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300首》136.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Mr.PLB 分类:诗词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②,相悲各问年③。
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④。
更有明朝恨⑤,离杯惜共传⑥。
【注释】
     ①云阳馆:云阳的馆驿。云阳县在今陕西泾阳西北。古时郡县置有馆驿,供来往行旅与驿使休宿。
韩绅:《全唐诗》作“韩升卿”,马茂元《唐诗选》1韩愈《虢州司户韩府君墓志铭》所记我州司户韩睿云第四子名韩绅卿。时代与司空曙相近,疑即此人。宿别:宿夜而别。②乍:骤然。③问年;问岁数。④烟:指竹林间的雨雾之气。⑤明朝恨:明朝相别的憾恨。恨,遗憾,与今义有别。⑥惜:依恋不舍。
【语译】
     想当年,我与君远别江海行;多少次啊,别易见难,遥隔着重重山河。今朝里蓦然相遇,反疑身在梦中;泪眼相向啊,互问起年岁已经几何?身畔那一灯如豆,照临着户外的雨丝,偏生寒意;昏暗之中,远处的深深竹林,升腾起飘飘烟雾。想起了,明朝又将重新分离;不由得,将那话别的酒杯儿,频频相传送。
【赏析】
     这诗作于旅途之中,抒写与韩绅多年睽隔,乍逢又别的怅触,“几度(相)隔”与“明朝(离)恨”的尖锐矛盾,形成了似“梦”的情怀、投射为如“烟”的景色。从重逢到再别的情绪变化,即暗蕴于其中。诗的脉理极为细腻,“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为两个感情层次作过渡:近处,一灯昏黄,照射着窗外寒冽的雨丝,闪闪烁烁地发亮,仿佛是“相悲各问年”悲思的延长不尽;远处,竹林深深,在夜雨中升浮起迷迷檬濛的烟雾,又似乎预示了明朝分离不尽的怅恨。这种细腻的章法是大历诗的突出特点。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是写情的名句,当与上篇李益《喜见外弟又言别》“间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对读,详参上篇“赏析”。

回复

我来回复
  • 暂无回复内容

QQ mail_outline E-mail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