,我又将远行向巴陵,望不断啊,秋山阻隔又几重。
【赏析】
     这诗写离合聚散之情,妙在能将乱世人生的感慨,久别乍逢刹那间悲喜交集的心理状态真实而动人地刻画出来。诗的意境、脉络和下一首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大致相同,然却相互移易不得。这诗是写少小离别,长大相逢,别离既长,变化又大,故云“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司空曙诗是既成人后几度睽隔,变化虽不大,但在乱离之中,生死难卜,相见何易,故云“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又第三联景语亦为由重逢到再别作过渡,但意境苍茫杏远,与司空曙之密致凄清不同,这是虽为中唐重镇,却追步盛唐的李益与大历十才子风格的同中有异处。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